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章节信息 >

【十四】噩梦惊回(1)

作者:小雨落落 时间: 类别: 古代言情

  我浑浑噩噩心不在焉,风雨末世,杀戮与正义已经分不清界限。在这个古老的年代,时代变革的巨轮,是用最暴力的方式推动,毁灭后重生,如此往复。对于生于和平年代的我来说,死亡是多么遥远的一个词汇,甚至一条小狗小猫这样的小生命的逝去也会牵动我的怜悯之心,何况目睹这样的血腥暴力,恐怕抑郁症都会被吓出来吧!此刻的我,非常为自己心理承受能力担忧,但愿在我找到回去方法之前不会先发疯!

  我一路并无心在意四周,只管跟着张良的脚步,心不在焉,不知不觉已走到有间客栈的大门前。

  “云儿,我们进去尝下丁掌柜新手艺如何?”张良明朗的笑着,他着看我,眼眸中满是暖意的关切,仿佛欲把我脸上的冰冷融化。我点点头,挤出一个僵硬的微笑。

  我们在靠窗的位置坐下,丁掌柜热情四溢前来招待。

  “张良先生,子雨姑娘,你们这次成婚礼我可一定下功夫好好帮你们打理。小圣贤庄的名声那么大,肯定有很多高官达人,英雄豪杰前来庆贺,我怎么也不能马虎,丢了儒家的面子哈。”

  “哪里哪里,简单操办而已,不会劳师动众。”张良客气道,隐隐的不自在。

  丁掌柜又乐呵呵的说道:“诶?怎么会呢。张良先生成亲,那是想不轰动都不行啊,哈哈。我这就去给你们拿我新做的点心。”

  “那劳烦丁掌柜了。”张良作揖谢道。

  我在一边沉默不语,原本冰冷的脸,又慢慢温热,竟然有些害羞起来。我闪躲着目光,不知放哪儿好,就在此时,张良突然站起,一把拉过我匆匆走到角落隐蔽处才站定。我一脸莫名,他低声道:“是扶苏。”

  “这位掌柜你好,恕在下冒昧想请问下,今日与掌柜一起在码头的姑娘什么时候会来客栈?”扶苏诚恳有礼的问道。

  丁掌柜余光往我们先前坐的位置一撇,马上答道:“哈哈,这位公子,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她很少会亲自来。”

  闻言,扶苏默然片刻,拿出一块锦帕,递给丁掌柜,道:“那麻烦掌柜帮忙我把这个交予那位姑娘,谢了。”

  “好好,没有问题。这位公子要坐下吃点什么吗?”丁掌柜堆着笑脸问道。

  扶苏刚想回话,突然一个人行色匆匆走到扶苏跟前,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扶苏顿时脸色铁青。扶苏温怒片刻,稳了稳神色,转而彬彬有礼地对丁掌柜说道:“在下有事就先告辞了,这个就麻烦掌柜务必交予那位姑娘,有劳了!”说完便匆匆离去。

  “云儿你就在这里,我去看下是什么。”张良一脸严肃的交代道。

  丁掌柜见张良现身,便把锦帕递给了他。张良打开看了看,神色变得有些复杂,他返回来,拉着我径直从后门离开了客栈。

  “子房,扶苏的锦帕让我看下。”我好奇的催促到。

  张良犹豫片刻,还是递给了我。我摊开一看,上面端端正正写着:拜读姑娘大作受益匪浅,特为书请之,三日后在客栈,便中还请一询为荷。

  我汗颜,他是发现了什么疑点,还是真的离谱到要向我讨教易经?…..我看看张良,一脸迷茫的问道:“他这个是什么意思?三日后到底要不要赴约探听下他口风?”

  张良神情僵硬,只是冷冷道了一句:“到时再议。”我瞥了一眼张良,翻了个白眼,什么语气啊,搞得我像是他手下似得,要听他指挥,讨论下都不行。

  后来张良似乎一直都若有所思,心事重重的样子。我猜想大概他在担心墨家在桑海的据点会被暴露。不过我听扶苏的询问,语气真挚,只问到点而已,并无深入探听我的底细,我的名字我住哪里他一概没问,只是问我何时会去客栈,似乎不像来者不善。但愿自己不会让有间客栈处于危险境地,我可不想连累墨家上下,这份罪过我可承担不起啊。

  回到小圣贤庄,我与张良各忙各的,一个下午直到傍晚都没再见过他。这些日子以来已经习惯他每日傍晚的问候,虽然只是寥寥几句,但足以扫荡我内心的迷茫无助,他是唯一能让我倍感安心的人,或许也是因为我知道他未来的关系吧。

  昨晚睡的少,现在虽没入夜,却已经很困乏,竟然倒下便睡了死沉。睡梦中我恍恍惚惚掉入了一个黑色深坑,黑暗不见四壁,突然头顶一声惨叫,一个人掉落下来,直接摔在我的脚跟前,我定睛一看不就是今日见到的那个毙命的黑衣人!我一惊,想移开脚却动也动不了,猛然发现黑衣人的手死死拽着我的脚腕,我惊悚万分,黑衣人突然抬起头看着我,颤抖着音调幽怨的说到:你也会和我一样,和我一样!

  不不不~!!!!!我撕破了嗓门歇斯底里的尖叫着!子房!我脱口而出他的名字,倏地坐起,失声痛哭起来。是醒是梦,我已分不清,只觉身处一片混沌不安之中,仿佛被丢入万丈深渊般不得超生,一种绝望的感觉压迫着我无法呼吸。

  我蜷缩着浑身颤栗,似乎身体的热量都被抽光,就在我以为自己要被彻底冻僵时,一股暖流从我的肩膀蔓延开来,慢慢渗透入肌,我努力的睁开眼睛,眼泪已经模糊了视线,但我清醒认得这股幽香,和他焦急却仍旧澄澈明朗的声音。

  “云儿!做噩梦了吗?”

  我眨了眨眼睛,看清了他俊逸的面容,真的是张良。我如见到了救命稻草般紧紧抓住他的一只手臂,颤抖着哭诉道:“我见到了那个…….惨死的黑衣人……..他还抓着…….抓着我的脚不放……”

  张良微微一怔,眼中露出怜惜之色,轻轻抹着我满脸的泪水,安慰道:“云儿,只是个噩梦而已。”紧接着一股温热的气息瞬而蔓延我全身,他把战栗不止的我小心翼翼地拥入了怀中,带着一丝迟疑,环绕的双臂越来越有力。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