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章节信息 >

第116章 越王病危

作者:三无草民 时间: 类别: 古代言情

众人静了一会儿,又有人出声问道:“什么是国债债卷?”

张佑向众人解释道:“就是国君或者国家向大家借债的凭证。上面写有借债的数目,还债的日期,以及到期应付的利息。有人把钱借给国家后,便可以领到这个凭证,到期之后凭着这个凭证,就可以从官府那里,连本带息的把钱领回去。而且,借钱给国家,也算是一种忠君报国的体现。”

下面有人又说道:“说的好听!我们把自己家里的钱拿出来借给国君了,到时候国君不认怎么办?或者此国君认债的,但到万一发生老君故去,新继位的国君不认怎么办?到进时候没钱还怎么办?”

张佑说道:“我不是说了,这借债是不抵押的。这抵押品就是国中盐税。到时候如果国库没钱还债,那就把盐税权交给大家,由你们收一定年限的盐税。至于说国君不认债,这大家也可以放心。所谓国无信不立,一国之君拥有一个国家,是做大事的人物,又岂会为一点小小债务而不讲信用?那是要留千古骂名的,这种骂名是无论那一个国君也不愿意背负的。”

许多人听了这话之后,终于放下心来,不再追问。不过,还是有人又问出了新的问题:“我有一些闲钱,放在仓库里,本来是打算救急时用的。我要是拿出来借给国君,那自己万一发生紧急情况,需要救急,这时我钱都借给国君了,那怎么办?岂不是唯有等级死了?”

张佑继续耐心地回答道:“这个问题,朝廷已经替大家想到了。我手里的这种国债债卷,上面的数目都是定额的。大家拿回去后,如果将来自己家里遇上急需用钱的地方,但是国债又没到期,国家不好把钱还给你们。那你可以把这债卷拿出来,卖给其他想要国债的人,到时候他也可以拿着这些国债来讨要本金利息,到时候国家也是认账的。”

又有人问道:“那到时侯有人做假国债债卷来冒领,怎么办?”

张佑冷哼了一声,扫视了全场一眼,然后厉声说道:“这每一张国债债卷,都是有密码的,就只有一张,别人想假冒也假冒不了。国家总共发售了多少张佑国债,也都是有记账的。不信的话,到时候等着瞧,要是拿着假冒的国债债卷来冒领的话,就灭你九族。”

这个时代的众人,都不知道所谓的密码是什么玩意儿,终于被张佑忽悠住了,不再发问。但是大家对国债这种新鲜的玩意儿,还是心存疑虑,不敢冒然就拿钱来买。场面一时冷了下来,大家或者都和身边的人低声窃窃私语,商量着到底要不要买,或者目光左躲右闪,不敢看到张佑这边。

这样过了一会儿,突然又有人出声说道:“鄞郡侯,既然这国债这么好,怎么没见你自己买的?据我所知,你三年来,在勾章鄞乡,大兴工商,赚得极多,手上的银钱流动极大的,余钱也应当极多的吧?鄞郡侯既然动员大家来购买这个国债,那么自己是不是应当带头呢?”

张佑见有人打破场面,也乐得高兴,便点头道:“说得好。这既然是好东西,我让大家买了,自己当然是带头先买了。我自己已经买了一百万戈币的国债,占到这次国债的十分之一,不信的话,你们可以自己去查账。”

场上众人听张佑这么一说,有人当场信了,说道:“既然鄞郡侯都这么说了,我等当然信了。”

当然也有人果真要查看张佑买的国债。一查之下,果然发现国库里多出了一大堆的钱,大约相当于一百万个小戈币。同时张佑拿从怀中拿出一叠纸片,对着下面的人说道:“我买了一百万戈币,都在这儿。这国债都是定额的,从一千戈币到十万戈币不等。”

众人终于相信张佑带头购买了,也相信这国债一定是好东西。因为现在越国国内,大家都知道张佑擅长理财做生意,眼光非常的好,他无论做什么生意,都能很快兴旺起来。张佑既然看好了,那肯定是好的。在鄞乡那块地方,这三年来的大兴工商,大发横财的情形,大家都看在眼里。很多人很眼红,但是因为张佑的领地鄞乡孤零零地呆在那里,四周都是越王的直属领地,大家想去抢一把也够不着。

接着张佑又趁热打铁,对大家说道:“这次国家财政紧张,如果大家积极购买国债的话,即算是为国解忧,缓解国家财政压力,算是为国尽忠,又可以大赚一笔利息,何乐而不为呢?”

大家一听,是啊,买了这个国债,也算是忠君报国了。虽然这个时代的忠君观念还不像后世儒家统治时代那么强烈,但是国家既然已经长期存在了,那么忠君的思想也是相当的深入人心的,有机会表现一下忠君,总比没有好。

这么一想,许多人终于信服了张佑所说,并且有人开始购买这个国债。此后,接下来的日子里,除了已经失去的江北之地,越国各地天天都有人运送大批的青铜戈币到会稽山阴城,购买国债。

一个月之后,国债卖完,张佑终于为越王无疆筹集到了一千万的戈币。越王无疆在国债还没卖完,只卖出一些之后,便拿了过来,开始发放上次战争的奖赏换恤。

上次昭关之战由于越军惨败,全军覆没。按照每个阵亡将士发五十个戈币的低等标准,十五万大军,也得七百五十万戈币,再加上战争其他方面的一些开支,一千万戈币花掉九百五十万,最后只剩下五十万留在国库做储备,以备应急。

这笔钱花出去,虽然每个将士家属领到的抚恤才五十个戈币,属于比较低的。但是张佑又给越王出了一个主意,即以后这抚恤每年都发。家里有上了年纪的老人的,一直发到老人过世为止。家里有小孩的,一直发到小孩二十岁举行成人礼为止。这算是国家为阵亡将士家晨养老送终或者抚幼成人。

这些措施终于稳住了大部分原先那些阵亡将士的家属的情绪,也成为越王无疆对国人仁信的证据,越王无疆重新赢得国人的支持。自此,自昭关大战之后,一直风雨飘摇,一触即发,随时可能会发生动荡的危险局势重新稳定下来。

可惜,越王无疆由于箭伤受到感染,虽然越国的医生极尽全力的加以治疗,但是由于这个时代缺乏有效的抗生素,越王无疆的伤势病情反反复复的发作好转又发作,再加上越王无疆仍在病中仍然不断地操心国事,这时候终于耗尽元气,油尽灯枯,快要死了。

这对越国来说,无疑又是一桩极大的事情。在古典的帝王专制时代,一个大权在握的帝王一旦过世,权力发生转移,极导致政治权力发生激烈的斗争,引发政局动荡。可以说,这种政治制度下,帝王的身体健康,乃是最大的政治不稳定因素。

越王无疆显然非常明白这种道理,也知道自己的时日无多了,终于认命。虽然越国已经立下太子有几年了,其间并未受到什么挑战,一旦越王无疆薨殁,太子继位当无大问题。问题是,这太子玉方才十三岁,按这个时代的标准,要到二十岁方能举行成人礼,然后才能亲政。这七年的时间内,要由太后和相国代为摄政。

现在越王无疆的王后和相国都姓冯,乃是亲兄妹。问题是,太子玉并不是冯王后亲生的儿子,只是她的养子。如何越王无疆健在,这问题不大。如果现在越王无疆去了,那么冯太后在宫内,冯相国在朝中,都足以一手遮天,那么就极可能发生兄妹联手,冯家篡位之事。

对于篡位之事,战国时代的人们,已经不陌生了。至少北方中原齐国田齐篡夺原先的姜齐,晋国更是被三家瓜分而灭亡。而秦国在战国初期也发生过篡位事件,这导致秦国在战国初年商鞅变法之前,势力极度衰落。其他比如郑国,宋国等许多中原国家,因为发生篡位内乱,已经灭国。经历过春秋时弑君三十六,逐君七十二的大时代变局之后,北方国家已经大规模的灭亡。人们对可能发生的篡位之事,已经非常敏感。

越国也曾连续几十年,发生过三代弑君的政治乱局,导致国力衰落,到无颛先王的时候,方才扼制这种情况。但现在越国又出现这种兆头,越王无疆现在大为后悔。早知今日,他就应该早一点把冯家打压下去,至少宫内朝中要把一个人贬逐出去。

只是现在显然是来不及了。越王无疆一面忍着浑身病痛的折磨,一面抱着万分沮丧的心情,以一种死马当作活马医的想法,召来张佑,问道:“张爱卿,寡人时日无多了。但寡人去后,无论宫中,还是朝中,冯家都将一手遮天,如之奈何?”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