当前位置: 主页 > 浪漫青春 > 章节信息 >

第三百六十四章 结局

作者:夜惠美 时间: 类别: 浪漫青春



齐王得胜凯旋,皇位的归属进一步的明朗。

他曾经是最受先帝宠爱的孙子。

他曾经被大唐皇族寄于厚望。

因为他,在先帝活着的时候,有朝臣建议先帝直接越过皇子让孙子继承皇位。

他曾经是最让人扼腕痛惜的傻子。

不过后来他恢复了神志,并且在大唐皇帝乞降鞑子时,领兵奇袭鞑子王庭,在同鞑子大汗云泽的对战中,保留住了大唐皇族的尊严和脸面。

因此,由他继承皇位,名正言顺!

李冥锐和内阁阁臣率领百官出城迎接凯旋的齐王,这一切足以表明了齐王在大唐帝国的地位。

齐王从马上翻身下来,快赥搀扶起李冥锐,含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辛苆。“

“臣没做什么,当不得殿下这句辛苦。”

“你稳定了江南,便是大功一件。”

齐王的眸光深邃,四处看了看,”你夢?她也是守护大唐帝国的功臣,本王要当面拜谢她。”

李冥锐幸福又憨厚的一笑,小声说:“身体不好,累着了,在府上修养。”

“?

齐王在旁人看不到的地方,狠狠的掐了李冥锐的手臂,他摆着那副幸福,纵yu后的样子给谁看?齐王虽然放开了手,但他见不得李冥锐得意。

李冥锐咬牙忍着,chun边的笑容却越来越灿烂。

两人站在原地,互相看着,手臂相?人额头冒汗,首辅咳嗽了两声,在??期盼下,出声道:“殿下,请上金殿。”

“李冥锐,你等着。”

齐王撇下了他,在阁臣的陪伴下走上了金殿。

丹壁上的龙椅依然金光闪闪,不过此时龙椅上空无丂

皇帝虽然回宫了,但他的自由也被限制了,况且宁欣下手太狠,皇帝下身的伤口也让他整日处于昏睡中,好不容易清醒了,他又一个劲儿的骂宁欣狠毒,不忠,骂贤妃害了他。

皇后去看望过皇帝后,便将贤妃留在了皇帝身边,并命令贤妃专门伺候皇帝。

贤妃同皇帝之间的恩怨情仇,足以保证软禁皇帝的院落里热闹非凡,贤妃也晓得皇帝虽然还是皇帝,但他已经是个废人了,她又怎么会任由皇帝非打既骂?

贤妃的身体状况要比被宁欣阉了的皇帝状况好的多,所以贤妃反击了,不仅反骂皇帝没用,不是男人,喜好**,在皇帝打她的的时候,贤妃同皇帝撕扯在一?

皇帝被贤妃欺压得够呛,怒骂声传得很远。

宫里的人都晓得此事,皇后娘娘似听不到一般,整日里同佛子探讨佛理,太后娘娘到是想保护皇帝,可宫里如今说得算的人,不是太后。

太后连慈宁宫都出不去。

庆林长公主和薛珍时常进慈宁宫安慰太后。

薛珍对寻死觅活,痛骂宁欣等贼子的太后娘娘说过,人是争不蚄,若想皇帝平安,您就不能再继续折腾。

薛珍告诉怒不可遏的太后,“齐王登基容不得任何人阻止,宁欣和李冥锐已经不是皇帝能随意处置的臣子了。”

此生的宁欣,比上一辈子se,前生她依靠得是摄政王,这一东?宁欣领兵同鞑子血战时,薛珍一直在城头看?若是以前她还有不服气的心思,以为自己两世且宁欣更厉害一些,在看到宁欣代替大唐帝国选择皇帝时,薛珍彻底的服气了。

薛珍有时在想,她重活一次,是不是为了让宁欣过得更精彩?让宁欣名垂青史?

她重生的经历,只成全了旁人,薛珍为自己感到悲哀,但此时她又有什么资本同宁欣相比?老天还能再给她一次重来的机会?

李冥锐和内阁阁臣对皇帝和贤妃的相爱相杀装作看不到。

在齐王回京前,首辅阁臣询问过李冥锐,若是齐王坐上皇位,齐王太妃以及生父该如何封赏?皇帝,皇后,太后又该怎么定名号?

李冥锐狡猾的没发表任何言论,只是偷偷的告诉有些交情的首辅,齐王不会同意过继继皇位

齐王继承皇位不可阻挡,程序上也得说得过去,起码要同礼教相合。

金殿上,齐王并没有走上丹壁,自然也没坐在龙椅上。

他站在文臣武将之首的位置,朗声说道:“明日,本王去太庙祭拜祖先,感谢祖?,大唐又熬过了一道难关。”

大臣们开始只是以为齐王去太庙祭拜祖宗是意思意思,谁也没想到齐王在太庙一住就是一个多月。

没有皇帝,朝廷上的许多政务都无法开展,虽然内阁可以让政务运转,但在内阁之上也要有皇帝坐镇才能名正言顺。

大唐帝国再一次经历了劫难,正是需要皇帝稳定各州府民心的时候,此时唯一的皇帝人选避入太庙??野上下对此忧心忡忡。

首辅等人去请过齐王,可齐王有着冠冕堂皇的理由,祖宗得祭拜,谁不让他祭拜祖宗,谁就是jian臣!

在首辅等人束手?,有人提起了自从齐王回京后,就请病假在府上修养的燕国公世子李冥锐,如今只有燕国公世子能见到齐王!

“世子爷,您不能眼看着大唐江山无主啊。”

“是啊,是啊。”

首辅等??李冥锐,首辅道:“世子爷的话,齐王殿下是听得进去的。”

李冥锐穿着宽松的丈青se袍子,一手拿着一柄刻刀,一手拿着j-i血石,垂着眼睛专心雕刻着j-i血石,他对首辅们的恳求无动于衷。

京城尚在齐王和他的掌握下,就算是齐王再在太庙里住上一个月,京城和天下也乱不了!

“世子?首辅气得直跳脚,“您若是要刻章,我给您找最好的工匠,世子爷肩头担着重任,实在是不适合继续刻章。”

“首辅大人,我是给我夻的。“

李冥锐憨厚一笑,手指抚mo着刻好的花纹,“我亏欠夫人和女儿甚多,如今天下太平,我想多陪陪她们,而且??瞒诸位大人说,??子啊。”

“?

?一炸?口老血来,挨得上吗?

首辅被口??直咳嗽,他同宁家和燕国公都有交情,也知晓宁欣面对的生子压力,但有句话说,此一时彼一时。

首辅抹去被咳??眼泪,“即便世子夫人这辈子只有一女,燕国公也不会再逼您纳妾,也没谁敢在世子夫人面前争锋谁都想多活几日。”

不说宁欣的功绩,就说她手起刀落斩断了皇帝?,还有哪个正常人敢同宁欣瞪眼睛?

李冥锐继续刻着印章,“我有种感觉,印章雕成之日,就是我夫人有好消息之时,我一直为大唐征战,如今国泰民安,我想歇丂”

“世子爷,您不能这么想?

首辅的话,袤?的声音,“你们怎么不明白呢,去请齐王殿下是没用的,万民表,劝进书,以及皇上的禅位诏书都给齐王送去,多折腾几次,证明他继承帝位昃所向,天命所归,他还能总在太庙里?”

宁欣撇嘴,“他呀,不装够了,是不会出来的。”

首辅等人沉默了下来,宁欣可以嘲讽齐王,他们可不敢随着宁欣嘲讽未来的皇帝。

门帘liao开,宁欣走外面走进来,首辅上前一步问道:“您看,宫里的贵人如何‘封赏’?”

“长乐公主有恩于社稷,她的封号不必动,而且她将来还会有加封。”

宁欣进门时候,李冥锐放下了刻章,快步走到她身边,搀扶着她,小声抱怨:“你身上还没好利索。”

宁欣笑道:“我没事。只是看不得齐王太能装。”

“至于其他人,我不方面多言,不过,我想齐王不会太过亏待宫里的贵人,其余人让齐王自己定!”

“来人,送客。”

首辅朝臣算是被?燕国公府,他们没走出多远,就听见一声宛若狼嚎一样的吼声,“我有要做父亲?欣儿,我又要当爹了?”

奻?们面面相视,燕国公世子的预感很正确嘛。

按照宁欣所言,朝臣将万民表,请齐王继位的奏章,以及皇帝的退位诏书送进了太庙,又过了三日,齐王从太庙里走出,面为凝重的说:“祖宆大唐江山托付给本王,身为李家子孙,定当尽力恢复大唐帝国的荣光!”

“万岁,万岁,万万岁。”

朝臣们跪倒叩拜。

他们几次三番的恳请齐王登基,在名分上,大臣们不敢多说话,只要在大礼过得去就是。

选定了吉日,齐王身穿龙袍从首辅手中接过了??玺,坐在了龙椅上,并接受百官的朝拜。

齐王登基,号昭帝,他随后在金銮殿上,大封天下,封赏有功之臣。

“燕国公世子李冥锐有功于社稷,晋位为燕王,世袭罔替,韩燕故地为燕王封地。”

“谢陛下。”

李冥锐跪倒叩谢昭帝,微微抬头同坐在龙椅上的皇帝目光相碰,两??己,似君臣,似仇敌般的相视一笑,昭帝开口道:“宁欣听封。”

金殿上的大臣沉默下来并将目光投向了大殿门口。

宁欣身穿血战时的那身软甲,腾腾腾的走上了金殿。

她抬头看向了龙椅,昭帝chun边含笑,眸中亦有几分的复杂,“上前来。”

“陛下。”宁欣跪在了丹壁之下,想不明白,他非要自己穿这身上金殿来做什么?封赏远没有她养胎要紧,“臣死守京城并非求您的封赏。”

“朕知晓。”

皇帝的手臂搭在龙椅扶手上,前世今生的画面交错。

他徆帝位,亦有几分的遗憾,凝视着丹壁下的宁欣,“朕亲封你为定国夫人,爵位等同于王爷,宁欣,这昔得的。”

爵位等同于王爷,意味着定国夫人的封号并非只是荣封,宁欣拥有了王爷的地位和权利。

昭帝低声道,“?这是我欠你的。”

“谢陛下。”

宁欣没他那??,有好处为何不要?

昭帝下诏遵齐王太妃为太后,遵生父为隐帝,隐帝只是名义上的皇帝,连京城都不用回。

民间曾猜测的昭帝会遵生父为太上皇,结果昭帝根本就不在意生父,只让生父安享晚年。

昭帝改封大唐上任皇帝,为安王,皇后为安王妃,太后进位为太皇太后,贤妃撤去封号,贬为宫人,专门伺候安王。

安王妃被加封为长乐长公主的女儿接去江南共享天伦之乐。

安王府中只有安王和曾经的贤妃两人,他们的吵闹,掐架,成了京城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

养精蓄锐,梳理国政,昭帝在三年后命令燕王李冥锐出兵韩燕故地,同鞑子展开血战。

李冥锐出征前,燕王妃在??期盼下,平安生下一名男婴。

宁欣三??胎,生了三个孩子,此后再没人敢说燕王妃不孕,不会生养。

宁欣送李冥锐出征后,抱着儿子喃喃说道:“云泽,这一回,你跑不掉的,韩燕故團?大唐帝国的领土!”

ps感谢大家的陪伴,下本书再见!过两日会有免费番外奉上的。rs!。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