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言情 > 章节信息 >

章十七 水韵天音 下

作者:竹林探月 时间: 类别: 都市言情



钟声如潮水漫过身体,石铮在刹那间惊醒。那副对联中间嵌入的曲听潮三字映在眼中格外鲜明。他忽然想到,这奇怪的地方本应该跟曲听潮有关,也一定跟曲听潮有关!

曲听潮的地盘,李清露带自己过来做什么?那老人又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对自己下杀手?直觉中,老人似乎对自己并无恶意,连环三招,试探的意味远比杀机浓烈,虽然招式凌厉快捷,但石铮隐约觉得她还是留了后手。

一个外孙女都有十八岁的老太太,少说也有六十岁了吧?六十岁还能有这种身手,叫十八岁的石铮既感畏惧又感汗颜。

他身在空中,向下遥遥坠落,但却完全没有高空坠落的感觉,没有李清露的把扶,身子竟也轻如鸿毛,似乎周围的空气很自然地托着自己,只不过他无法控制自己飞翔,仍在缓慢下落而已。这时他终于明白了李清露长期飞行的秘密。在这几乎没有重力的空间,想飞当然要容易得多。

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发现。这个奇异地带的空间似乎发生了某种变化,变得跟正常人类生活的时空不同。至于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则超出了他能想象的范围。

石铮落下凉亭也就是几秒.钟的功夫,便感觉有人一把抓住了自己胳膊,侧头正迎上李清露明亮灵动如会说话的眼睛,那眼睛里饱含的笑意,瞬间便融化了老太太一杯两剑带给他的些许愤怒。

“别介意,姥姥只是试你的伸手。”女.孩轻轻耳语,并携着他起飞向上,“如果想杀你,根本不会让我摘下定灵符。定灵符不摘,你的心境就没一点用处,没有心境,姥姥随便一剑你都躲不开!”

“在试我的心境?”石铮讷讷地问。

“是呀。”女孩嗔怪似地说道,“可惜.你虽有心境,却连最基本的功夫都不懂,姥姥只用了两成力。大男人的,你羞不羞?”

石铮默然,赧红的双颊代他回答了女孩的问题。说.话间两人已经回到亭中,石铮双脚落地看向老人,却见对方已经恢复了之前的平和神态,正在重新沏茶,那把宝剑也已悬挂在身后的亭柱上。见石铮两人上来,又笑着亲切招呼两人喝茶,好像之前的事情全没有发生过。

石铮不是个计较的人,知道对方没有恶意,心头那.点y-in云便不吹自散。坐回原位端起茶杯,忽然想起之前那一声清越浩远的钟声,不由自主地又扭头向高处的楼台望了一眼。

“那边是天音阁,这边叫水韵阁。”老人笑着解说道,“.刚才的钟声是天音那边传过来的,估计是清露的师父回来了。”

石铮一愣,放下茶杯,脱口问道:“曲听潮?”

李清露右手食.指放在嘴边,轻轻地“嘘”了一声:“别在这叫我师父名字,会被他听到!”

两楼相距少说也有几千米,在这小声说话也会被那边偷听?那在这生活的人不是连一点隐私都没有了?这只是缠绕石铮的小问题,大问题则是那所谓的天音阁果然是曲听潮的住处。

那个人如果在这里,他对自己的态度可不会像老太太这样友好。石铮并不惧怕他,甚至很想去那幢楼台上见见这位狂妄不羁的一代奇才,只是这样毫无准备就闯到别人家里未免鲁莽。他总是想起那个大雾弥漫的清晨,想起他白衣飘飘的身影,想起白雾中那几句冷冰冰的话,于是他突然问:“你师父有几颗星神?”

一老一小都是一愣。老人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李清露愕然地问:“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我特别好奇。”石铮咧嘴笑笑,“我对十二星神不了解,想知道什么样的才是好灵赋。”

“灵赋好坏跟十二星神多少可不是一个概念。”李清露很随意地翘起二郎腿,比比划划地说,“星神多,可学习的易法种类就多,但具体学成什么样子,学得是快是慢,要看星神的等级和质量。曲师有九颗星神,会空间、自然、精神三个派系的高阶易法。”

“九颗?”石铮倒吸了一口冷气。九颗星神,整整是自己的三倍数目,也难怪他会对自己的三颗星神很不屑。

“两三颗星神是正常的,八九颗星神的人在时空里也有那么几个。”老人c-h-a嘴进来,慢悠悠地说,“甚至,十二颗全星神的也不是没有。”

“全星神?”石铮和李清露异口同声地惊叹起来。虽然总说星神数目跟易学成就不成正比,但全星神那就不同了。所有星神一应俱全,那俨然就是一代宗师的坯子。

老人抿了一口茶,不慌不忙地微笑道:“是啊,全星神。别看我不会易法,但我知道易法存在第四流派,那个流派只有全星神才能学。徐沫影创建了第四流派理论,却始终没办法实现,最后终于找到了一个全星神弟子,那个弟子就成了第四流派的唯一传人。为一人开宗立派,当时整个时空轰动一时。”

“啊?还有这事儿?我怎么没听说过?”李清露端起茶杯,挪动椅子离姥姥近一些,好奇地继续缠问,“姥姥,那个人是谁?”

“那人消失很久啦。姥姥也不是时空的人,年纪大了,记不清了。”老人苦笑着摇摇头,看了看李清露,“清露,待会儿送走石铮,你就去看看你师父吧。”

李清露一愣神,问:“为什么要送他走?我今天专门带他来这见师父的,想给他做一次灵赋测试。”

“你又胡闹!”老人嗔怪地用手指头在李清露额头上轻轻一指,“你又不是不知道曲听潮的脾气,这水韵天音哪能随便留客?再说他也没给外人做灵赋测试的先例。”

李清露觉得老人有点反常,正要反驳几句,却见石铮站起来问:“这地方叫水韵天音?”

“对!”李清露答道,“这里是我师父用易法改变空间法则构建成的。”

改变空间法则?石铮不懂所谓空间法则的概念,大概进入这里之后所有奇怪遭遇都跟这空间法则有关。既然完全是曲听潮的地盘,那他就知道为什么老人执意要让他离开。这的主人不欢迎自己,老人显然洞悉了这一点,尽管他很奇怪她如何得知。

石铮端起茶杯,把杯子里的茶水喝得干干净净,对老人感激地笑了笑:“姥姥,谢谢您的香茶!我还有点事,就请清露马上送我离开吧!”

他转身离座,迎着晚风走出凉亭,不经意又望了一眼那高处的楼台。一望之下,心里一惊,脚下蓦然止步。

恰在此时,笛音四起。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