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浪漫青春 > 章节信息 >

番外五

作者:巫哲 时间: 类别: 浪漫青春

“好冷,”丁未穿着厚厚羽绒服跟季骁身后,围巾裹着半张脸,“真好冷。”

“以前冬天你怎么过,”季骁感觉还行,双手c-h-a兜里缩着脖子,“就这一段路,一会进超市就好了,挺住。”

“以前冬天都不会出门啊,我和苏癸到冬天就窝家里了,哪里都不去,”丁未戴着大厚手套,双手合十夹着一张纸,“要买东西好多啊,你们过年吃这么多东西。”

“这算好了,沈瑜不家,她要是家,开个单子得比这个多一倍,”季骁回手揽过丁未肩,“她不像你这么食谱单一,我妈问你爱吃什么你又说不上来……现她让买二十斤小鱼,这炸出来你吃完就得上火。”

“我从来没有生过病。”丁未有些小得意,这对于笨蛋人类来说,简直是太高端了。

今年过年沈瑜不家过,去了林梓家。虽说林梓家不同一个城市,可是开车也就两个多小时路程,但老妈感觉就完全不同了,总觉得少了什么,于是把过年时大注意力转移到了丁未身上。

连着几天老妈都不停地打电话问丁未想吃什么,丁未确有些犯愁,他没有什么特别爱吃东西,也就是小鱼干这个大爱好了。

于是每次季妈妈问他爱吃什么,他回答都是鱼。

“这孩子这么爱吃鱼,你们就多买点鱼吧,让你爸做什么红烧清蒸油炸,”老妈列了个年夜饭食品清单,有好几项都是鱼,“我再给你们弄几斤小鱼干留着吃。”

其实季骁这个春节没假,只有三十儿晚上有三个小时,八点到十一点,老妈决定用食物把这三小时给塞满了。

“真不用叫苏癸过来一块吃?”季骁带着丁未超市里转了几个小时,把东西买齐了。

“我叫过他了,但是没有陈修宇啊,他去陈修宇家吃饭,”丁未拎着一大兜鱼甩来甩去,走路也不老实,“还叫大叔也去了,他肯定不知道大叔特别能吃。”

“我以为大叔会跟陆宽一块回家呢,他不是总陆宽那儿蹭吃蹭喝么。”

“陆宽要带那个小女猫回家过年,就不要大叔了。”丁未继续甩着那袋鱼。

“好好走道行不行,”季骁被丁未手里袋子砸了好几下腿,“一会让你甩破了一地鱼我看你怎么收拾。”

“直接吃掉。”丁未冲他笑笑。

三十儿那天老妈一大早就打电话来了,说是开始准备饭菜,让季骁注意时间,别回晚了。

“你晚上是不是还要回来值班啊?”丁未床上躺着,抱着个枕头。

“嗯,这是伍队开恩,给了三个小时假,”季骁坐电脑前,带着糖泡泡号下小副本,比平时轻松很多,因为泡泡号是苏癸开,从来不划水,相当能够分忧解难,“靠,自打有了苏癸,我发现陈修宇干脆连划水这点工作量都放弃了。”

“那不挺好吗,你不用每次都手忙脚乱了,”丁未凑过来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好像苏癸比陈修宇厉害多了。”

“陈修宇也厉害,我认识泡泡号就是因为这小子c.ao作不错,以为带这个号行走副本能牛逼些,”季骁点着鼠标,“没成想自打跟他号结婚之后,这小子就只会划水了……”

丁未挤到季骁和电脑之间:“我要看。”

“你往这一杵我还看不看了,”季骁很无奈地把手从他腰两边伸过去,偏着头看屏幕,“要不你玩,正好跟苏癸一块。”

“你腿分开。”丁未拍了拍他腿。

“嗯?”季骁愣了一下,“别这样,大白天你怎么这么流氓。”

“我要坐。”丁未往后撅了撅屁股撞了他一下。

“我这会儿不想做,”季骁乐了,他屁股上拍拍,“你再坚持一下,晚上我值班要到明天早上呢。”

“分开腿!”丁未转过头,伸手季骁肩上狠狠拍了一巴掌,眯缝着眼看他,“我要坐椅子!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装傻呢!”

“轻点轻点,”季骁迅速分开腿,让丁未坐了他面前,搂着他腰,“你怎么总这么没轻没重,有时候我总有点担心,没准哪天咱俩做时候你就能把我弄断了。”

“那正好,”丁未偏过头笑笑,亲了他一下,“我会好好疼你。”

“靠,”季骁有点无语,把丁未脸扳过去对着屏幕,“左边贴墙走,别引到怪。”

丁未对电脑这玩意儿一直很抵触,觉得它跟手机一样让人讨厌,所以从来都不碰,现鼠标拿手上跟拿了一块砖似,别说靠墙走了,他鼠标一动,连方向都搞不清了。

“往前走,前,前,”季骁伸手屏幕前边比划,“你现走是回头路了。”

“不会吧,我没有转身啊,”丁未觉得自己一直往前走,但没走两步,突然迎面看到了刚才一直跟齐小白身后糖泡泡,“咦?他怎么我前面?”

“什么叫你前面,你怎么不说你正往回走呢,”季骁握着他手,把齐小白转了个身,“这边才是前……”

糖泡泡后面跳了跳,当前频道打出一行字来:是丁未吧?

“苏癸怎么知道是我,”丁未皱皱眉,他觉得自己苏癸面前连方向都分不清了很丢人,“你帮我打字告诉他,我睡觉。”

“遵命。”季骁伸手键盘上敲了几下。

丁未睡觉。

糖泡泡没说话,又原地跳了两下,然后打了个大笑表情,糖泡泡小LLI捂着肚子弯着腰笑了半天才停下来。

小猫死要面子。

“啊!”丁未摔了一下鼠标,“他为什么这么肯定是我啊!真烦!”

“这要说是我,打死谁也不能信啊,”季骁揉揉他头发,他脖子上亲了一下,“再说苏癸跟你认识多久了,你这点心思他估计比我都清楚。”

“认识他时候就应该把他咬死,”丁未揉揉脸,重拿好鼠标,“往哪边走?”

“还是贴墙,前面有个门,进去就行了。”季骁屏幕上戳了戳。

丁未很聪明,这一点季骁早他以前自己看小学课本时候就看出来了,这一点上,丁未和苏癸都超过普通人类很多。

不大一会功夫,丁未就可以挺熟练地c.ao作了,而且已经记下了左手键盘上技能,跟苏癸俩人配合着开始清理小怪。

“我去厕所,一会告诉你怎么开怪。”季骁站起来高抬腿从身后椅子背上跨了过去。

等他从厕所回来时候,发现齐小白和糖泡泡已经房间里和Bss打成了一团,丁未手键盘上拍得啪啪响。

“你俩这是……”季骁看了一眼,这打法真奔放,俩人都是直接嗑大药水,“打个这样小副本你居然吃这个药!”

“苏癸说他身上很多药,我看我身上也有好多药,”丁未键盘上拍得很起劲,觉得挺好玩,他和苏癸只有跟对方打架,从来没有一块打过别人,这种感觉很特别,“他说可以很容易就打死了,不用等你。”

“那是!就你俩这么嗑药,闭眼都能过,”季骁趴到丁未肩上,“宝贝儿你知道这些药是怎么来吗?齐小白和糖泡泡这些药?”

“买吗?”丁未很开心地又喝了一瓶。

“就这些药,你俩嗑掉这些,我要做一个月才能折腾出这么几组来……”季骁一提这事郁闷得眼泪都要下来,陈修宇从来没帮着打过材料,他还每回都得把糖泡泡药一块做了。

“啊?”丁未很惊讶地回过头,“那我不吃了。”

“也不用吃了,Bss让你俩用药淹死了。”季骁坐到丁未身后,伸手打了一行字。

让陈修宇过来跟老子说话。

过了几秒钟,糖泡泡动了一下,走到齐小白身边开始跳舞,又是边跳边脱。

夫君,药没了。

你就这么让苏癸瞎玩啊!齐小白抽出刀来回挥着。

我刚睡了一小会,别对人家这样嘛,药乃身外之物,亲爱,对不对。

“陈修宇好神经,”丁未趴桌上笑,“好想当面听听他这样说话啊。”

“要真这么跟我说话,我肯定忍不住要抽他。”

晚上七点半时候,伍志军楼下喊,季骁跑下去,丁小爪竖着尾巴紧紧跟他脚边。

“回去吧,换便装,十一点半之前回来,”伍志军坐办公室里,伍小慧趴桌上看漫画,“帮我给你家里个拜个年。”

“谢谢伍队,”季骁敬了个礼,自打他来消队中队到现,伍志军似乎每个春节都中队过,从来没有回过家,永远都是他带着伍小慧会议室里看电视,跟值班人一块吃,“我妈做了不少菜,让我晚上带回来呢。”

“你别管这些了,好好过节。”伍志军拍拍他肩,看到了他脚边丁小爪,“猫也带回去啊,留中队得了,我帮你看着,带回去多麻烦。”

喵嗷嗷嗷嗷!不行!

丁小爪叫了一声,躲到了季骁脚后边儿,露出尾巴和半个脑袋,它才不要这里呆着!

“我妈让带回去呢,她喜欢猫,”季骁赶紧弯腰把丁小爪拎起来抱着,老妈才不喜欢,她猫毛过敏,“我走了伍军,保证准时销假。”

丁未过了很多个春节,他都数不过来有多少个了。

有些是跟苏癸一起过,他们站街头,看着满天焰火和震耳欲聋鞭炮声,每次都要找地方躲起来,对于他来说春节是个让人心烦意乱节日,他会有很长一段时间睡不着觉。有时候他跟苏癸过年时候不一定一起,他不知道苏癸会怎么过,但他还是会提找个地方躲起来。

人群里孤单,你懂么?

苏癸曾经过年时候一片鞭炮声中扯着嗓子问过他。

他不知道什么叫人群里孤单,他体会不到苏癸感觉,当时他对于人类一切都不关心,也没有兴趣去感受,那时他所有一切都只是为了修尾巴。

如果是现,苏癸再这样问他,他觉得可以明白这种感觉了,游离于人群之外那种寂寞。

但苏癸不会再这样问他了,现苏癸不会再是那个永远微笑里有着一丝忧伤小灰鼠,而自己,也不再是那个只会修尾巴小猫。

“阿姨过年好,”丁未站季骁身后,歪着头看着给他俩开门季妈妈,然后把怀里抱着一个大纸盒递了过去,“送给你。”

“哎,过年好过年好,吃个饭还带什么东西啊,”季妈妈开心地接过盒子,“这里面是什么啊?”

丁未差点脱口而出,不知道,礼物是季骁准备,他都没有问过是什么东西,赶紧看了一眼季骁。

“拆了就知道了,让你青春永驻玩意儿,”季骁从兜里掏出个小盒子,“这是给我爸。”

“你爸不需要青春永驻,”老妈拉着丁未进了客厅,“你爸现太臭美了,成天泡健身房里跟一帮老太太打成一片,看着就闹心。”

“这玩意儿是提醒他青春已然不,别瞎折腾了,”季骁乐了,他给老妈买是一套护肤品,给老爸买是块表,“都是丁未挑。”

丁未看了看季骁,才不是他挑呢,他根本不知道这些是什么。

不过他知道季骁为什么会这么说,伸手他腰上掐了一下,小声说:“你真好。”

“我是想让你挑来着,”季骁搂着他肩也压低声音,“我就怕你挑一盒子小鱼干……”

“叔叔过年好。”丁未没理他,冲着从厨房里出来季爸爸笑了一下。

“好好好,你长大,”季爸爸手里拿着个炒锅,“我正炒菜呢,炒菜见着你们了才敢下锅,怕凉了,你坐会。”

“长大是过年时候说话么?”季骁愣了一会看着老妈。

“谁知道你爸抽什么疯了,连句过年好都不会回了,还去健身房泡老太太呢,”老妈往厨房白了一眼,“智商跟雪崩似一路往山脚下狂奔而去。”

“别这样,”季骁搂着老妈坐到沙发上,“要说咱们家做男人着实不易。”

“你别帮他说话,我跟你说,什么科学研究表明,跟智商不行人一块呆久了,智商就会缩水,”老妈递了个苹果给丁未,“我就担心我跟你爸一样变成傻子。”

“啊,”丁未咬了一口苹果,很惊讶地瞪圆了眼睛,“我说我怎么越来越笨了……”

“你别跟我妈学行么,”季骁也拿了个苹果,“我可没有玩个游戏还分不清前后。”

丁未刚想反驳,季妈妈突然拍了一下手:“对了,丁未,阿姨有礼物送给你。”

“别啊,他不缺东西,你还破这个费呢。”季骁愣了一下,他从小到大过年都没收过父母礼物,顶多能占沈瑜光捞件衣服。

“不破费,一分钱没花,”老妈冲他笑了一下,“白来。”

这个所谓一分钱没花白来东西被老妈从里屋拿出来时候,季骁一下跳了起来,拦住老妈:“妈,这个不行,这太贵重了,丁未一个小孩儿……”

丁未扫了一眼,看到了季妈妈手上东西,是一块小小玉佩,他不会分辨这东西好坏,但他能感觉到玉佩气息,很有年头东西。

这东西确很贵重,他也跟着站了起来,不知道季妈妈为什么会突然送这东西给他。

“这个东西,”季妈妈推开季骁,走到丁未身边,“是以前跟季骁他爸认识时候,他n_ain_ai给我,说是祖传。”

“……季骁。”丁未有些为难,看着季骁。

“妈,”季骁也有点不是滋味,他知道这东西意义,按说是给媳妇儿,可现老妈却决定给丁未,他知道老妈意思,但也知道老妈无奈,“要不这个给沈瑜吧。”

“沈瑜另外有东西,你别管了,”老妈拍拍他,“我说了不反对就是不反对,该做咱不能亏着丁未,我就当多了一个儿子。”

季骁看老妈眼神挺坚定,只得冲丁未点了点头:“你拿着吧,好好保管啊。”

“谢谢阿姨。”丁未接过玉佩,握手里觉得暖暖。

“你俩坐会,我去看看你爸,手脚越来越慢了,”季妈妈笑笑,转身往厨房走,“儿子就三个小时假,你能不能利索点啊!”

“这个是给儿媳妇,”季骁坐到丁未身边,“我妈这就算正式表态了。”

“表态?我是你儿媳妇?”丁未对这些东西有些茫然。

“你是我媳妇,您倒是想当我儿媳妇,我上哪找儿子去,”季骁叹了口气,“宝贝儿,你连这个辈份儿都还没弄清么?”

“那为什么你不是媳妇?”

“我必须不是啊……”

“那我也不是,我为什么要是!”丁未很不满。

“成成成,咱俩都不是,这个不是重点,”季骁捏捏他下巴,丁未这抓不住重点毛病从哪来呢,“重点是我妈他们这就算正式同意咱俩一块了。”

“明白了,”丁未点点头,笑得挺开心,“我会好好保管,不会弄丢,以后你要是不理我了,我也不会还给你,我拿着这个跑掉。”

“别瞎说。”

“这么贵重东西,你一定会追着我要吧,”丁未笑得眼睛都眯缝了,“那我就一直跑,你就一直追,就不能不理我了。”

“丁未啊,”季骁看了一眼厨房,确定老爸老妈都忙活,迅速地丁未唇上用力亲了一下,“你这辈子都不用想这些了,你逃不出我魔掌了。”

“你变成小老头时候,会不会很丑啊?”丁未盯着他脸看了一阵,突然问。

“不能吧,”季骁摸摸脸,“你也好看不到哪去,没准儿变回猫时候会掉毛……”

“你闭嘴!”丁未推了他一把,他才不要掉毛!

“没事,那会谁还乎这些个,什么老不老丑不丑,有毛没毛,”季骁笑着搂住他肩,“到那会我只会庆幸,身边还有你。”

----------------------------分隔线----------------------------
  • 上一章:番外四
  • 下一章: ^_^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