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浪漫青春 > 章节信息 >

83.终章

作者:漫漫何其多 时间: 类别: 浪漫青春

个人访谈的主持一个是刚才叶阑的搭档主持,另一个是个外国巨星,几人纷纷问好后坐了下来,旁边几十个记者陆续找好位置,静待独访开始。

三人都认识,客套了几句后访谈正式开始,国外的那位女星代表主办方例行公事的问了几个颇为官方的问题,又遵照叶阑方的要求,问了几个关于《秦笙》电影的问题,叶阑回答的也很正式,几分钟后,采访权转到叶阑的搭档主持上。

“哎,你知道我们这边是直播,随时有很多粉丝投递问题过来,不少还挺尖锐的。”男主持人笑盈盈的,“我就象征x_ing的问几个,你象征x_ing的回几个,咱俩都轻松。”

叶阑绅士一笑:“问吧,来者不拒。”

“很多……都是有关另一位艺人的啊,为什么会这样呢?”男主持看着台本,纳罕的转头看向工作人员,刻意压低声音,“我们是不是其实并没有请叶影帝,而是请了另一位男艺人?叶影帝是怎么混进来的你们就没人排查一下吗?”

众人哄笑起来。

《秦笙》片场,大家心照不宣的纷纷看向江池的方向,揶揄的笑,江池没有像平日一样脸红害羞,不知怎么的,他的心脏突然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

浮华场,叶阑沉吟片刻后莞尔:“我知道,你们都想让我讲江老师。”

圈里默认的规矩,对着年纪比自己大的叫哥,比自己小的叫老师,但叶阑在圈里身份地位特殊,年纪轻辈分高,甚少叫谁哥,更从来没管谁叫过老师,但他最近的采访里却一口一个江老师叫的自然随意,生生把这个有点疏离的字念的暧昧难言。

男主持人挑挑眉:“谢天谢地,是你自己先说他名字的。”

叶阑笑了:“还是先聊作品吧。”

“你的奖项和作品大家自行搜索就可以,不用占用这么宝贵的时间。”男主持人使坏一笑,“要不先聊聊他的作品?”

叶阑顿了下,忍笑:“江老师的作品我没怎么看过,没的聊。”

男主持人追问:“那有兴趣去补一下吗?”

叶阑嘴角微微勾起:“没有。”

众人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叶阑惯常对朋友毒舌不客气,粉丝们都清楚,几句下来,大家几乎信了两人真的只是朋友,男主持人的主持风格向来也是以犀利著称的,更别提今天这种非正式场合,更是生冷不忌,为了节目效果见缝c-h-a针的笑道:“说到这,不少人之前说,江池是签了叶阑工作室后,才搭上了好资源。以前那些都是为了红才拍的,是这样吗?”

叶阑沉默了片刻,舔了下嘴唇,微笑:“这个圈子,有谁不想红吗?”

不远处,岑雯脸色煞白。

安亚去了一趟洗手间,调整好情绪后过来了,她看着岑雯神色有异,皱眉:“怎么了?”

“这不是之前给我们的台本……”岑雯簌然看向安亚,瞬间明白了什么,“俞熙嘉!我说他怎么一直没动作,也找不到他……他换了台本,这个男主持人不知道!”

岑雯本能的四处看过去,果然,在不远处看见了突然出现的俞熙嘉!

安亚一愣,猛的转头看向叶阑。

从第一个问题开始,叶阑就知道台本被调换了。

原本的台本不会一直死黏着江池的话题不放,更不敢拿江池以前拍过的烂片来打趣。

叶阑微微眯了眯眼,他知道男主持人没这么大胆子耍自己,中间肯定有什么猫腻……不过无所谓,这妨碍不到他。

男主持人被怼了一句,自己还没察觉到什么,这以为是节目效果,笑笑对叶阑比了个厉害的手势:“好吧,所以真的是不了解对吧?”

“作品确实不了解,但人的话了解一些。”这次的访谈和叶阑之前的预计有差,打好的腹稿都已没用了。叶阑放松的倚在高脚椅上,索x_ing跟着男主持的问题来,“签入我工作室之前,我肯定会对艺人做一下评估的。”

“这个大家一定好奇!”男主持人兴致勃勃,“评估时了解到什么了呢?有什么八卦吗?”

“只是一些基础的东西。”叶阑微笑,“比如……他大二那年出道,如今进圈五年了;比如……他出道比我晚了很多年,但拍的影视作品比我还要多……”

连着刚才“江池专接烂片”的梗,众人又是一阵哄笑。

叶阑目光看向不远处……躲起来许久的俞熙嘉,不知何时端着酒杯站在远处,眼中带着兴奋光芒,等着看好戏。

叶阑嗤笑。

就凭你,也敢来跟爸爸斗。

“再比如。”叶阑脸上的笑意渐失,淡淡道,“他出道比我晚五年,但受伤的次数,是我的几倍。”

男主持人哑然。

“五年拍戏至今,他大面积晒伤过一次。”

“右腿骨裂过一次。”

“左腿骨折过一次,骨裂过两次。”

“腕骨骨裂过一次。”

“威亚事故两次。”

“大面积擦伤数次。”

“软组织挫伤无数次。”

“这只是我了解到的,当然,像你们说的,江老师那会儿不红,所以这些事甚少有人报道。”叶阑看向主镜头,“但我知道,我知道他这些年是怎么走过来的,也知道……他为什么要红。”

拍《人渣》的时候,徐皓正导演来剧组见任海川,那会儿两人还没在一起,叶阑想把江池引荐给徐皓正导演,未果,叶阑调侃江池接的“神剧”太多,败了大导缘。

江池无奈笑:“当时刚入行,能接触到争取到的资源只有那些,没什么可挑的,又非常想红,就什么都接。”

当时叶阑说的什么呢?

叶阑笑着反问江池:“非常想红?”

江池当时笑笑没说话。

那会儿的叶阑没心没肺,时至今日突然想起才明白,江池有句话没说出来:

不红的话,怎么能接触的到你?

《秦笙》剧组,背光的化妆椅上,江池背对着剧组安静下来的众人,带着耳机,侧脸背着光,没人看清他脸上的表情。

浮华场访谈上,男主持也愣了,他隐隐意识到,自己刚才的问题似乎过于尖锐了,看叶阑的反应,提前并不知悉。

男主持身经百战,已经明白过来,自己被人当枪使了。

男主持人绝不想得罪叶阑,忙点头感叹了几句,小心翼翼的应对,顺着叶阑的话题道:“确实……没想到江老师以前这么努力……”

不远处,看好戏的俞熙嘉脸色微变,他没想到叶阑能这样应对,如鲠在喉,愤懑间仰头吞了一杯酒。

“现在也很努力。”叶阑眯着眼看着远处的俞熙嘉,一笑,“最近拍《秦笙》,为了拍出少年感来,暴瘦了快二十斤,我和任导逼他减的。”

俞熙嘉呆了下,狠狠的攥住了酒杯。

男主持人一惊一乍,感叹不断,叶阑饶有兴味的看着主持人,正色道:“身为艺人,这些都是应该的……你们不知道么?他一向如此,之前还因为支持LGBT群体……”

叶阑端起酒杯,微笑:“在试镜通过后,主动要求零片酬,只因为喜欢那个剧本,喜欢那个故事……说实话,在年轻一辈的电影人里,肯零片酬接戏的艺人,我至今只知道他一个。”

现场的安亚和岑雯:“……”

即数年前,叶阑胡说八道的解说了一场狗屁不通的足球赛后,两人再次见识了叶阑信口开河的本事。

俞熙嘉准备了数月耗资无数的大料,就这么,被叶阑自己一个个的爆了个干干净净。

之后不管俞熙嘉再说什么,都是二手捏造,可以直接掐到死了。

远处的俞熙嘉目眦尽裂,险些呕血,叶阑笑吟吟的,对他举了举杯,浅尝了一口。

傻|逼。

不要怼么?爸爸先给你爆干净了,看你还有什么可爆。

“这个更没听说了!我的天我们今天是赚了两个人的大料是吗?!”男主持人惊喜道,“想不到江池年纪轻轻,居然有这种情c.ao……”

“好了,讲了半天江老师了,可以给我自己匀一点时间吗?我马上有部电影要定档了,对,就是《摄政王》,我在里面……”

《秦笙》剧组,江池呆愣愣的看着已经结束的直播界面,半晌回不过神来。

危机……

就这么解除了吗?

“直播已经结束了,开工。”不同于剧组其他人的感叹唏嘘,任海川依旧是那张古井不波的老脸,“各部门就位。”

江池闭了闭眼,慢慢走到了镜头前。

叶阑走前,答应他的,不会挨骂。

江池说到做到。

“《秦笙》二百一十三场一镜一次!action!”

家徒四壁的房间中央,孤零零的放着一个椅子。

秦笙在椅子上枯坐了许久。

男人在走前跟他说:没什么,是过不去的。

没什么是过不去的……不明真相的潜规则、吸|毒污蔑,就这么过去了。

江池坐了许久后,慢慢的起身,迟疑着,打开了墙上的保险箱。

里面是他的学生证,和一些以前很重要,现在看起来无关紧要的文件。

人总要往前看的。

江池拿起学生证,里面一张叠好的信纸掉了出来,江池蹙眉,不明白这东西是怎么夹进去的。

他低头,捡起信纸。

镜头换换推进。

戏中,这是“那个男人”,留给他的最后一件礼物。

电影已近尾声,几乎所有人都已发现,“那个男人”的古怪。

他会没来由的,倾尽全力帮一个无亲无故的陌生人。

他似乎不用管他口里那个需要他督军的分公司。

他总有大把大把的时间。

他在刚到这个城市时,开着的车的型号,没一个人认识。

他在无人处,会把秦笙母亲的遗诏按在胸口,默默垂泪。

在问他姓甚名谁时,他总是沉默,有几次的回答甚至根本对不上。

他其实也叫秦笙。

他是十年前的秦笙。

信里,十年前的秦笙笔记从容,叮嘱十年后的秦笙,勇敢,坚强。

叮嘱他学会跟自己妥协,但不要跟这个世界妥协。

叮嘱他,这几个月里,帮助他的,其实是他自己。

叮嘱他,这个世界上,任何人,任何事,都可以将他打倒,但一万次跌倒后,再一万次帮你爬起来的,只有你自己。

戏外,江池指尖颤抖,哆哆嗦嗦的捧着信,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慢慢地,慢慢地展开了信纸。

江池目光一顿……

这封信,竟然是叶阑出发前亲笔写下的。

没有谁比江池更了解叶阑的字体了。

叶阑的笔触刚劲张扬,一笔一划,诉说着一个男人,对十年前自己的温柔和不舍。

江池双目噙泪,如饥似渴的,一个字一个字的看下去。

最后一行,剧中原文是:

秦笙,我一直想,抱抱十年前的我。

江池手中的信上,最后一行,叶阑的笔迹清晰:

“江池,我一直想,抱抱五年前的你。”

五年前,江池怀着对叶阑无限爱和眷恋,深一脚浅一脚的踏进了这个圈子。

这条路太长了,他用了将近五年的时间,吃了一些苦,用了一些不光彩的小手段,才走到叶阑身边。

而那些让他耿耿于怀,生怕影响到叶阑的小手段,在刚才,被叶阑当着所有人的面,一一戳破了。

一年前,在叶阑身边抽枝发芽的那株树苗,如今终于可以安然的长成为一棵参天大树,从此树茂枝繁。

江池攥着叶阑留给他的信,狠狠的按在胸口,嚎啕恸哭。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