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都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恐怖灵异 >

王爷的贴身侍卫_倏倏

时间:2020-09-10 类别: 恐怖灵异

正文 分节阅读_1

我是一个老实人,安安稳稳在王府做了快两年侍卫,转眼就可以拿钱回家娶媳妇了。却因为一次小小的意外成了冷酷王爷的贴身小侍卫。 小侍卫一心一意要回家娶媳妇,气坏了独占欲极强的冷酷王爷王爷,王爷发话了:小奴才,下辈子再娶吧……

主页正文 一、

兽行

初秋的午夜,突然一声号响,王府的侍卫们都被集结到王府的花园里。

是夜,月光黯淡,树影重重。

花园里有一处凉亭,是平日里供王府的主子们赏花饮酒玩乐的地方。凉亭周围是一片空地,长着柔软的小Cao和稀疏的花丛。

现在,小Cao和花丛都被人们踩了的稀巴烂,侍卫们几乎每人手举一个火把,在凉亭旁边围成一个半圆。三十多个火把的光把这一小片地方照的如同白昼。

明亮的空地上,惨绝人寰的一幕正在上演……

一个相貌清丽绝艳的少年,赤身裸体的趴在地上,全身是斑斑的血迹和青紫交错的血痕,姣好的红唇正被迫吞吐着一个丑陋的欲望,背后血肉模糊的小x_u_e里野进出着一个粗大的欲望。两个王府的侍卫把纤细的少年夹在中间,残忍地发泄着他们的欲望,不堪的言语和粗暴的动作折磨得少年眉头紧皱,明亮的眼睛里却仍然闪烁着不屈的光芒……

这两个侍卫发泄完之后,立刻又两个侍卫取代了他们的位置,继续凌虐这少年。

凉亭里,一个身着锦衣,身材挺拔,相貌俊美的男人冷眼看着这一兽行进行,冰冷的眼睛里闪耀着嗜血的光芒。这,就是我的主人,南朝四王爷南宫禄。而眼下正在被折磨得少年是原户部尚书袁立业的独子,一个月前户部尚书弹劾四王爷私吞国款,意图不轨,后被四王爷设计陷害,全家被灭。这袁若寒因为相貌美丽而被四王爷留下来作男宠,谁知这袁若寒年纪虽小,却跟有一副跟他爹爹一样的铮铮铁骨。对四王爷誓死不从,在挣扎中误伤了四王爷的手臂。四王爷在盛怒之下,下令要王府所有的侍卫来轮暴袁公子,于是就发生了上一幕……

我隐身在众多侍卫的后面,目睹着这触目惊心的一幕,指甲狠狠的陷进手心里。可怜的袁公子已经被折磨得气息奄奄,惨白的小脸上哪还有一丝生气,明亮的眼睛也已经紧闭,仿佛死了一般。我看着,却不能救他,谁让我只是一个小小的王府侍卫。

平日里嬉笑打骂的伙伴今天仿佛都变成了野兽,我的失望的看着他们一个个走向那个可怜的少年,一遍遍重复着那令人发指的暴行。

终于,这场令人恶心的兽行接近了尾声。

“你们还有谁没有上他?”王爷看没有人再站出来,冷冷的问道。

没有人作声,野兽们的脸上是餍足的表情。凌乱的衣衫也顾不上整理。

“全都上过了?”王爷有一次发问,冰冷的眼光在侍卫们脸上逡巡,在移到我这一片时,我心虚的低下头,只觉的头皮一阵发麻。

站在前面的王刀疤回过头来,不坏好意的看了我一眼,我心头马上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王刀疤上前一步,恭恭敬敬的躬身道:“卑职看到林青云还没有做过。”

这王刀疤历来与我不和,知道我不屑做这种禽兽之事,竟禀告王爷不让我好过。

王爷一听,脸色一寒,叫道:“林青云出来!”

我暗叫一声苦,迅速躬身走到中间,单腿跪下道:“卑职参见王爷!”

我跪在地上,王爷半晌没有答话,冰冷的眼光犹如刀剑,在我身上游走。我迎着头皮接受他的目光,心里暗暗想着对策。

过了一会,王爷冰冷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你好大胆子!本王的命令都不听。”

“卑职不敢!”

“那你为什么不做?难道是不耻本王的做法?”

“卑职不敢。”

“你不敢?本王命令你上袁若寒,立刻马上。”王爷的声音里带着毫不掩饰的怒气。

“禀告王爷,卑职不是不做,实在是有苦衷。”我低声下气的说。

“你有什么苦衷?”王爷已是很不耐烦。

“卑职与一女子情投意合,已有了终身之约。我曾经发誓今生今世身体只忠于她一人,绝不做拈花惹Cao之事,否则天打雷劈,死无全尸。”我平静的说道,揣摩着王爷的反应。

半晌没有回话,我一颗心七上八下着不了地。

突然,一双做工精细的白地黑缎的靴子出现在我的眼前。

“你以为凭这个理由就能应付本王?”王爷的声音骤然在耳边响起,我愕然抬头,发现王爷竟俯下身子在我耳边讲话,身体一僵,快速低下头。

“卑职不敢!”

王爷一脚踢在我下颌,把我踢翻在地。一阵钻心的疼痛后,王爷那能够冻僵河水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你马上给我上他,否则我让你立马死无全尸。”

心底最后一点希望破灭,我不敢揉被踢痛的下巴,略微缓慢的从地上爬起来,一个人又在我腿上踢了一脚。

我回头一看,王刀疤正冲我的得意的笑。

“王爷叫你快点,别他妈磨磨蹭蹭的。”他得意的露出森森白牙。

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在王爷和众人的注视下,来到袁若寒的身后。

袁若寒早就已经被折磨得昏死过去,像个破布娃娃一样瘫在地上,全身上下血迹斑斑,早就看不见如玉的肌肤。

我轻轻的抬起他的臀部,他轻哼了一声,即使在昏迷中眉头也皱成一团。

我把他的身体摆成跪姿,被揉捏的青紫的臀瓣呈现在我的面前,后x_u_e已经被捅的血肉模糊,淋淋漓漓的血水和米青.液的混合物流出来,顺着大腿直流到地上。

我心里一阵纠痛,脸上却不敢露出丝毫怜惜的表情。

我退下裤子和底裤,露出我毫无生气的阳巨,有点不知所措。

王爷冷冷的瞅了一眼我的阳巨,眼中闪过一抹异色,命令道:“马上让它立起来。”

我心中暗暗叫苦,难道要先在他们面前自_w_e_i不成?以目前这种情况,三十多个人在旁边虎视眈眈的看着我,并且它立起来以后还要做我最不耻的事,我怎么能立得起来?

我有点为难的看着王爷,小心翼翼的求道:“王爷,卑职能否先到别处准备一下?”

“就在这里。”王爷毫不让步。

“快用手搓一搓就成了,别他妈跟个娘们似的。”王刀疤在旁边起哄。

我咬咬牙,一手裹住我的阳巨慢慢揉搓,一手捏着下面的两个y-in囊,尽量让自己忘记身边的人,忘记在旁边冷冷看着我的王爷,想像着那年撞见玉蓉在村后小河里洗澡的情景。

那次我趁着回家探亲,跟从小青梅竹马的玉蓉定下了亲事。晚上我激动得睡不着,就起来到村后的小河边散步,正巧撞见玉蓉在净身。

皎洁的月光洒在玉蓉洁白的皮肤上,使她显得更加如梦似仙。虽然只是惊鸿一瞥,却成为我日后每天夜里春梦的主要内容。想到玉蓉美丽的身姿,我才能在这肮脏的王府里坚持工作,就是为了有一天能让我的仙女过上衣食无缺的生活。快了,我签的契约今年过年就到期了,我就可以拿到我三年辛苦的血汗钱,回家买地盖房子娶她了。

这样想着,一股快感在脊柱流窜,我手中的阳巨逐渐膨胀,变得坚硬而火热。

我加快的手上的动作,欲望的潮水已经将我淹没,我忘记了一切,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手中的宝贝上,眼前闪着玉蓉冰清玉洁的身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