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幻想言情 > 章节信息 >

第六十八章 风雪夜

作者:坐中有狂客 时间: 类别: 幻想言情

距离姬子建十多米,原本厚厚的雪层突然“彭”地一声炸裂,几人尚来不及反应,一声震天的咆哮声将秦岚岚的尖叫声,以及周围成片的鞭炮声淹没。

那听起来像是小孩子学念“年”字的声音,像是要穿透无尽的岁月一般,再一次印证了姬子建的猜想。

姬子建连忙一个闪身将秦岚岚拉到一旁,退出十多米外,盯着这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年兽。

年兽身长约四五米,周身虎纹,硕大的头部看起来有直径足足有半米,眼若铜铃,头上长着两根有两三尺长的像是触角一样的东西。伴随着年兽的一声咆哮,原本只有零零散散鞭炮声回荡的夜空,变的热闹起来。

身处楼顶的几人像是置身于无人的旷野,周围到处都是不知名的野兽的嚎叫以及各种飞禽尖锐的啼叫声。

“快,年兽已经出现,还不动手!”徐天丰第一时间回过神来,脚下一蹬,潇洒地退后数十米,站在楼顶的边缘,对着夜空振臂一呼,命令道:“剑阵封锁此地!”

徐天丰身后的两名中年人青铜剑出鞘,执剑朝着对面的年兽飞奔,两人身形在漫天的大雪之中不时地交错而过,跑出去十多步,动作变得越发敏捷,身影变的越来越模糊。姬子建眯着眼,心里暗道这大概是一种带风属x_ing的功法。

短短十多米的距离,两人忽隐忽现的身法让姬子建想起了岛国动漫中的忍者,直到接近年兽的最后一刻,两人的人影几乎模糊的看不见了。

应该是受了鞭炮声的惊吓,震怒的年兽停下了咆哮,头上三尺来长的两根细细的触角对着当空某个方位伸出。一左一右的两根触角迎上了两柄看似不凡的青铜剑。

跟小孩子过家家一样,悄无声息地,青铜剑沿着年兽头上的触角轻轻滑过,两名刚刚现形的化形境高手却如遭电击,石化了长达两三秒。

对于高手来说,两三秒能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但是年兽似乎不屑对两人下手。再一次昂起了他硕大的头颅,仰天长啸。

四面八方传来了各种荒兽的附和声。而此刻的年兽似乎成了万兽之王,健壮的后腿一蹬,朝着空中一跃而起。

“结剑阵!”徐天丰转身,飘到了另一栋楼的楼顶。

姬子建暗道不好,连忙抱着秦岚岚往外飘去,一旁的董宜川比自己反应要快一些,然后还是晚了一步。

咆哮着的年兽托着庞大的身躯一跃而起六七米高,往北边的一栋楼顶跃去,这时候八道剑气从周围八方发出。

以年兽为中心弥漫开的八个方位,各出现了一名须发皆白的看起来有七八十岁高龄的老道士,他们双手举在胸前运气,每位老道士的正前方都竖着一柄刻着密密麻麻的纹路的青铜剑,很显然八道剑气就是从这八把青铜剑发出。

剑气相互交错,组成的剑网成覆碗状,将年兽,姬子建,秦岚岚,以及一直很少说话的董宜川罩在下方。

单靠剑气能笼罩这么大的一块地方,这八名老头至少都是化形境的高手,加上之前徐天丰的两名跟班,为了抓住这只年兽,徐家出动了十名化形境的高手!

愤怒的年兽被剑网笼罩,“咚”地一声落在了房顶上,溅起了无数的雪花。原本攻击年兽的两名化形境高手见状不进反退,兵分两路,手执青铜古剑,各自冲向了正在看热闹的姬子建和董宜川。

徐家的意图已经非常明显,清场。这时候再让姬子建对着一个小屁孩去大声地对质对方是什么意思,无疑会显得很幼稚。

姬子建哂然一笑,一副绝世高手与人不争的模样。一手抱着秦岚岚,一手朝着袭向自己的道士打出一条青龙。对方似乎忌惮姬子建的肥遗毒,一个闪身绕了了个“几”字形继续前进。

那道士见姬子建带着秦岚岚就要离开,而自己清场的任务也已经达到,所以接下来只是驱赶x_ing地佯攻,眼中早就没有了战意。

另外一边的董宜川已经从楼顶跳了出去,看样子也不想跟徐家正面冲突。

暴怒的年兽当然不会屈服于这个不知名的剑阵,朝着姬子建所在的方向再一次暴起,到六七米的空中,剑阵又现,甚至还传来剑气绞在年兽身体上“嗤嗤”的声音。

“咚”地一声,年兽掉在了楼顶边缘大约两三米的地方,这时候姬子建已经单手抱着秦岚岚从楼顶跃下。

“快,收缩剑阵!”徐天丰虽然年幼,但毕竟不是小方少那样没有一点头脑的纨绔:“徐营,徐宫,务必缠住年兽!”

攻击姬子建的那名叫徐营的道士听了连忙挡在了年兽的身前。然而纵然他有化形境的实力,在这传说中的年兽面前又怎么够看。年兽暴怒的眼神中第一次漏出了戏谑的神色,健壮的后腿猛地一踏,径自冲向了徐营。

明知不敌的徐营,眼神中没有丝毫猥琐之色,面无表情帝地冲了上去。可见徐家作为华环县第一世家的家风也不是盖的。

结果毫无疑问,拥有化形境实力的徐营,根本破不了年兽体外铜墙铁壁般的防御,被无情撞击飞起十多米远,以抛物线的形式从楼顶摔了下去,不知生死。

年兽在剑网收缩之前,想也不想,咆哮一声,庞大的身躯毫不犹豫就从楼顶跳了下去。

“少爷!”已经下降到一半,身在姬子建怀中的秦岚岚犹豫着提醒姬子建,似乎担心对方没看到年兽庞大的正在往下掉的身躯,又怕打扰到姬子建在关键时候做判断。

“唉!”姬子叹了口气:“抓紧了!”

姬子建空中一个旋转,右脚在脚边的窗台上一蹬,又一次从高空中跃起:“小年,不想死还不快变形!”大概现在是年兽的本体,但姬子建和秦岚岚是在场唯一知道年兽还有另外一种体型的人。

小年,午夜,雪花漫天。往年鞭炮声不断,欢声笑语的夜晚,今夜却j-i飞狗跳,鬼哭狼嚎。

姬子建怀中抱着秦岚岚,秦岚岚怀中抱着一个看起来有两三岁大的裸体男婴在午夜的风雪中狂奔,身后的破风声越来越近。姬子建知道以自己的脚力,指定不是这些老怪物的对手,灵机一动,大喊一声:“雪遁!”

扑通一声,跳进了脚底下厚厚的雪层中。半个多月的鹅毛大雪,加上楼顶上铲下来堆到路面上的雪,足足有三米多厚。

姬子建和秦岚岚一瞬间不见了身影。

黑夜对于化形境的人来讲,也就是比白昼费些气息罢了,根本起不到掩藏的效果。自己藏身雪中,虽然形式对自己有些被动,但起码还有周旋的余地。至于所谓的雪遁,自己哪里会什么雪遁,纯粹是为了扰乱对方的心神罢了。

置身厚厚的雪层之中,姬子建两眼一黑,跟之前喝劣质普洱茶的油腻男没有区别。然而怀中的秦岚岚突然从自己怀中挣脱,转过身来跟姬子建脸贴着脸,对着姬子建打了一个禁声的手势,背起了姬子建,怀中抱着年兽,在雪中竟然像自由泳的姿势一样,横着身子在雪中靠着腿和腰肢的摆动在雪中飞快地穿梭。

雪的隔音效果明显不怎么样,姬子建清楚地听到头顶上传来徐天丰尖锐的咒骂声,以及周围不时传来的彭彭的似乎是有人在施法炸雪的声音。然而不久之后他们就发现,十多名化形境的感应神经,再也感觉不到一丝年兽的气息。

一刻钟后,徐天丰白皙的脸庞红一阵青一阵,穿着时髦的某球星代言的限量版球鞋,站在一处楼顶,望着茫茫雪海,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闭上了红的可怕的眼睛。站在楼顶的风雪之中,许久,一动不动。

三公里外,姬子建怀中抱着小年兽,身下骑着蠕动着丰满身体的秦岚岚,感觉着身边的雪像水一样从自己的身体上滑过的感觉,感慨万千。

没想到秦岚岚冥观天象半个月之久,竟然得到了这么强的天赋。姬子挪了挪屁股,换了个舒服的舒服的姿势,正想着要不要睡一觉的时候,身下的秦岚岚突然停了下来。

直到秦岚岚丰满的臀部扭了好几下,姬子建才终于意识到了什么,老脸一红,连忙从秦岚岚的身上踩着下来,没错,为了避免身体上尴尬的接触,姬子只好先一只脚找个着力点。而自己又没有秦岚岚的天赋,自然是结结实实地踩着秦岚岚的身体漏出了头。

“哇,岚岚,你的脸怎么了?怎么红成这样?”

“我,我,我我大概是累的吧,少爷,我可不像您那样精力充沛,我现在连气海都没有开,根本坚持不了多久。”说完秦岚岚的脸变的更红了,夸张地喘了几口气,转头朝四周看了看,似乎不愿意跟姬子建继续纠缠到底为什么脸红这个问题,连忙问道:“少爷,我们现在去哪里?要不要在雪地里再躲一会?”

“没有必要,他们既然发现不了我们,就不会再在这里浪费时间,倒是有可能找到什么仪器或者跟你有类似天赋的人再回来,那时候我们就真的想走也走不了了。”姬子建看了看夜空,沉吟半响,正要想想去哪里的问题。忽然注意到三四十米开外的地方好像有一颗大树动了动。

咦?这片天地真的是太离奇了,树都会动?不对呀,怎么还会弯曲?咦?飞禽走兽的叫声什么时候停的?

姬子建皱眉思索着,脑子里突然轰地一声,脑海中浮现出了自己刚刚出道时候一些令人难忘的画面,以及自己当初为了保全x_ing命有失风度地委曲求全的一些本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重现的丑闻,那是河东森林里那只大黑狗!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大$书$都^小$说$网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ww.dashudu.co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