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章节信息 >

第一百三十章 暧昧情愫

作者:宓妖娅娅 时间: 类别: 古代言情

独孤明月终于缓了口气,胸口此时却一阵翻涌,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压制不住的涌了上来,一口鲜血就这样呕了出来。

“主子!你怎么了?主子!”冷梅冷竹见此登时手脚无措,连忙喊叫道。

独孤朝阳闻声,赶紧抱起独孤明月,左右打量了一番,朝着日月阁内行去。

偎在久违的温暖怀抱中,独孤明月忽然觉得伤痛似乎霎那间离她远去了,她想不到其他,只有一种微醺的晕眩,慢慢的,闻着那熟悉的淡淡龙涎香,疲倦的陷入沉睡。

“父王,父王!”独孤明月从睡梦中惊醒,害怕地叫喊着父王。

刚才的梦境让她心痛,父王竟要离她而去,她无论如何都追不上那愈行愈远的背影,只能无助的叫喊着。

“月儿,父王在这。”独孤朝阳紧紧握住独孤明月的手,怜惜的看着额头满是汗珠的她,心中满是歉疚与疼痛,还有着重逢的喜悦。

一转眼,独孤明月便一阵愣怔,看着眼前那剑眉星眸、俊美无双的俊容,她脑中顿时一片空白。

独孤朝阳再也忍不住,将独孤明月搂入怀中,这一刻,他觉得心终于完整了一般,那种一直悬在空中的心终于稳稳的落下了,他禁不住有点泪涌的酸意,天知道在他见到南焰火对月儿出手的那一刻有多么的惧怕,他怕啊,他怕月儿就那样离他而去,那他即使拥有的再多恐怕也失去了他的心,他的情。

乍然被紧拥入怀,独孤明月还没有反应过来,随着那体温的渗透,她终于忍不住的落泪,泪水渐渐控制不住声势,抽泣出声。

“对不起,月儿,都是父王的错,对不起。”

独孤朝阳在独孤明月的耳边轻声道歉,可是他的心被独孤明月的眼泪撕扯着,疼痛不已,从未没有一件事情让他如此的懊悔过,让司空晃带走月儿就是他做的最错的事!

独孤明月没有做声,她控制不了泪水滑落的速度,也无法吭声,难以形容她此刻的心情,喜怒哀怨爱与恨,酸甜苦辣百味俱全,似乎全部融合在一起,她只能哽咽着,慢慢的所有情绪都消失了,只剩下了一种异样的喜悦与欣慰。

就在她以为自己就要丧身与南焰火之手的那一刻,他听见了她的呼唤出现在这,挡在她的身前,她还有什么可怨的?还有什么不满的?没有了,什么都消失了,那时她只是觉得上天对她是那样的厚爱,他来了,在那样的时刻出现了!

这一刻,日月阁内,两人紧紧的相拥着,这一刻,没有了距离,没有了身份,没有了隔膜,他们只是朝阳与明月,只是男人与女人,这个天地仿佛只有他们两人,再无其他……

平生不识情,不咏风月。

雷霆一声下,地动天摇神魂颠,咏了风月。

一朝醒。

他们的心此时是那样的贴近,忘记了“父女”的关系,忘记了刚刚发生过的一切,他们的心中只有爱,这爱是全新的、生涩的、无意识的、本能的爱……

寒冬在这一刻似乎已悄然退去,不忍心打搅这样美丽的画面,夜色幽幽,静谧安宁,这个夜晚在经历了白日的惊涛之后终于恢复了平淡,带着一丝似乎被狂风暴雨摧残过后的清新之意。

不知过了多久,独孤明月才渐渐从梦中醒来,却发现那令她留恋的龙涎香并未离去,难道不是个梦吗?她一直以为她身处梦中,才能与父王这样的亲昵。

她挣开温暖的怀抱,抬起头急切的想要看清楚他的脸,他的眼,他的眉角,他的一切。

父王。

独孤明月在心中默默念着,纤白手指就这样抚上了眼前那人的脸颊,轻轻滑过他的额,他的颊,他的唇,最后停留在他的胸口……

突然她的手被另一只修长白皙却充满力度的手紧握住,她被惊得抬头,直直望进那双深邃的黑眸中,不住的沦落在那幽深的乌泉里,无法逃脱。

“月儿,别看了。”独孤朝阳有些按捺不住,他无法面对那双眼、那张脸,他怕他控制不住会吓着他的宝贝月儿,只好再次将她拥入怀中,不想让自己就这样沉沦在她的蛊惑中无法自拔。

“父王,你还会抛开月儿不管吗?”

独孤明月依偎在独孤朝阳的怀中,语气淡然的问道,可独孤朝阳一听便明了她心中的担忧,他心中更加后悔,后悔自己没有保护好月儿,让她担心害怕迷茫。

“不会,不管是谁,父王都不会让你再离开父王身边,月儿,不会的。”

独孤朝阳说着满含歉意而坚定的承诺,右手安慰的轻抚着独孤明月的背脊,让她放心。

“父王,月儿想要回王府。”

被这淡淡的龙涎香气缠绕着,恍惚间,独孤明月似乎回到了御天王府,回到了她的明月雅苑,似乎又闻到了凝香树散发的幽香,似乎又回到了五年前……

她突然很想回去,回家。

“好,那是月儿的家,只要月儿愿意随时都可以回去。”

“可是,明月郡主已经病死了。”

独孤明月这话并不是怨怼责备,可是在独孤朝阳耳中却是宝贝月儿的委屈,他的心被莫名的揪痛,似乎感受到月儿当时的泪、当时的苦与当时的痛。

“月儿,父王错了,你能原谅父王吗?”

独孤朝阳轻柔的问道,他不该忽略月儿的感受,可是当时的他并没有想那么多,或者说当时他仍未意识到月儿对于他究竟意味着什么,可是今天他真的后悔了,看到月儿流泪,看到她受伤,他的心几乎就要被生生的撕裂,血流不止。

“原谅?不,父王不需要说什么原谅,不是你的错,其实出来走走也挺好。”

独孤明月挺喜欢这样的状况,她不是明月郡主,那是不是说她此时不算是他的女儿了?她觉得这样更加自在,也更加清楚自己爱着谁,有多爱,爱的多深。若是她还顶着明月郡主那尊贵的帽子,或许今天她还在迷惘着不明白自己真正想要什么。

“月儿,父王对不起你,不管是明月郡主还是明月公主,只要月儿想要,不论什么父王都会做到。”

现在的独孤朝阳终于丢掉了他那总是平静无波、不流露半分情绪的面具,俊美的脸庞此时有着后悔与爱怜,他很想补偿她,给她更多的宠爱,给她她想要的一切!

只要她要,只要他有。

“不,我不要!”听见独孤朝阳的话,独孤明月一惊,拒绝之语未经思考便脱口而出。

“为何?”独孤朝阳不明白,月儿不喜欢吗?还是说她不愿意原谅他?

感到独孤朝阳的疑惑,独孤明月反射性的有点心虚,不过面上却不露分毫,登时解释道:“月儿觉得现在这样更加自在,没有那么多规矩,没有人束缚着我,只要父王不要忘记我、忽略我不是就够了吗?不管是郡主还是公主都不是我想要的,没有那些头衔其实更好。”

闻言,独孤朝阳一愣,记忆中似乎从未有人对他说过这样的话。

不要名,不要利,不要权势地位,只要他不要忘记她,忽略她……

心中有股暖洋洋的热流轻轻裹住他的心房,一时间他竟有些感动。

是啊,感动,多少年没有被感动过了?

也许在他的心被封闭的那一刻,在父皇死后,在母妃死后,在赵子萼嫁给独孤安康后,在他为政治联姻娶了武青兰后……

他的心很久没有动荡得这样激烈,也许在月儿出生那一刻起他的心就在慢慢的被她融化吧。

“月儿,难道你没什么想要的吗?”

短暂的感动过后,情绪慢慢沉淀下来,独孤朝阳却更想知道明月的心中有什么是想要的。

“有。”

她自然是有想要的,她很贪心。

她想要他整个人,想要独占他的整颗心,想要他全部的爱!

可是话到嘴边只能干涩的咽下,她无法说出口,却不愿说些别的,只好抿着嘴不做声。

凝视着他的漆黑双眸,以眼神诉说着她不能说出口的心思。

“哎,月儿没有变,还是和以前一样。”

独孤朝阳闷闷一笑,却放下心来。

他原本以为经过五年,月儿会变,他总是害怕月儿会变得不同,变得不是他的月儿,可是如今看来她还是她,从未变过。

“月儿,你还是父王的月儿呢。”

两人互相叙述着分离之后发生的事情,独孤明月忽然想到夜家四姐妹的伤势,急急问道:“夜云夜风她们怎么样了?二长老他们呢?宗内到底损失了多少人?五大堂主他们都还好吗?……”

等她终于将一连串的问题问完,对上的正是独孤朝阳惊诧的眼神。

十几息时间过去,他才回道:“夜家姐妹伤势最重,其他人都还好,只是轻伤。”

“月儿,其实你还是变了,以前的你绝不会关注其他人的。”

独孤朝阳轻轻一叹,在他心里,并不想独孤明月的转变。因为从前的她心思只在他一个人身上,对旁人从不留意,冷漠的近乎绝情,此刻看到她这样关心别人,他心中不免生出些失落。

“呵呵,父王的样子好奇怪,父王你好像和以前一模一样,没有变过。”

经过五年,她长大了,长高了,脸也拉长了,可父王似乎一点都没有变,与五年前的他一模一样。

星目墨发,俊美无双,一如当年的绝世风华,只是身上的尊贵之气更加浓郁,那曾经在战场凝炼的煞气却消失了,父王也变了。

岁月总是最有威力的,即便没有在你的身体上留下痕迹,也总是会留下记号证明他曾经来过。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