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言情 > 章节信息 >

第两百二十章 慷慨赴死四人组!(求订阅,求票票!)

作者:道人家 时间: 类别: 都市言情

甘小雨先是从纸盒里拿起一根筷子粗细的羽毛,对着方子易的脚底板比划几下,估摸着怎么下手更能产生效果。

“好小雨,到底要怎样才能放过哥哥。”方子易嘴角抽抽,都不用挠,见到羽毛在脚心晃动,他就忍不住想笑。

“嘻嘻,这可没准,我要是心情好,就挠个两下了事,要是心情不好...。”

“那,小雨,怎样才能让你心情好起来。”

“简单,只要子易哥哥你心情不好,妹妹的心情就会很好。”

我尼玛...。

这问题就无解啊!

方子易的脸色顿时要多郁闷有多郁闷,怎么也想不到什么时候得罪了小雨同学。

嘶...。

啊...哦...哇...。

一道酸爽中带着销魂的叫声从二楼传来。

一楼的刘艺菲几人顿时打了个冷颤。

“来了来了,子易开始享受了,不行,我得给他录下来。”老邓头坏得流油,这时候还不忘拿出手机留下证据。

“哈哈,子易哥的笑声好s_ao啊...”陈贺微昂着脑袋,咧着嘴要多开心有多开心。

“哦...不要...哈哈...小雨...嘶...轻点,哥哥受不了...。”

持续的叫魂声不断摧残着众人的耳朵,方子易的哭笑声彻底打破了大家对他的认知。

这一波,不但方子易破了防,亲自动手的甘小雨和刘艺菲、迪黎热巴也笑出了猪叫声。

太特么开心了。

说是惩罚二十秒,可方子易感觉比二十天还长,当羽毛碰触到脚心的那一刻,他才知道什么叫‘哭笑不得’的真正含义。

终于,甘小雨完成惩罚,抱着方子易的脸蛋‘吧唧’亲了一下,然后蹦蹦跳跳一溜烟消失不见。

小姑娘手机刚刚录下了方子易的销魂声,稍微剪辑发给姜雪那个狐媚子,不信气不死她。

方子易宛如重获新生,一瘸一拐的回到一楼,邓朝他们围了上来,带着猥琐的笑容道:“子易,什么感觉,爽不爽?”

“你们给我等着,敢坑我,等着我的报复吧。”

“是你自己傻,谁让你不了解清楚就往上冲。”刘艺菲扶着他坐下不屑的说道,邓朝他们的话都能信,你不倒霉谁倒霉。

“子易哥哥,你没事吧。”迪黎热巴假惺惺投来关心的目光。

“刘艺菲,迪黎热巴,还有你们两个,知道有问题竟然不提醒我,都给哥等着。”方子易咬牙切齿,他现在是六亲不认,逮谁咬谁。

“子易哥,都是老邓头的错,最先就是他上去遭了劫,然后忽悠我们,那种感觉真是度日如年,生不如死啊。”陈贺特意把眼睛揉的通红,哭嗷着上前表忠心。

“陈贺,你敢说最先不是你出的主意。”邓朝不乐意了,他本来没想坑方子易,第一个提出来下套的就是陈贺。

“反正你们的都有份,谁也跑不了。”方子易愤愤不满,坐在地上不住揉着脚丫子缓解酥痒的异样。

“黑白无常来了。”刘艺菲突然开口,说着脚步还向后腿。

我去,还来...!

方子易蹭的从地上爬起,看不也不看,光着脚丫子就往商场外面冲。

其他人都傻了,刚不是还要死要活的么?怎么跑起来这么快。

“咯咯咯...”刘艺菲捂着嘴放声大笑,哪有什么黑白无常,他就是想吓唬吓唬方子易这个憨憨。

“子易,什么叫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真的,你完美的给表现了出来。”邓朝大声嘲笑,他刚才也吓了一跳,只不过跑之前他先看了眼电梯。

“我不生气,一点也不生气,世界如此美好,我不能暴躁。”

方子易捂着心口,对跟来的摄像镜头给自己做心里暗示,他看出来了,在节目组中只论斗智耍鬼主意,他是玩不过刘艺菲的,还是得靠自己的腰力。

“子易哥哥,上一次当还能说是马失前蹄,两次也可以当作一不留神,要是还有第三次...。”迪黎热巴笑颜如花,上前挽着方子易回来。

“你是不是想说,要是有第三次,那就是我智商不够。”方子易哼哼唧唧,跟个倔强的小孩一样,慢悠悠的穿上靴子。

众人回归正题,商量着怎么才能上楼打破黑白无常的封锁。

楼上有四组黑白无常,一共十二人,兄弟团必须冲破他们的封锁线去到三楼,才能和接头人对接上。

“子易,不是我们要坑你,我们只是想让你知道这次的困难,最终的目地是大家一起团结起来,共克难关。”邓朝一通分析,说的比唱的还好听。

“我就不信你们这么久都没有找到办法。”方子易幽幽道,他大概有了点主意,不过刚吃了一波亏,肯定不会说出来。

“你听我说。”

邓朝笑了,掰着手指头分析道:“之前你和茜茜没到场,我们只有五个人,如果我们五人一起冲,其中四个抗衡四组黑白无常,剩下一人上三楼接头。”

“假如,我是说假如,万一过去的人正好是这个内j-ian,那我们还不得全交代在这里,再一次被团灭。”

邓朝摊了摊手,说出了最初大家的意见和想法。

方子易眨巴着眼睛,缓缓打量一脸真诚的众人,不安道:“朝哥,你的意思是咱们七人再冲一波,拿四个人去送死,另外三个人上三楼接头。”

“不错,内j-ian只有一位,就是他上去了也不怕。”

“那谁上三楼,谁去送死。”方子易问出了兄弟团七人最关心的问题。

邓朝一拍大腿,率先把矛头指向陈贺道:“贺,你和热巴是兄妹,哥哥帮妹妹挡一波,没问题吧。”

“我...当然没问题。”陈贺见迪黎热巴哭兮兮的望着自己,眼珠子一转拍着胸脯嘴硬道。

“子易你...。”

“不干,这一波没有谁替谁死的说法,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不等邓朝开口,方子易直摇脑袋,要他给刘艺菲挡劫,坚决不干,这又不是难过的关卡,二十秒的挠痒痒,轻松的很。

他现在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凭他的速度和力量,七人一起冲上二楼,他是最有机会冲破黑白无常的封锁,第一个上到三楼的人。

嗖...。

“憨憨......”

刘艺菲扑了过来,揽住方子易的脖子,对着他的耳朵低语几句,然后很快装作什么也没发生离开。

“咳咳,好吧,我就代替茜茜走一波,你们还有谁一起。”方子易一脸正气,丝毫没有听到‘晚上’两个字后眼神放光的异样。

“楷楷和宸儿,要不你俩在辛苦一回。”

邓朝打着自己的小九九,如果陈贺帮热巴挡劫,方子易给刘艺菲挡劫,这就有两个‘傻瓜了’,在加上李宸和郑楷,正好是四人。

老邓头算盘打的叮当响,可还是出现了变故,变故来自天才贺。

本来已经拍胸脯要去送死的陈贺不干了,抱住李宸的胳膊一通摇晃撒娇,声音娇柔,听的大家j-i皮疙瘩掉一地。

李宸受不了这滚刀肉的折磨,一口答应下来,对大黑牛而言,陈贺的化学攻击比二楼的物理攻击更可怕。

“朝哥,我觉得楷楷完全可以替热巴挡劫,根本不用我这哥哥出手。”陈贺一把搂住郑楷的肩膀,理直气壮叫嚣道。

邓朝懵逼了,这样一来陈贺脱钩,反而把他自己装进了小布袋里面。

“贺贺,我年龄大了,你要懂得感恩,尊老爱幼是传统美德,你忍心看着哥哥我上去遭罪...。”邓朝苦着脸,试图用道德绑定陈贺。

然并软,天才贺哪会给他机会,只见陈贺长叹一声道:“朝哥,就是因为你年龄大才有优势啊,脚上都是死皮,被黑白无常挠了也不痒。”

噗...

哈哈哈...。

陈贺一句话,直接把大家伙逗笑了,莫名的气氛又欢快起来。

和迪黎热巴抱在一块的刘艺菲闪烁着美丽的大眼睛,漆黑的眸光流转,若无其事道:“兄弟们,我有个主意,我觉得你们可以找个指压板上去好好踩踩,或者干脆穿着指压板上楼。”

“一通刺激下来,等黑白无常挠痒痒时,你们的脚底板已经完全麻木,根本不怕痒。”

话一出口,邓朝和郑楷眼前一亮,神仙姐姐这脑洞,绝对要喊666。

方子易和李宸对视一眼,坚决不给自己加戏,指压板又不是没玩过,刘艺菲这招绝对是天坑,跳下去就起不来。

“楷楷,我们走,去找节目组。”邓朝的怕痒程度堪比方子易,此时他好似找到了救命稻Cao,拖着郑楷就去找指压板。

至于小猎豹郑楷,他刚刚已经被挠了两次痒痒,简直就不是人可以承受的,现在好不容易有了抗痒的办法,怎么也要尝试一波。

“宸哥,楼上弄这么大的阵仗,不会就为了收拾我们吧。”方子易抬眼看向二楼,四组黑白无常也就算了,其他那些带面具的又是什么鬼。

摇摇头,李宸猜测道:“我也不清楚,我怀疑嘉宾就隐藏在带面具的人之中,可惜我们不知道暗号。”

就在两人有一句每一句的聊天时,陈贺买了一袋子饮料回来,凑到小吃货热巴和刘艺菲跟前。

“等会他们四个上楼被抓的时候,我们特意跑慢点,装作冲不过封锁线,然后不得已退回电梯,回到一楼。”喜欢玩游戏的陈贺低声坏笑,他也是才想到这个好玩的主意,只不过需要刘艺菲和热巴配合。

刘艺菲和迪黎热巴对视一眼,漂亮明媚的眼睛里满是兴奋之色,这一波坑人,简直就是上天送来的机会啊。

“唉,不是我们不想上三楼,关键是我们三个最弱小啊。”刘艺菲喃喃自语,连等会坑人后的理由都找到了。

“要是子易哥哥他们生气怎么办?”热巴弱弱出声,虽然她也喜欢坑人,可她更担心方子易生气,闹的不愉快。

热巴毕竟没有太多真人秀节目的经验,不晓得这样做会使得节目效果更好,方子易他们完全不会真生气。

“没事,我搞定宸哥,艺菲搞定子易哥,热巴你到时候眼泪巴巴的看着朝哥和楷楷就行。”陈贺只稍微一琢磨,就号准了方子易四人的脉搏。

说着陈贺提着一袋子饮料,一脸和善的朝地上聊天的方子易和李宸两人走去。

“热巴,如果有变动,知道怎么说不?”刘艺菲轻轻开口,白皙修长的手指点了点陈贺的背影。

“嘻嘻,到时候就说是贺哥的主意,咱们两个弱女子,无力反驳。”热巴欢快一笑,天才贺这么好的背锅侠,不用太可惜了。

陈贺不知道,两位姑娘已经打定主意,坑完人后,先看大家的脸色,要是送死的四人火气大,那就把他推出去挡劫,反正怎么搞,她们也不用担责任。

“快快快,咱们赶紧上,我的脚快没知觉了。”

一道气喘吁吁的声音从几十米外传来,邓朝挤开人群,表情狰狞相当酸爽。

“朝儿,你不会真把指压板穿鞋子里了吧。”李宸看着他鄙视说道,刚刚还忽悠方子易,这会又掉进刘艺菲的坑,这智商,真就忽高忽低。

后面的郑楷也好不到哪里去,脸色涨红跟猪肝一样,额头上的汗水止不住直流。

“我们最先踩了几下试了试,发现没用,一穿鞋子很快脚底板又恢复了知觉,还是穿在鞋子里更保险。”

得,既然你们要找死,我们也就舍命陪君子,方子易和李宸相视一笑,跟着两人就往电梯冲。

果然,二楼电梯口,十二位带着黑、白、红三种面具的人一字排开,正等着他们四人去送死。

“兄弟们,冲啊,一人一个解决他们。”邓朝跟打了j-i血一样,嗷嗷叫的率先跑在最前面。

“冲啊...,杀,消灭反动派,打到帝国主义。”方子易四人大吼一声,神情严峻宛如慷慨赴死的勇士。

“陈贺,茜茜,热巴,不要忘记哥哥我的英雄事迹。”

就在老邓头一脸视死如归的冲到二楼,准备在英勇就义前再嘚瑟两句时,他回头一看,整个人血液蹭蹭蹭的往脑壳上涌。

视线中,陈贺、刘艺菲、迪黎热巴一直等到他们四人全被面具人抓住后,才慢悠悠的踏上电梯。

“陈贺...。”

“刘艺菲...。”

“热巴...。”

“你们在干嘛!你们内j-ian么?”

怒了,方子易、邓朝、李宸、郑楷彻底怒了,目光喷火的瞪着三人。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