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浪漫青春 > 章节信息 >

104、番外3

作者:巫哲 时间: 类别: 浪漫青春

嚣张番外3

丁霁一直是早晨起床困难户,虽然无论需要多早起,他最终也总能起来,但每次都像是要被拖去刑场。

自打开始跟着林湛混,林无隅发现他起床变得不那么困难了。

今天丁霁一早就有活儿要忙,林无隅打算回学校。

他一大早起来的时候发现丁霁已经起床了,正在客厅里打着电话:“机器八点就得就位,面包车就可以,叫小李和那谁过去帮一下……九点半?不行,八点半光线就变了……不行,大哥,你听听我的声音,是不是很坚定?听着啊,不!行!”

林无隅枕着胳膊笑了起来。

刚笑了两声,一个黑影从上铺跳了下来,没等他偏开头,就已经直接落在了他脸上。

“哎!”他喊了一声。

这是丁霁……不,这是他俩的猫。

领养回来的时候是个圆脸大耳朵的小可爱,丁霁给起了个名字叫丁大圆,结果没到一个月,丁大圆的脸就越来越尖变成了瓜子儿脸。

丁霁立马给它改了名字,叫车座。

林无隅非常反对,但是反对无效,因为这猫一直是丁霁伺候着,丁霁提醒他,他没有话语权。

车座在林无隅脸上蹬了一下,跳到了旁边的桌上,非常轻盈且熟练。

上铺已经被它占领,下床踩脸跳上桌子的这套动作,只要林无隅在,就一定不会有偏差。

“哎……”林无隅捂着脸叹了口气。

“起了没?”丁霁打完电话走进了卧室。

“醒了,”林无隅伸了个懒腰,“本来想起的,但是被车车踩回去了,现在起不来了……”

丁霁也伸了个懒腰,扑到他身上一趴,闭上了眼睛:“哎……我好困啊,我不想起来。”

“你都起来半小时了吧?”林无隅抱住他,捏了捏他耳朵。

“嗯。”丁霁闭着眼睛应了一声。

“今天是不是要拍那个什么光影变化最酷的那一部分?”林无隅问。

“是。”丁霁还是闭着眼睛。

“林湛跟你一块儿去吗?”林无隅又问。

“不跟,”丁霁说,“就我跟苗哥在现场,他已经把模型拉过去了,还有些工作人员。”

林无隅顿了顿,犹豫了一下没说话,只是又搓了搓丁霁后背。

“一会儿有送餐的过来,我留的你电话,”丁霁说,“你吃完再回学校吧,反正今天杨叔叔那边也没什么要你帮忙的。”

“你吃什么了?”林无隅问。

“昨天买的小面包,”丁霁叹了口气,“还有牛n_ai。”

“要不你晚点儿过去,”林无隅说,“等早餐送过来了再吃点儿?”

“我的胃吧,它不姓林,”丁霁撑着床板慢慢坐了起来,又揉了揉眼睛,“这个丁胃胃实在是吃不下别的东西了。”

林无隅笑了起来,枕着胳膊:“那你那边完事儿了给我打电话吧,我晚上请你吃大餐。”

“行。”丁霁点了点头。

丁霁还没有毕业,但现在基本算是林湛的员工了,有时间就全在林湛工作室那边干活。

每次有活儿都喊累,但每次又都干得兴致勃勃。

虽然专业完全不对口,但林无隅觉得无所谓,考h大,报专业,都是丁霁自己做主,无论他最初的出发点是什么,都是他自己决定的事。

现在他选择去林湛的工作室帮忙,也是他自己的决定,他觉得有意思,他也拿得下来。

不过……

林无隅吃完丁霁给他叫的早餐回学校之前,先去了一趟林湛家。

林湛穿着睡衣来给他开的门。

“你还没起啊?”林无隅站在门口,林湛刚起床的时候总有点儿不怎么友好,他得时刻准备着。

林湛冲他招了招手:“起了,没下床而已,进来吧。”

林无隅进了屋,怎么办穿着条粉蓝色的绣花裙子扭着屁股跑了过来,冲他摇着尾巴。

“……它是个公狗吧?”林无隅蹲下捧着怎么办的脑袋揉着。

“又看不出来,”林湛说,“而且这裙子挺好看的。”

“行吧,”林无隅拎着怎么办的前腿儿让它站了起来,又看了看,“是挺好看的。”

“有事儿吗?”林湛倒了杯果茶给他。

“你今天不去现场吗?”林无隅站了起来,“丁霁说就他和苗哥两个人?别的就是工作人员了?”

“嗯,”林湛点点头,“怎么了?”

“不是,”林无隅喝了一口果茶,“这个客户不是挺重要的吗?你们以前也没做过这样的视频,你就让苗哥带着丁霁这么个新手……”

“是丁霁带着苗哥,苗哥给他打下手的,”林湛纠正他,“这次拍摄所有的决定都由丁霁拍板。”

“……他一个新手啊,”林无隅说,“你这么放心吗?”

“丁霁如果有兴趣想做的事一定能做好,他不是表面上看着的那么大咧,”林湛看着他,“他一但开始较劲,能做到的事就不是一个普通‘聪明人’能比的。”

林无隅没说话。

“复读机,”林湛说,“这话是你说的吧?一字不差。”

“以前没发现你记忆力这么好啊?”林无隅说。

这话是他说的,上半年的时候丁霁想去林湛工作室混,林湛不让,林无隅私下去找过林湛,这话就是那会儿说的,都快半年了。

“当初跟我信誓旦旦,现在要打自己脸么?”林湛说。

“我就是有点儿担心,”林无隅晃了晃杯子里的果茶,“万一搞砸了,你肯定不会说他什么,他自己会过不去的。”

“所以他不会搞砸,”林湛说,“这个客户本来就是他谈过来的,以前大壮去聊过几次都没成,丁霁去了两回,直接把协议签下来了,我不让他做主不合适。”

林无隅定了定:“他没跟我说。”

“你一个保研资格都看不上的学神,”林湛说,“他可能觉得这在你看来也没什么吧,或者想给你个惊喜,也正常。”

“我保研了啊,我没说看不上。”林无隅啧了一声。

“你是不是说算了还是保研吧,不需要浪费时间证明自己肯定能做到的事。”林湛说。

“你身上是不是有录音笔?”林无隅过去往他兜里掏了掏。

“你的事儿我还是上心的,”林湛笑了笑,“换了别人我记不住这些个废话。”

“行吧,”林无隅坐到了沙发上,抱住跳上来的怎么办,掀起它的小裙子,在它肚子上揉着,“我对他还是有信心的。”

“就是太宝贝了总怕他受委屈。”林湛说。

林无隅笑了起来。

笑完之后他没说话,林湛也没再理他,过了一会儿才走到他面前:“你不走么?”

“哎别老撵我!”林无隅抱着怎么办倒在了沙发上,“你看看时间行吗?我到这儿一共才十分钟,聊会儿行不行啊?”

“聊什么?”林湛坐了下来。

林无隅并没有准备什么话题,需要专门聊的内容已经说完了,他转过头看着林湛,过了一会儿才问了一句:“上次何总给你介绍的那个女孩儿去见了吗?”

“你真是没话说了……”林湛看了看他,“哪个啊?”

“第四个,”林无隅说,“她不是说这个绝对优秀,无数精英在她身后匍匐前进,哭喊着求女神回头瞅他们一眼……”

林湛靠在沙发里笑了好半天:“没去。”

“你要不就随便去见一个,然后说不合适,”林无隅说,“要不她那么热情,又是你们铁杆合作方,肯定还会继续给你介绍的。”

“不会了。”林湛回答。

“嗯?”林无隅看着他。

“我已经跟她说了,”林湛说,“我不举,就不祸害别人了。”

林无隅愣了愣,好一会儿才艰难而小心地问一句:“真的?”

“你脑子呢?”林湛说。

“你脑子呢,找借口还能找这样的借口?”林无隅说。

“无所谓,”林湛说,“我举不举的也不影响我工作。”

“那你不如说你喜欢男的呢,”林无隅说,“起码功能还在啊。”

“那她要开始给我介绍男朋友怎么办?”林湛说,怎么办冲他叫了两声,他伸手摸了摸怎么办的脑袋,“没叫你,乖。”

林无隅愣了两秒,抱着怎么办笑了能有一分钟:“你厉害。”

丁霁的手机在兜里响了第三次的时候,他才终于有空掏出来看了一眼,本来以为是林无隅的电话,看到熊大两个字的时候他非常失望。

“干嘛?”他接起电话。

“今天回学校吗?”熊大问,“你这星期都没回来吧?论文也不写了?是打算直接辍学了吗?”

“谁说我没写,”丁霁说,“怎么了?”

“晚上聚餐啊,”熊大提高了声音,“散伙饭!”

“不是,”丁霁有点儿想笑,“现在就吃散伙饭?散完了还天天一个宿舍呆着?”

“小宝说的,散伙饭得吃好几顿,一直散到毕业,”熊大说,“今天是散伙饭no.1顿,下一顿看大家时间。”

“行吧,”丁霁笑着说,“我下午回学校。”

“那等你啊,”熊大说,“我们先订桌了。”

“好。”丁霁应着。

今天的活儿还挺顺利,超出了丁霁的预期,他本来是做好了失败的准备,今天时间没抓对,错过想要的光线,明天再来一次。

但是今天最重要的一部分一次就成功了,没出什么问题,他看片子的时候觉得简直完美。

这次是用微缩模型拍个故事,形式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但合作的公司是个牛逼公司,他好不容易……好像也不是特别不容易,总之就是拿下了合作,故事对方也喜欢,做成了能给林湛工作室增加一个牛逼的成功案例。

他做得挺卖力的,林湛对他完全放手的态度也给了他很大的鼓励,虽然苗哥觉得他上的那四年学似乎有些白费了,他却并不觉得遗憾。

这四年并没有白费,任何东西只要学了,就是积累,在你感觉不到的各种细节里。

“收了吧?”苗哥过来问了一句。

“嗯,”丁霁点点头,“一会儿你安排一下大家吃饭什么的,我今天回一趟学校,晚饭就不跟你们一块儿吃了。”

“那你把东西带回去,”苗哥说,“今天用的都是林湛的宝贝,你明天给他送过去也行,一会儿我车人多,我怕弄怕了。”

“好。”丁霁笑笑。

把东西都装好放到车上之后,他给林无隅打了个电话:“我完事儿了啊,一会儿我先把东西给林湛送回工作室,然后回学校。”

“来吧,”林无隅说,“我就在工作室呢,你正好接我。”

“你怎么跑工作室去了?”丁霁愣了愣,“你没回学校吗?”

“没,”林无隅笑了笑,“今天也没什么事儿,跟林湛聊了一会儿,中午就在工作室后面那个卖卖提吃的饭,就懒得再跑回学校了。”

“那行吧,我马上过去。”丁霁的心情因为能提前大概一个多小时见到林无隅而变得非常愉快。

林湛今天跟林无隅泡了大半天,心情不知道怎么样,丁霁到工作室的时候,林湛在他自己的休息室里睡觉,关着门。

“我叫他起来吧。”林无隅说。

“别叫了,”丁霁说,“他那个便携式起床气一天二十四小时只要睡超过五分钟就能有,还是别招惹了。”

“那走吧,”林无隅说,“车就放停车场吗?”

“嗯。”丁霁点头。

他俩之前都把驾照给考下来了,因为拿本儿的时候丁霁排在林无隅前头,所以林湛把他的车给了丁霁。

不过这车平时他俩都不开,一般都搁停车场,要出门的时候才会过来开走,得到毕业之后他俩出去自驾才能开个痛快了。

“那个是不是李香香?”出租车快到学校门口的时候,林无隅眯缝了一下眼睛,指着前面的路边。

“是,”丁霁靠到他身上往外看着,“旁边那个是不是余皓东?”

“我看不清,”林无隅一边摸出眼镜一边小声说,“余皓东不是一毕业就出过了么?”

“就是余皓东。”丁霁扯着眼角把眼睛拉长又看了看。

林无隅对于余皓东怎么会突然回国以及他跟李瑞辰到底怎么回事并不是太关注,这会儿丁霁这个扯眼角的动作倒是让他更在意。

“你是不是近视了?”林无隅问。

“没吧?”丁霁说,“干嘛问这个?”

“近视的都这么扯眼角。”林无隅说。

“哦?”丁霁想了想,又扯了扯眼角,“我没注意,这样能看得更清楚。”

“一会儿去查一下视力吧,”林无隅说,“你这阵总熬夜。”

“毕业论文得搞啊。”丁霁小声说。

“我说了我帮你。”林无隅说,“你到时直接去答辩就行。”

“我谢谢你啊神仙,”丁霁笑了起来,“没你我还毕不了业了呗。”

林无隅想了想,凑近他小声问:“我是不是太c.ao心了?”

“是。”丁霁点头。

“以后我注意点儿,”林无隅说,“我改正。”

“别啊,”丁霁马上转头看着他,“你不c.ao心我你c.ao心谁去啊?”

林无隅也看着他:“不是,我是怕你觉得……”

“我不觉得,”丁霁说,“我没觉得啊,你别给我加戏,我就要你c.ao这个心,你就得替我c.ao心,特别愁苦的那种。”

林无隅使劲儿把眉毛拧了起来。

“干嘛?”丁霁瞪他。

“是这样么?”林无隅拧着眉,“这种愁苦,可以吗?”

丁霁往椅背上一靠,嘎嘎地乐了:“对,就这样。”

“行。”林无隅笑着点了点头。

“别乐了,”司机回过头,“给钱,下车。”

林无隅笑着扫了码,下车之后他又往车开过来的方向看了看:“熊大说晚上散伙饭第一顿,李瑞辰不知道还来不来?”

“他那个x_ing格,我估计是会来,”丁霁说,“绝对不会因为余皓东就不来吃饭。”

林无隅的手机响了,他拿出来看了一眼,是许天博的电话,刚接起来还没出声,就听到了许天博有些着急的声音:“你们今天是不是宿舍聚餐?”

“聚什么餐,不是聚餐,聚餐多没有意境,”林无隅说,“我们这是散伙饭第一顿。”

“带我一个。”许天博说。

“嗯?”林无隅愣了愣。

“反正我也会跟你们宿舍一部分人散伙嘛,”许天博说,“带我一个吧。”

丁霁贴在电话那边听乐了:“他是不是碰上什么事儿了。”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啊?”林无隅问。

“我有个饭局推不掉,”许天博说,“一会儿你们去吃饭的时候到三食堂来叫上我,就死活拉着我不让缺席的那种,行吗?”

“知道了,”林无隅说,“行,大概半小时吧。”

“快点儿。”许天博挂掉了电话。

“估计又被女孩儿缠上了。”林无隅说。

“我今天一定要给他再算算,”丁霁啧了一声,“这小子桃花怎么这么旺啊?躲掉一个又来一个的。”

“羡慕?”林无隅马上问。

“不羡慕,”丁霁笑了,“谁都有谁的故事,这还能羡慕吗。”

“你觉得我们的故事怎么样?”林无隅问。

“挺有意思的,”丁霁把自己的手举到眼前,一边掐着指节一边笑着,“当初我给自己算的那个桃花,还真是挺准的啊?”

“嗯,”林无隅也伸出手,学着他的样子掐指,“不过你是不是根本没想过能算准了?”

“真没想过,”丁霁说,“谁能想到是你啊……”

“还好算了一卦,”林无隅说,“万一你没算,老天爷可能就不安排我出场了。”

“好险啊。”丁霁看着他。

“好险啊。”林无隅说。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