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章节信息 >

第一章 十年最终分开

作者:若水无伤 时间: 类别: 古代言情

  呵呵,我叫陆予涵,《当爱情行走在冬季》的女主角,一个三十岁且离了婚的女人,一个单纯的网络写手,我不知道作者为什么会给我一个这样的身份。我曾经在网上看过这样一段话:并不是聊得来,就适合在一起,并不是适合,就能够在一起,并不是能够在一起,就会永远在一起,也并是永远在一起了就会幸福…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喜欢上了这句话,或许是因为它类似于我的爱情。有人说摆弄文字的女人会是一个矫情的人,我从不认为自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自从和李海洋结束那段婚姻后,我就不再相信“永远”,我只单纯地希望某天早上醒来发现自己对这样的一天还会继续有所期待…… ------若水无伤序言

李海洋一夜未眠,早上六点钟的时候开车去外面小吃点买了早点,停好车出来的时候,遇见了楼下的张大妈,张大妈看着李海洋手里提着的三根油条和一碗方便粥,笑着说到:“怎么了?予涵没在家啊,跑那么远买这点吃的,还不够油钱。”李海洋笑了笑尴尬地答道:“她,回娘家了,说好久没回去了,这不带着孩子回去看看。”

  “是啊!应该常回去看看老人家,不过这下就难为了你,早餐还得自己解决,予涵是个有孝心的孩子,这些年他对你妈咋样,你心里比我们都清楚。能娶到予涵这样的老婆是你福气。”

“嗯,那张妈我先上去了。”李海洋指了指手里的早餐说道。

“上去吧,油条和粥要趁热吃好吃。”说完张妈向他拜了拜手,然后转身进了屋,李海洋看张妈进了屋,这才长长舒了口气,他真害怕张妈再问下去,他都不知道这话该怎么往下接了。

  其实陆予涵三天前就从这家里搬了出去,自己带着着孩子在外面租了房子,今天他们约好了一起民政局把离婚手续办了,陆予涵一直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做事总是犹豫不决,李海洋一直嘲笑他说道,幸亏你只管账,若公司重大决策等你拿注意,我那上千万单子还不知道跑了多少个。陆予涵这辈子也不是没做过雷厉风行的事,就例如和李海洋离婚这件事,从她知道李海洋在外面包养了情人后,从搬家到签完离婚协议书再到去民政局去办离婚手续,前后一星期,这之间速度是惊人的快,别人都说结婚容易,离婚难,李海洋倒感觉离婚容易结婚难,想当年他和陆予涵办了个结婚证跑了三次,第三次终于顺利拿到了红本,从民政局出来的时候,陆予涵一脸幸福,倒是李海洋大骂了一声:“这一辈子谁他妈再来这里谁都是孬种”听到李海洋说这话时,陆予涵笑着调侃道:“怎么了刚拿了红本,这就就打算领绿本了,还是想直接再领红本”想到这里李海洋叹了口气,事事真是难料,他们当处是怎么也不会想到两人如今会走到离婚这个地步。

  李海洋吃完早餐就驱车向民政局赶去,李海洋当时想的倒也挺简单的,自从两人结婚这几年来,他总是迟到,这些天两人难的一聚,他总不能再迟到吧。李海洋到那之后才发现人家民政局还没开门,他是整整早到了大半个小时。陆予涵是在他到了一小时后才赶到,陆予涵是打车过来的,他看见陆予涵从出租车上下来,赶紧迎了上去,:“怎么还打车过来,来时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我好顺便去带你,你看我都在这呆了一个小时。”陆予涵狠狠瞪了李海洋一眼然后开始骂到:“李海洋**的不是人!”然后一直向民政居走去,李海洋是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他心想我还特意赶了个早,这倒是招谁惹谁了。

  因为之前已经签了离婚协议,所以没到半个小时就办好了一切手续。出来的时候,陆予涵走在前面,李海洋跟在后面,李海洋看着陆予涵的背影,还是忍不住叫住她:“我送你吧,然后我们一起出去吃顿饭吧。”陆予涵慢慢转过脸,看着李海洋特正经地说道:“李海洋和你在一起这么久,今天我才发现你这个人不仅虚伪,而且龌龊,你整个就是一个混蛋。”

“我又怎么了?”李海洋莫名奇妙地问道。

  “李海洋,其实不必这样,你今天特意来这么早,不就是希望早点把手续办了吗?如今我们不再有任何关系了,你还跟我装什么?”陆予涵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李海洋这才知道自己是招了陆予涵惹了陆予涵,想当处领结婚证时李海洋几乎被陆予韩拖着过来的,可如今到了办离婚证自己却赶了个早,这事个谁身上谁都会受不了。自己也何该被骂。李海洋正想解释着,却听见陆予涵说:“李海洋,我们那些快乐的不快乐的到这里就好…”说完陆予涵头也不回转身离开。李海洋发现陆予涵这军将的好,你李海洋不是狠吗?我陆予涵比你还狠。李海洋就这样一直看着陆予涵离开,直到她的身影在人群中消失不见。

  话说当天李海洋从民政局出来后,接着就像往常一样驱车去公司上班,虽说公司早已上了轨道,可是还有许多事情需要他亲自处理,这一天李海洋是又开会,又签合同。到了晚上下班的时候李海洋是累的实在不行,不由地骂到:“他妈的,我都成了赚钱的牛了。”李海洋一着急都骂人的习惯,陆予涵不知道苦口婆心地说了多少次,她说:“李海洋现在怎么说你也是个进出开宝马的人,别张嘴都是他妈,他妈的,有损公司形象。”

  李海洋已经有段时间不骂人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心里莫名的烦躁。正好这时候有几个哥们打电话来约他晚上去酒吧喝酒。,他想了想几个人也有短时间没聚了,自己也没啥事,正好出去解解闷。

  李海洋开车的时候还在想,要不要先给陆予涵打个电话告诉她今天晚上会晚些回去。接着就打个电话回去,可是无人接听,李海洋心想或许吃完晚饭带着孩子去公园散步了,自己早点回去就是了。

  这些年@城有了不少变化,在夜幕降临的时候,@城显然成了小上海,开着宝马的李海洋行驶在黑夜的霓红灯下,不禁感叹起来,前几年还骑着小踏板的李海洋整天穿梭在各大街口,那时候的他是怎么也不会想到今天会开着宝马,那时常想能有辆奇锐就满足了。可如今开上了宝马还想着人家的兰博基尼,人心不足啊?

  夜巴黎的变化就是@城飞速发展的代表之一,前几年还只是五层的娱乐场所,如今三十五层的高楼拔地而起,这些都是@城人的骄傲。

  李海洋进去的时候,才发现一个星期没来,这里是越来越热闹了。李海洋拿起电话正准备问弟兄们在哪个包间,只听见有人叫他,李海洋四处张望着,只见郭子建,徐泽易,陈南昌几人冲他挥了挥手。李海洋嘀咕道:这几个人搞什么鬼,怎么不去包间。李海洋游到跟前才发现除了郭子建之外,其他几个人都叫了小姐。

  “你们几人今晚抽什么风,怎么都跑到楼下了,不是说闲这里人多眼杂吗?”

  “切,说你傻不吧叽吧,你还不信,追风今晚在这里举行签书会。瞧这一个个都在这等着呢?”徐泽易指着身边的小姐们说道。追风李海洋是知道的,或许是应该说没人不知道他,他算得上红遍了整个网络。起初追风只是在网络上写小说,后来又出了几张个人单曲,这下就火了起来,犹如当年的小沈阳,一夜之间红遍大江南北,网络上不是盛传这样一句话吗:看小说的不可不看追风?

  追风一直是一个低调的人,他几乎拒绝任何采访,更不用说出现在公共场合,而如今追风居然屈尊来到夜巴黎,连李海洋都感觉不可思义,李海洋对追风的了解,完全是因为大女儿千露是追风的铁秆粉丝,李海洋捉摸着怎么也得给女儿弄张签名。

  夜巴黎的人是越聚越多,气氛是越来越高涨,八点的时候随着人群涌动,掌声是一阵高过一阵,伴随着呐喊声追风出现了,追风穿的很随便,一身米色休闲装,却穿出了别样的感觉,伴随着这个气氛几个人突然感觉心情大好,陈南昌还吹起了口哨。徐泽易调侃地骂到:“他妈的,我们几个人怎么也算上帅哥,怎么一跟他比起来,我们都成了衰哥。”或许是因为在灯光下原因,也或许是因为被太多的人簇拥着,就连李海洋也感觉追风这人帅的很。

  李海洋突然感觉给老婆陆予涵打个电话好了,让她没事带女儿过来看看,根据追风的出境率,也算上百年难得一见。想到这里李海洋开始给陆予涵打手机,然后往家里打了几个,还是没人接,

  不知道是因为喝了两杯酒的缘故,还是从内心深处对于李海洋来说,事事会先想到陆予涵已经成为了他的一种习惯。此刻李海洋压根没想到自己已经离婚了。

  “海洋,你怎么在这里,晚上打电话给你,你不说没时间吗?”许雅情问到,忘了介绍,这位许雅情就是导致他和陆予涵离婚的罪魁祸首,也就是李海洋在外面的情人,男人就是这样,有钱的日子才过上几年,这宝马才开上几天,在座的几位除了那个“妻管严”郭子建,其余几人都养起了情人。(作者不得不感叹生活是好了,可日风况下)

  “你不在家待着,跑这来干吗?”李海洋不奈地说道。

  “打电话给你,你不说没时间吗?这不被几个小姐妹拉过来看追风了。”许雅情一边说着一边向台上指着。李海洋没在意许雅情说什么,他似乎看到了陆予涵一闪而过的身影。李海洋也没太在意,因为他知道陆予涵从来不屑到这种地方来。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