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科幻末世 > 章节信息 >

第348章

作者:小追 时间: 类别: 科幻末世

“魂飞魄散了?”我目瞪口呆的发现,伐天残魂挥出的那一剑不但洞穿了对方的身体,居然连他的三魂七魄都在眨眼间消散与天地之间。

我是第一次施展召唤伐天残魂的秘术,实在是没想到残魂的一剑居然把凝神期的高手瞬间魂飞湮灭了。

“有点亏了,早知道宁可费点事,自己出手结果了他好了,杀神这一剑把他干的魂飞魄散,这也太利索了,咋一点没留呢”我有点小懊恼,他是打算干掉对方之后留下他的魂魄入体然后炼化掉的,可没想到伐天一剑就让对方连渣都没剩了。

就算不召唤伐天残魂,我也有手段跟对方周旋,甚至干掉他也就是费点力气而已,他只不过是担心跟对方缠斗的时间长了,楼里那几个二货万一出点啥状况,就得不偿失了。

我想要速战速决,所以才把伐天残魂召唤而出,但没想到一剑之下对方就被轰的连渣都不剩了。

我很不爽的收起半截铁剑,唐夏也带着其他的人走了出来。

刚刚伐天魂出之时,唐夏离的最近也感应到了那股煞气,当时她被惊的有些难以置信,这么浓重的煞气迸发而出如果收不住的话,会让不少普通人遭殃的。.

...........

刚刚伐天魂出之时,唐夏离的最近也感应到了那股煞气,当时她被惊的有些难以置信,这么浓重的煞气迸发而出如果收不住的话,会让不少普通人遭殃的。

煞气和y-in气,鬼气,戾气一样,都不是常人能够承受的,入体小则遭病遭灾,重了完全有可能毙命。

唐夏用罗盘护住蛋蛋他们几个后没多久,煞气突然消逝的无影无踪,她就连忙跑出来却只看见院内只剩下我一个人耷拉着脸。

我堆坐在地上,掏出烟来吧嗒吧嗒的抽着,郁闷是一方面,刚刚动用招魂经唤出伐天残魂,抽走了他近一半的灵炁,直接让我处于虚脱的状态,至少得两天才能恢复如初。

伐天残魂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被唤出来的,要以施术人本身之灵炁做为祭奠的代价,甚至假如我道行不够而强行召唤的话,他自己完全有可能被反噬,抽空全身的灵炁然后爆体而亡的。

后遗症就是,灵炁被抽走了,施术的人要萎靡两三天才能重新积攒起散去的灵炁来。

“人呢?”唐下错愕的问道。

我没抬头,指了指身后说道:“烟消云散了”

“啊?”唐夏皱眉问道:“我刚刚感觉到有一股十分浓郁的煞气突然出现,是因为你?”

“嗯,不然没准现在烟消云散的就有可能是我了”我皱了皱鼻子,抽着烟说道:“你们都没事吧?”

“嗯,都还好,你好像看起来很累的样子”唐夏有些机械的回答着,目光在我的身上游离不定,能让一个凝神境界的高手瞬间灰飞烟灭,唐夏估计至少也得是通y-in之境的人才能办到。

但多少年了,都没听说世间有通y-in境界的风水y-in阳大师出现,她也更不相信我是此境界。

这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年轻人,太让人看不懂了。

“休息会就好了,小问题”我指着那栋会所对唐夏说道:“这肯定能有让他藏身的地方,我们看看他这些年到底在这捣鼓出什么来”

我坐着没动,恢复体力,唐夏带着李铭纹他们几个在会所内找寻片刻之后,果然在一楼发现了一处地下室。

地下室黑漆漆的洞口内,一股y-in森之气扑面而来,里面y-in风阵阵······

.........

东方国最西南的一角,一片深山丛林中坐落着一个苗族土寨,寨子不小足有过千人了,此地苗人世代居住于此,已有近千年的历史了。

由于处在深山之中,苗族土寨和外界与世隔绝,多少年来都没有人造访这里,此地就宛如另一个世界一般,寨子里的人自给自足和外界基本没有任何关联。

在土寨当中有一间年代久远的古老祠堂,这个祠堂据说当初建寨子的时候已经有了,然后一直保存到现在,祠堂是土寨的禁地,平时除了祭祀祖先之时会被打开以外,基本上常年封闭着,而且在土寨当中绝大多数的人都无权进入祠堂内,只有几个德高望重的族老有权进入。

“咔嚓”寂静的夜空中,一道清脆的碎裂声突然从祠堂内传了出来,同时在离祠堂最近的一栋竹楼内一道尖啸声幽然响起,瞬间传遍了整个土寨。

片刻之后几道人影从寨子各处匆忙赶来,进入祠堂内后望着一块碎裂成几片的玉牌震惊不已。

那玉牌上雕刻着一张人脸,栩栩如生十分逼真,正是和不久之前在佘山度假村被伐天残魂一剑灰飞烟灭了的老人如出一辙。

“三叔公死了?这怎么可能?”一个留着齐肩长发,脸色黝黑的年轻男人惊愕的说道。

祠堂里另外四个老者默不作声的望着那块碎裂的玉牌,其中一人捡起一片碎玉握在手中闭目,嘴里默默的念叨着。

“魂飞魄散”老者睁开眼睛,惊异的说道:“居然连魂魄都消散了,到底是什么人能让老三一点还手的机会都没有,就瞬间毙命不说,连魂魄逃出来的机会都没有”

长发年轻人,错愕的问道:“通y-in?这世间还有通y-in之境的人行走于世间?”

一个老者摇头说道:“也不见得是通y-in的人出手”

“努雄,去上海一趟查查你三叔公的死,他多年没回寨子,一直在为寨子的事奔波,死了还落个烟消云散的下场,我们总得给他个说法才是”

度假村地下室入口外,我让蛋蛋他们在外面等着,自己和唐夏走了进去。

这个地下室建造的很粗糙,墙壁上的泥土潮s-hi地面坑洼不停,面积也不是很大,就一百多平方而已,像是被人用铁锹简单挖出来的一样。

地下室靠墙的地方放着一张床,上面只铺着Cao甸子和一块枕木。

在地下室的角落里放着一堆森森白骨,粗滤的扫了几眼居然有三十几个头骨之多。

也就是说那些白骨至少得是三十几条人命。

头骨里有不少已经成形了,但还很渺小,也有不少白骨才十几二十公分长,这明显是孩童的骨头。

唐夏骇然的说道:“几十条人命,还全都是小孩子,这个人真是丧尽了天良”

“轻饶他了,真不该一剑灭了他的”我这回不是因为无法得到那人的亡魂而后悔了,以他y-in司的身份可以禁锢对方的魂魄带入y-in曹地府,让他的亡魂在y-in间内受尽酷刑,连进入六道轮回的机会都不给他。

所以,一剑灭了对方后,这显然是便宜他了,至少魂飞魄散了后连一点罪都没糟。

.............

在那些白骨的旁边是大大小小十几个坛子,一股难闻的刺鼻味从坛子中散发而出,我打开一个坛子后里面露出半坛焦黄的油渍。

“是尸油!他果真是再拿那些孩子在提炼尸油,只不过他要这么多尸油有什么用呢”

唐夏强忍着恶心,说道:“有些古老而邪恶的秘术施展时是需要以尸油为引子的,据说这些秘术有的可以让人长生,也有的可以用来对敌之用,据我所知在泰国或者印度,用幼儿的尸油是可以炼制法器的,这些法器可以招财,保平安,或者达成所愿,就算是国内在一些偏远地区也有以用尸油来施展秘术的,只不过最近这些年来还没听过,哪个人或者哪个门派用过尸油,这是被风水y-in阳界所不容的,一旦发现毕竟严惩”

我哼了一声,说道:“没发现不代表没有,这地上的不就是么?要不是被误打误撞的给捅出来,天知道这些尸油最后会干什么用”

“怎么办?不能让这些尸油出现在外界,不然被心怀不轨的人得到会有大麻烦的”唐夏叹了口气,说道:“一把火烧了吧?”

两人从地下室里出来后,从庭院内收了一堆荒Cao扔了进去,直到差不多堆了半个地下室才罢手,我一把火点燃后就和其他人离开了度假村。

冲天的火光烧起,虽然晚了几年,但总归以后的日子里,不会再有无辜的小孩惨死在佘山这座度假村中。

我和蛋蛋,李铭纹他们一起离开的,坐在车上蛋蛋和李铭纹都不淡定了,两人七嘴八舌的吵得他脑袋翁翁直响。

“天······真没想到这个世上真的有鬼啊,电视里演的原来并不是都骗人的”

“电视源于生活么,要是真没有鬼啊僵尸什么的,那些题材从哪冒出来,都瞎编乱造啊?得累死多少脑细胞啊”

蛋蛋盯盯的看着我,问道:“你是天师么?还是道士?你怎么不穿道袍,还有桃木剑八卦镜你咋什么都没有呢?你装备也不行啊,要不要我给你个某宝的链接,你回头上网买一些,他家价格挺公道的,还有不少礼品赠送呢”

我撮着牙花子说道:“我真要是用那些东西,都他妈死八百回了,你赶紧给我省省吧”

蛋蛋相当明白的点头说道:“我知道问题出在哪了,我的剑还没有开光,我应该找个得道高僧给我的桃木剑开了光,然后就能好用了对不对?”

我一本正经的点头说道:“最好再用黑狗血泡上七七四十九天,然后你就可以化身为正义的使者去除魔卫道了”

“嗯,此话有理”蛋蛋笑眯眯的点了点头。

李铭纹却回头眼巴巴的看着他说道:“哥,我想拜你为师行不?学费随便你开,我明天就退学去”

“停车,来,我要尿个尿”我等车停稳后撒腿就跑,一溜烟就跑没影了。

李铭纹和蛋蛋又盯在了唐夏的身上,这女人顿时脑袋一歪就睡了过去。

............

双城山沧长山庄门外,我从车上下来后就蹲在路边给赵放生打了个电话。

几分钟之后,赵放生就从里面快步走了出来礼敬的对我说道:“大师,您打个电话我去接你就是了,让您亲自来一趟我们已经不好意思了,还要您在外面等着也太失礼了”

这两天赵放生和妻子脸上的愁云散的差不多了,我曾经说他们和两个孩子缘分未断,还有再为父母的可能,赵放生就眼巴巴的等着我再次上门。

“不用那么客气,我碰见那两个孩子就是和他们有缘,顺手而为的事,要不是因为他们这世上可能还有更多的孩子会倒霉”我说完低头看了看表后说道:“再等一会,我要等个人”

赵放生哦了一声,就和我并排站在路边,他掏出烟递给我后问道:“前两天佘山又着了火,先生您知道吧”

“嗯,不过以后不会了”我想了想,问道:“赵哥你是做什么生意的?”

“地产开发,酒店业都在做”

“是不是有钱人都是干房地产的?”

“额,这行可能钱比较好赚”赵放生干笑着说道:“这几年国内大力扶持地产业,所以干这一行的只要有路子和资金,基本都能赚到钱”

我哦了一声然后就看着佘山那边若有所思,赵放生还以为他意有所指呢,就接着说道:“等这次事了,放生必有重谢,先生,我在市区有个新开的楼盘马上就要发售了,到时候我亲自带您过去,您挑个顺眼的房子留下吧”

“不要钱?”我转头笑道:“几百万就这么扔出来了,再有钱也得心疼吧?”

赵放生叹了口气,说道:“钱是王八蛋,但你还得赚,那两个孩子要是在的话,可能多少钱我都不觉得多,因为等我死后得给他们留下足够的钱来让他们无忧无虑的花下去,可等我的那对儿女死后我突然醒悟了,钱再多也没用,那就是个数字而已,先生既然能让我再次达成所愿一栋房子的算什么事?你甚至可以随便开价,只要是我能承受得起的,我都愿意双手奉送,只求孩子能回来就行”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大$书$都^小$说$网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ww.dashudu.co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