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浪漫青春 > 章节信息 >

88 番外终

作者:木苏里 时间: 类别: 浪漫青春

又是一年腊月三十。

虽然立春已过,江市却依旧冷森森的,大清早的街上总是萦绕着一层薄薄的雾气,行人张口说话便会呵出一团团白雾,街头巷尾的早点摊位前热气滚滚,笼得人面目不清。

齐辰和龙牙早早便来到了江市的火车站,去接齐辰的爸妈。

自从两人把关系跟齐辰爸妈挑明了之后,接连几年的春节,两人都是回锡市过的。

齐辰家亲戚不算太多,而且太过分散,过年也省了串门的那一套。每年都是四个人窝在屋子里,煮上一大锅热腾腾的饺子,吃得周身都暖洋洋的。

今年却是个例外。

因为董主任脑子抽抽了,说每隔百年广和一众锅碗瓢盆牛鬼蛇神要一起过一次年,有利于长久而稳固的发展。

龙牙、洪茗之类的人间凶器对此的评价只有一个字:“呸!”

虽然脸上嫌弃着,嘴里吐槽着,每百年一次的“年夜饭”他们也一次不落,乖乖参加了。

今年自然也是如此。

齐辰龙牙两人回不了锡市,便干脆把齐爸爸齐妈妈接来江市一起过年。

每每想到自家爸妈要跟一堆不是人的在一起吃年夜饭,齐辰就忍不住嘴角有些抽搐,总觉得好像不是很合适的样子。

但龙牙都说他瞎c.ao心。

荧惑星君的爹妈,谁敢有意见!

反正一干锅碗瓢盆是不敢的……而且他们本身也都是x_ing情温和有点儿傻的精怪,见到齐辰爸妈最多有些好奇,会私下议论几句,但总体绝对是再欢迎不过了。

在这方面,这些精怪有点像人来疯的小孩子,凑在一起的人越多越热闹,他们越觉得稀奇越开心。

娄舟这种把齐辰当恩人的,更是觉得“恩人的父母就如同自己的父母一样!”

当然,他这份感想是绝对不能让龙牙知道的,不然抽不死他。

齐辰的爸妈来江市的次数不多。

龙牙他们去车站接回他们稍稍休息了一下,就开着车带他们满江市逛去了,一直逛到了华灯初上。

百年一次的妖怪大聚会回回都搞得不太一样,今年因为参加人群跨了种族,饮食习惯大相径庭,所以董主任差人把年夜饭搞成了自助,地点就在广和地下一层自带的餐厅里。

为了这次年夜饭,餐厅负责人早早就准备起来了,把餐厅布置得特别……有气氛。

齐辰跟在龙牙身后,领着爸妈一走进去,就被震住了——

能把一个单层餐厅搞出七八种主题的混搭……负责人也是蛮不容易的。

大概是因为广和职员种类繁多,口味不一,喜欢的风格也千差万别,而负责人又十分贴心地想照顾到每类的情绪,所以设计元素十分丰富——

为了体现凶兵妖刀们的地位,餐厅墙上挂满了乌沉沉的刀剑枪戟,那刃都是开过的,寒光凌凌……

靠墙的地上,每一处墙角椅边,都放着各式各样的陶制品、瓷制品、青铜制品……五花八门,瓷质的倒还好,或素淡典雅,或鲜艳清丽。陶制品就比较返璞归真了,上面画的纹也大多是些古文字。

至于青铜制品……上面刻着的兽脸要么狰狞要么肃穆,看起来半点儿喜庆的感觉都没有,倒像是要放血祭天。

不止如此,但凡能放的地方,都放满了珠钗宝玉之类的饰品,还有十来颗硕大的夜明珠散着莹莹的光……

这么一通见缝c-h-a针地装饰完之后,负责人大概觉得少了点年的气氛,于是为了喜庆,他又在餐厅四周挂了一圈大红灯笼。

总之,整个餐厅被他搞得十分魔x_ing。

齐辰爸妈下完最后一阶楼梯,一看到餐厅里的布置,腿就哆嗦了一下。

齐妈妈眨了眨眼,一把拽住齐辰的袖子道:“儿子,你确定这是吃年夜饭的地方?”

齐辰:“……”其实我也不确定。

龙牙:“……”什么玩意儿这是!

董主任下来一看也默默地捂住了腮帮子。

洪茗在一旁瞥了他一眼,明知故问:“主任你怎么了啊主任?”

单啸补刀:“他牙疼。”

董主任:“……”每年总有那么几天想撂挑子不干回家种田。

齐辰爸妈心再大也被这餐厅弄得有些无措。

最后还是善于骗人的单啸跑来睁着眼说瞎话道:“咱们公司搞主题餐会呢,这不是搞文物这行的么,负责布置的人只顾着切合公司主题,忘了个度,搞得有点儿过了,吓着了吧?主任正说放完假要批评他们呢!”

齐辰爸妈一听有人要挨批评,连连摆手道:“没事没事,批评什么呀,这不……弄得挺好的,挺有气氛的!我们还从没这么吃过饭呢,就当看个稀奇。”

几句话一聊,齐辰的爸妈便慢慢放松下来,到后来居然还有心思拉着齐辰问一些装饰的含义和来历。

不过真吃起饭来,齐辰又发现了糟心之处——

年夜饭搞成了自助形式确实能照顾到所有人的口味,但是……

这是在分得清每样东西都是给谁吃的的前提之下!

那些花花绿绿的水、黑漆嘛唔的吃食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别说齐辰爸妈,就连齐辰自己也搞不清楚。

偏偏齐辰爸妈两人好奇心都挺重,看到不认识的东西还总想尝试一下,齐辰为了拦住他们简直找尽了借口,一顿饭下来,简直吃得他心力交瘁。

不过他爸妈倒是很开心的样子,甚至带了点儿孩子似的兴奋。看到他们开心,齐辰便咕咚一下把说不出的苦全咽了回去,几乎边吃饭边c.ao心。

果然,大多数人还是更趋向于融进热闹中去的,就连这一帮不知活了多少岁的精怪们也不例外。

吃着聊着,气氛越到后面越好……

齐辰居然真从这一言难尽的年夜饭中尝出了一点儿“年”的滋味。

到后来董主任兴致上来了,居然拿出了两坛据说珍藏了多年的好酒,给众人一人斟了一杯。

顿时整个餐厅里酒香四溢,光闻着就有了醉意。

这个地下餐厅并非全部压在楼底,有一小半是超出楼栋的,平着地面封了一层玻璃顶。

所以坐在餐厅里,仰头就能透过那半边玻璃顶,看到窗外的漫天碎星。

不知是负责人还是谁,跑去开了一扇天窗,外面的声音便依稀传了进来。

先是稀稀拉拉的几声爆竹声响,没过几分钟,千百发爆竹响成了片,昭示着初一到了。

餐桌前的众人举了手里的酒盏碰了碰,然后一干而尽。

就连齐辰这个酒量不怎么样的都一滴不剩。

酒是好酒,喝完唇齿留香,久久不散,余味无穷。

但是……

杯盏放下来没过多久,桌边的精怪们就纷纷“咕咚”一声,闷头倒在了桌上,带着唇角未平的笑,就这么醉成了一团,睡着了。

齐辰也觉得脑子里咕嘟咕嘟的泛着腾腾酒气,像是小火煲的米粥似的,搅合成了一团,只剩一线清明。

他转头看了眼自家爸妈,发现两人也不知说了什么,“哈哈”乐了两声,也同样趴在桌上睡了过去。

齐辰:“……”这真的不是蒙汗药吗?

一杯酒下来,放倒了大半桌的人。

只有龙牙、洪茗、董主任他们一干道行高酒量好的还醒着,不过话语间也带了些醉意。

单啸放出了他那只硕大的黑豹,然后拍了拍自己身后那块空地。

小黑撩起眼皮看了他一眼,还是听话地在那处伏趴下来,像座黑漆漆的小山包。

单啸十分惬意地朝后一仰,把黑豹当成了自带体温的靠枕,舒服得眯起了眼。他解了领口的扣子,透了口气,道:“偷得浮生半日闲,难得这么喝回酒还真不错。”

小黑白了他一眼,不太想搭理他。

齐辰这人的酒量其实很奇怪。

不管普通的酒,还是董主任掏出来的这种下了蒙汗药似的酒,他都是喝一点儿就醉了。可他再醉也不会直接昏睡过去,只是脑中混混沌沌的,说话做事放肆许多。

所以坚持到最后还没倒地的人里面也包含他一个。

只是他看到单啸倚得那么舒服,一时间被酒迷了心智,也拍了拍身边龙牙的肩膀,然后把那位妖刀祖宗当成了人形靠枕,斜斜地倚了过去,懒洋洋的,一副不太乐意动弹的样子。

洪茗:“……”

董主任:“……”

胡易:“……”

众人十分默契地换上了同样的表情:真是瞎了狗眼了。

齐辰还是荧惑凶星的时候,他们跟他接触并不多,仅有的一些了解也是通过龙牙。

况且荧惑星在外一直端着股谦和疏离的架子,用龙牙的话来说就是“装逼”,他们还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凶星,一时间只觉得简直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不过他们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再好奇惊讶也不可能这么一直盯着看,所以很快,话题便又转了方向。

一直窝在b座监管室,很少出来溜达的犬神想起了什么似的道:“听说慧迦大师最近收了个弟子?”

洪茗感慨道:“是呀,慧迦都有人陪着了,我记得当年头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还是个小和尚呢,转眼都这么多年过去了。”

龙牙诧异:“你那么早以前就见过他了?我见他的时候他就已经镇在万灵寺了。”

“机缘巧合嘛——”洪茗想想,拍了拍龙牙的肩,道:“怎么说我也比你大一截,见过的人比你多简直太正常了!”

龙牙抽了抽嘴角:“是是是,你是老阿姨了。”

洪茗大怒:“放屁!”

这俩都是火药桶的x_ing格,一凑在一起就是对炸,董主任为了避免战火继续发展,再次扯开了话题:“他那小徒弟据说是误打误撞闯到万灵寺的,然后就赖在那里死活不肯走了。龙牙你前一阵子不是正好去了趟万灵寺么,见着没?”

“看到了。”龙牙答道,“他刚赖进万灵寺那会儿我就已经见过了,前一阵子去找慧迦办事,那小东西长得还挺快,不过跟以前一样爱哭。慧迦那秃驴拿那小子简直没辙……不过我听慧迦说,那小和尚右颈天生长了个佛印,以前还看不出来,这两年渐渐有些明显了。”

“右颈有佛印?”董主任诧异道:“当年不是传说慧迦之所以能修到后来的境界,能镇住百万怨灵,就是因为天生带佛印么?看来那小和尚也不简单啊!”

“大概老天送了他一个继承人。”洪茗道,“以后好好修行,估计能成下一个慧迦。”

“说起收徒——云杜山那边是不是也快了?一般不是掌门继位两百年左右,就开始满哪儿拐孩子了么?”犬神提了一句。

龙牙哼了一声:“云杜山?早呢!就现任掌门那不靠谱的x_ing格,他起码能再作妖作个两百来年,才有空去想收徒弟的事情。”

董主任看着面前一群作起妖来不比李道长差的凶器,感同身受地道:“真是辛苦沈鹤了。”

齐辰早已醉得说不清话了,一直安静地听着他们絮絮叨叨,聊着各个地方各种人的事情,从很多很多年前,聊到很多很多年后……

很多很多年前,他们陆续相识;

很多很多年后,他们依旧安好。

玻璃顶外,碎星渺远,一时间也看不到荧惑星的位置,但他能感觉到自己和那颗被称为凶星的星辰血脉相连。

眼前董主任、胡易他们的面目在酒意的熏扰下,已经模糊不清了。

他感受得最清晰的,是身后依靠着的那人。

龙牙的心跳,龙牙的呼吸,龙牙说话时会在他胸口产生嗡嗡的共鸣……

就好像两个人是一体的,再也不会分开。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