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都完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十年沉渊 作者:四木(二)

时间:2020-03-16 类别: 古代言情 标签:古代情缘,

望下公子。”

  谢开言探望的速度非常快,没等卓王孙转身,与她照应一面,她就探望好了,毫不迟疑地朝外走。说这句话时,她的脚步也没有停留过。

  一阵清扬笛声突然响起,滑凉如雪,散落风中。音律初起之时,垂蔓上的花儿轻轻摆荡,像是摇曳着柔曼的舞姿。谢开言瞥见一眼,脚步不由得顿了顿。《杏花天影》的曲调一直未停,花儿似乎有了感应,从始到终,翩跹地舞出一折春之韵律。

  卓王孙的笛声一停,垂蔓花朵依次落下,静静搭在壁上,如同冬雪般宁静。

  听完一曲,谢开言又待离去。身后卓王孙已慢慢走近,那股淡淡暗香又侵袭过来,渗入她的鼻端。

  “学不学?”他开口问道。

  谢开言不得不考虑。以前,她只知道卓王孙的笛声如同天籁回响,令听闻者心旷神怡。但她没想到他的指

  尖还有一股魔力,能催生着花儿跳舞。她相信这不是蛊术,但青天白日之下,他是怎么做到的?

  她背对着亭子稍稍思索一下,他已经站在了她面前,刚好阻挡了去路。

  谢开言抬头说道:“学。”

  卓王孙向她伸出一只手,说道:“随我来。”

  谢开言站着不动,他隔着衣袖拉起她手腕,将她带到亭子旁。一旦他放下手,她就退开几步。

  卓王孙手持长笛说道:“看得清楚?”

  谢开言想了想,依言走到他身边,看他演示指法。他的话并不多,只是缓慢地吹奏了一遍《杏花天影》,还停顿过,向她展示宫调的转换。

  谢开言挂念着前院的盖大,连连吹错几个音。

  “停。”卓王孙冷淡说出一字。

  谢开言即时停止吹奏。

  他看着她,说道:“在想盖大?”

  她沉默以对。

  “心不纯,音就不正。”

  谢开言硬着头皮答道:“公子教训得是。”

  卓王孙静立一刻,看着她的脸色,过后才说:“我说话从不更改,今日就为你破例一次。”说完,他径直去了前院。

  谢开言松了口气,慢慢走到粉墙之前,对着垂蔓上的花儿端详。花朵含苞待放,在微风中触动纤秀的花瓣,她用手指点了点,没有发现一丝异端。

  谢开言轻轻吹响《杏花天影》,凝神看着花朵。过了一刻,花朵和藤蔓依然静止不动。她想了想,走到卓王孙最先站立的地方,依照他的样子,垂头看着石桌。

  四周寂静,只有风的呜咽。

  她闭上眼睛,捕捉着前院的语声。

  盖大凝重的声音在说:“卓公子,今日我来拜访,是有要事相求。”

  卓王孙冷漠的嗓音响起:“和狄容有关?”

  “是的。”

  “你想要什么?”

  前院的盖大作揖的手势不由得一顿,只觉与卓王孙这样的人说话就是干脆。他记得他的脾x_ing,当前拣出最重要的来说:“依照前面的约定,殿下允许连城镇三代免征课税,前提是我们必须消灭狄容。”

  卓王孙冷着眉眼,不应答。

  盖大又说:“连城镇兵力配备不足,需要大批黄铜与精铁做武器……”

  “没银子?”

  盖大一怔,态度愈发恭敬:“正是。”卓王孙又不应答,他只能躬身追加一句:“请公子施以援手。”

  卓王孙当先走入前厅,负手而立,看着盖大说道:“谁的意思?”

  盖大垂首作揖,始终不敢正视卓王孙的面容,一是

  避开卓王孙的目光,二是给自己思考的时间。他不像谢开言,能揣度他人心意,在如此精明的卓王孙面前,一旦他说错了话,后果就不堪设想。

  “马场主知道我们的难处,委托我前来求助于公子。”盖大回答。

  这话是真话,来之前,他就知会过马一紫,从来不隐瞒连城镇的实力。只是需要他出面解决问题时,他才抬出“马场主”的名号,在场面上做到滴水不漏。

  卓王孙伫立不语。

  盖大躬身施礼不动,等待他的回答。等了一刻,才听到他说道:“你先退下。”

  盖大先行退下。

  后院的谢开言凝神听了一刻,花费不少功力,渐渐地,她不仅听清了盖大与卓王孙说了什么,也听清了风的流向。

  她当即醒悟过来,忍不住腹诽一句。

  原来,当卓王孙站在这个小亭子里的时候,四周是极为安静的。冷风穿过院墙外的树木,遇到阻力,变成微风,又因枝叶的隔挡,回旋过来,形成一股漩涡般的气流,稳稳地扑向低矮处的花架,吹动藤蔓翩跹起舞。

  如果不是耳力超绝的人,是不会发现这些细微的变化。卓王孙是聪明人,知天晓地,能推算出下一波风的走向,因此,当风声来临之时,他便吹起了长笛。

  谢开言弄清花朵跳舞的原委,无心流连此处,沿着拱门走出去,拐上长廊,穿c-h-a到旁边的院子里。

  卓王孙饮过茶,唤仆从准备糕点,徐步走向特设的小院。流水潺潺,花枝轻绽,一切景色依旧,仿似淡远的江南。

  他环视四周,找不到熟悉的影子,稍稍运力捕捉风中的动静,只听见轻微的拂柳声。

  “谢开言。”

  无人应答他,就像他喊的名字从来没有出现过。

  卓王孙看着满院丽景,有些不相信似的,再唤了一声:“谢开言!”

  应声走进的人是花双蝶。她看了看卓王孙的脸色,惶急说道:“谢姑娘只说今日已经学完音律,向我告辞便离开了院子,我不知公子还要留她,并没有阻拦。”

  卓王孙一步步走到亭子里,坐了下来。

  花双蝶咬唇侍立一旁,不知该说什么。

  “你退下。”

  花双蝶施礼离去,卓王孙在凉薄的暮色中坐了许久,依旧看着满院胜景。待到晚上,寒星爬升夜幕之时,院墙外河水边突然响起一阵悠扬的笛声,乐声隔着有点远,如同云雾一般,若隐若现。

☆、方响

  盖大来到小木屋内,向谢开言转述他面见卓王孙的过程,并说道:“卓公子只说要我先行退下,依他之意,似乎是不想借出银子。”

  谢开言沉吟一下,道:“极有可能是这样。”

  “为什么?”

  “我们向卓王孙借银子造武器,等同于与他做生意,没有抵押物,很难取信于人。”

  盖大将右拳砸进左掌掌心,叹口气说道:“到现在我才明白,为什么你要我掌握连城镇实权的原因了。如果我是马场主,还愁哪里凑不齐这批银子。”

  谢开言笑了笑:“盖大哥放宽心,我们并非是没有银子,只是来不及调度。”

  谢族地下钱庄还潜伏在已经被华朝兼并的土地里,郭果带着第一族长的命令离开,暗中调访钱庄情况,远在千里之外是无法运送这一批银子的。谢照也有一定的军资,负责骑兵营上下三千口粮,不能轻易挪用。

  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卓王孙借金,既能牵绊住他的行程,又能表现出连城镇消灭狄容的诚意。

  谢开言想了会,对盖大说道:“我明日清晨去趟巴图镇,你让小飞替我向卓王孙告假。”

  当晚,谢开言写完一幅字帖后,听到城外的西门河岸传来一阵悠扬的笛声,她侧耳听了听,发觉是一首南调,且音质十分通透,显然出自大家之手。

  她躺在床上,枕着一曲笛音,思绪慢慢悠悠走回了故乡。跋山涉水,千辛万苦,不需要睁开眼睛,她就能看到烛照明朗的乌衣台……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