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言情 > 章节信息 >

第148章 不会的就跳过

作者:红牛加汽水 时间: 类别: 都市言情

薛家小店依然是门可罗雀。

很少有顾客进去能带一件衣服出来,大多都是因为贵。

一位大妈走了进去,埋头c.ao作电脑的薛母踢了踢薛父,后者赶忙迎了上去。

“您准备买什么样的衣服?”薛父笑着问道。

大妈一边摸着衣服的面料一边说道:“快开学了,给我大孙子买一件长袖。”

我儿子都开学半个月了,你孙子刚开学?薛父心里腹诽了一句。

“那我推荐您这几款,学生穿起来很不错的。”薛父熟练地当着导购。

大妈对面料相当的满意,柔软舒适,一看就是好面料,样式也好看——其实她觉得不好看,但她的审美是要和孙子反着来的。

“这长袖多钱?”大妈问道,完全忽视了它的价签。

薛父微笑道:“这款269,男孩穿着非常的帅气,这面料是……”

“什么?一件衣服两百多。”大妈尖叫着打断了薛父的介绍。

薛父解释道:“我们这衣服面料用得是纯天然纤维,经过特殊处理,耐脏耐洗,成本本身就高。”

大妈完全听不进去,她脑海里只剩下一个“贵”字。

“这样吧,我也挺喜欢的,要是100块我就直接拿走了。”大妈一副你占了便宜的模样。

薛父指了指放在明显处的“谢绝讲价”牌子说道:“大姨,我们店不讲价。”

不得不说,自从摆了这个牌子后,嘴唇没有像以前那样干巴巴的了。

大妈忍住了眼中的喜爱,拿乔道:“那也太贵了,你要是100我就买了,哎,那我可走了。”

“不送。”薛父脸带笑意地送大妈出门。

大妈忍住回头的冲动,但走出好几米了,也没听到那句“来吧来吧,赔钱卖给你了”。

薛父关上了门。

“真能砍,砍下去一半多,咱直接把店送给他得了。”薛父不禁吐槽了一句。

薛母自从学会电脑后就开始上网了,每天能看到不少新鲜的新闻。

“不知道网上谁传的,说商家卖东西会高出成本百分之两百,让人们砍价时直接砍一半。”薛母想起了这条新闻。

“纯属扯淡,咱们进价就不止两百了。”薛父嗤之以鼻。

“我看咱们这个店是够呛了。”薛母叹了口气,“得靠网店了。”

正说着,一个订单下单,薛母习惯x_ing地记录下来。

薛家小店现在的月收入已经是之前收入的两倍有余,其中大部分都来自于网店。

搞了半天,自己就装修了一个漂亮的库房。

薛母颇有些无奈。

等到下午,一个熟悉的身影再次出现在薛家小店里,正是上午来店里的大妈。

只是这回她不是一个人来的,还带着一个男孩,应该就是她口中的大孙子了。

男孩本来还是不乐意的,但一看到衣服商标之后,整个人就愣住了。

男孩一脸惊喜:“你们是薛家小店?”

……

再次开学后,薛墨这一届就成了高三,只不过因为提前开学的原因,高一的学弟学妹们还没有来,校园里也只有高二和高三。

开学后,学生们发现压力更大了,尤其是黑板的左下角多了一个计数牌,上面写着距离高考的天数。

薛墨倒是没什么感觉,毕竟相比普通高中知识的压力,显然竞赛题的压力更大,而后者他已经处理得游刃有余了。

不过现在一件事情让他有些犯愁。

他抬起头,眉头微皱。

看到他抬头,数学老师讲课的声音一顿,弱弱地问道:“我哪里讲错了么?”

教室里瞬间安静下来,所有学生的目光都集中在薛墨的身上。

薛墨一般不抬头,一旦抬头,那就证明老师有什么东西讲错了。

薛墨摇了摇头,默默地发呆。

江湖海松了口气,原来是思考题啊,还以为我又哪里讲错了。

课堂又恢复了正常秩序。

薛墨的发呆不是发呆,是看向了系统界面。

【智力:4】

这个数值已经停留了有一段时间了。

【勤能补拙】的效果并没有消失。

他做竞赛题时依然是觉得有难度的,所以应该不是题这块出了问题。

难道是进入了某个瓶颈,或者是智力到达4之后,上升速度会减缓?

薛墨不得而知,现在他能做的只能是保持每天做难题的状态,等着未来或许会发生的变化。

九月一日,校园里重新变得热闹了起来。

相比经过各种打击显得有些消极的高二高三老人,高一的新生就显得活泼多了。

只是这种活泼也持续不了多久。

九月三日,江湖海通知薛墨他们,市里的预赛将在五号进行。

参加数学竞赛的学生们也没有紧张,毕竟大多数人都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能过挺好,不能过也无所谓。

毕方圆多少有些紧张,但同时他的心里还抱着一点点希望。

万一薛墨在竞赛预赛时失误了呢?

不管紧张与不紧张,参加竞赛的学生们都开始积极复习,临时再抱抱佛脚。

薛墨一如往常一样“吃题”,他做掉的竞赛题和书都能堆满整理箱了。

其他学生根本比不上薛墨的做题速度,更可气的是,人家不光闷头学习,每天课间还会去更新后面黑板的画,晚自习前还会去锻炼身体,过得都不像是个高三的学生。

老师们也没有管的,这让薛墨看起来和别的学生完全不是一个画风的。

预赛开始前的四号晚自习,江湖海嘱咐道:“虽然说预赛是比较简单的,但它仍旧比正常考试还要难很多,你们不能掉以轻心。”

参加数学竞赛的学生里,遇到笔都动不了的难题都是常态。

就算是薛墨,也会遇到几道完全没有思路的难题。

预赛对于普通高中生来说就是地狱级别的难度,就算把普通换成天才,那难度也是困难级别的。

九月五号。

还没开始上课,江湖海就来教室喊人了。

“不用太担心,不会的就跳过,可会的先答,不会也别慌,别人未必会。”江湖海安慰道,都是老生常谈的考场心理学了。

考场被安排在了食堂三楼,考试人数薛墨想象中要多一些。

因为除了实验班外,各个普通班的尖子生也会参加,这里面也不乏偏科的强人。

学生们被带到了各自的座位上,一一坐好。

一部分学生有些不安,屁股一直在动,好像坐垫烫着他们了一样。

很快,卷纸被发了下来。

大家拿到了卷纸,看向了第一题。

一般第一题是最简单的,但这道理不适用竞赛题。

一部分想靠运气过关的学生们咬了咬牙,把这题给跳过了。

看向下一题,咬咬牙,再次跳过。

看向下一题,跳过

看向下一题……

看向下一题……哦豁,没题了。

心态崩了啊……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