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都完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恐怖灵异 >

相公多多多【完结】_紫极光(四)

时间:2020-09-11 类别: 恐怖灵异 标签:大书都完本小说网, 全文免费阅读, 相公多多多, 言情小说, 焰娘,

可柏瑞天却依然觉得她傻傻发呆的样子非常可爱,羞涩地笑着,倾身在她油乎乎的小嘴上轻轻一吻,悄声道:“好好休息,晚上我来接你。”

千越在一旁,不知道柏瑞天到底跟黎雨馨说了些什么,这女人突然发起呆来,直勾勾地盯着这少年看,还任少年亲吻她,直到那少年走了,还盯着铁门不回神。虽然他不得不承认这少年生得的确绝色,但她一个已婚妇人,还是在新婚期,就这么色迷迷地看着别的男子,真是……太花心了。

千越重重地哼了一声,心中不屑地道:女人都是滥情的!

黎雨馨终于回过了神,她当然非常感激也非常希望柏瑞天能救他们出去,也知道他作出这样的决定,要下多大的决心,可是,出去后,她是不是对他就有了一份责任?他若真将她救出去,可就不单单只救了她一人而已,还同时救了家中几位相公的命啊,难道利用完人家,就过河拆桥吗?可是先申明她不想娶他,他会不会就不愿意救她们了呢?她忙着向千越,想让他帮忙出出主意。

千越见她看向她,再次重重地哼了声,低头吃饭,一副不想与她多话的拒人千里状。黎雨馨完全摸不着头脑,不知自己怎么就惹到了他,轻声问道:“千越,你怎么了?”

问了几次没回应,黎雨馨也懒得理他了,她刚刚想了一下,自己不会传音入密,与千越商量的话,怕会被人听了去,到时不但自己逃不了,还得搭上柏瑞天的小命。

两人用过饭后,都再擦了一次跌打药,活动了下双腿,沉沉地睡着了,折腾了一夜,神经崩得老紧,也的确累了,再苏醒时,不知是何时辰,已有两份饭菜放在门边。黎雨馨走过去,端起就吃,一会逃跑要体力的,千越忙提醒他,“先用银针试毒。”见她已将饭菜塞了满嘴,不满地道:“你就不怕他们下毒。”

黎雨馨切了一片,“有什么毒可下的?要想让我们死,我们昨晚就死了,要想散了我们的内功,昨晚就散了,你以为我们俩的武功,柏正心好怕怕么?”

说得倒也在理,可以想到之前她色迷迷地看着柏瑞天,千越就心头火起,再被她抢白了一通,自然更没好气,板着脸端起另一份饭,不再理她。

黎雨馨挤到他身边坐下,茫然不解地问:“千越,你怎么啦?是不是怪我连累你被抓啊?”

千越瞪她一眼,“当初是我带兵攻打魔宫的,没你他们也一样会来找我,我干嘛要怪你?”

“那你为什么不理我呀?明明就又生气。”

千越的脸微微泛红,别扭地说:“没有。”

“明明就有。”

千越气恼地冲她低吼了句:“我没有,快吃饭。”低头吃了几口,又忍不住冷哼道:“那个少年时什么人?”

“他啊,是魔宫的少宫主柏瑞天,以前认识的。”

千越她了他几眼,想问她,柏瑞天跟她说了什么,又不好意思问出口,黎雨馨见状,用手指轻轻在他手掌写字,千越思索片刻,在她掌心写道:“可否有诈?”

黎雨馨回道“不会”,如果是别人,她会怀疑的,但柏瑞天恨单纯,她从未想过要怀疑他。想起自己担心的事情,便写在千越掌心,要他帮她拿个主意,千越立即收回手掌,颇为恼怒地道:“这事问我干什么,你喜欢就要,不喜欢就不娶,哼,娶那么多,也不怕家中后院起火。”

黎雨馨委屈地道:“我就就怕家里的闹,才问你的啊,其实,我拿他当小弟弟的,可是……”

千越听说她拿柏瑞天当小弟弟,脸色才好了一点,对她道:“这事可以以后再说,这里看不出时辰,不如先休息吧,也没别的事干。”

也只能这样啦,反正柏瑞天离开魔宫只有好处没坏处,其实的事,等获救后再说吧。黎雨馨活动了一下双腿,柏瑞天拿过来的药挺有效的,她现在已经觉得好多了,又打坐这行了一个周天,精神百倍,只等柏瑞天过来接他们了。

柏瑞天回到自己的宫殿后,便遣出仆从,开始准备晚上要用的物品,剑、伤药、长绳,还拿了些干粮包好,塞在枕头下,因为他们不能从前门出去,暗道哪有几名弟子把守,还有个报警的机关,如果不能一击即毙的话,就会被父亲察觉。这座宫殿依着一个天然大岩洞而建,岩洞直通到雨芒山的一处悬崖,宫殿的大部分都在岩洞中,一小部分从悬崖的中间突出来,但站在崖顶又看不见,退得十分隐秘。悬崖下是片碎石坪,掉下去可就没命了,但从宫殿处往下面丈左右的地方,有一线天然形成的台阶似地岩石,顺着这排岩石,能走到后山,这是他小时候顽皮发现的,没告诉过任何人。只是从后山出山得绕远路,所以得备些干粮。

准备好后,他便躺在床上休息,却怎么也睡不着,她这么做饭时背叛父亲了,华绝山的宫殿被破时,父亲就曾说过要杀了领头人的全家,这中间当然包括馨儿,但那时没有现在这般的危险,他虽然担心,却只是想回避。虽然父亲九成的心思都在爹爹身上,余下的一成还要c.ao心宫中事务,能分给他的很少,但父亲是唯一承认他的人,还亲自教导他成功,正式有父亲的认可,他才能在这魔宫中当个少宫主。可是,如果他不救出馨儿的话,父亲一定会杀了馨儿的,一定会!

柏瑞天闭了闭眼睛,握紧双拳给自己鼓劲,已经拿定了主意,就不要再想别的了,养好神,晚上必须做到悄无声息。

柏瑞天睡睡醒醒地,一直没睡踏实,晚饭时间,仆从再门外轻唤,“少主,大宫主传您去前厅用饭。”

柏瑞天忙起身赶到前厅,父亲母亲和爹爹都已经坐着等他了,他忙恭敬地请了安,再自己的位子上坐下。柏正秀y-in沉地看了他一眼,转头问哥哥,“哥,你同意他给地牢中的囚犯送棉被了吗?”

正忙着给萧彦之布菜的柏正心,抬眼瞧了瞧柏瑞天,淡笑着问:“天儿,怎么回事?”

柏瑞天压住慌张地心跳,平静地道:“他们要棉被盖,我便着人送了两床过去。”

柏正秀冷笑道:“你那时可不是这样说的,你说的是大哥准你这样做的。”

不待柏正心说话,萧彦之便冷冷地道:“两床棉被而已,用得着大惊小怪么?”

柏正秀怒道:“贱人,要你躲什么嘴?”

柏正心微蹙气眉头道:“秀儿,你说谁是贱人?”

柏正秀胀红了脸不敢出声,柏正心瞟了一眼一脸怒气地萧彦之,捏着他的手道:“彦之是这世上最美、最高贵的人。”见萧彦之没再说话,便将目光调到柏正心的身上,淡淡地笑问:“天儿,你认识那两个人么?”

柏正心紧张得不知该如何回答,萧彦之冷哼一声道:“我们一起去抓的人,他怎么会不认识?认识不认识有什么关系么?不过是两床棉被而已。”

柏正心忙笑道:“我也不过是问问,是没什么,来,尝尝这个吧。”讨好地笑着,夹了一块酱鸭脯,放入萧彦之的碗中,萧彦之面无表情地吃下肚,柏正心便不再理会这个话题。

柏瑞天提到嗓子眼的心,才放了下去,这似乎是爹爹第一次帮他说话呢,他偷偷地瞧了爹爹一眼,想到以后都不能再与父亲和爹爹同桌吃饭了,心中有些淡淡地哀伤。

亥时一刻,萧彦之突然觉得腹痛难忍,急得柏正心立刻请来了白龙使,帮心上人瞧病,白龙使把了把脉后,微微诧异得瞟了一眼萧彦之,脉象显示他服了些微的五石散,怎么会不腹痛呢?看看萧彦之额角的冷汗,和似有话对他说的目光,白龙使选择不管他家乱七八糟的事,解药也不给了,开了付固本培元的药方,便CaoCao了事。柏正心立即着仆从去煎药,自己则守在彦之的身边,不时为他擦擦额角的虚汗,待药煎好后,哄着他喝下,自己也躺在他的身边,片刻不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