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都完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小说 >

木槿花西月锦绣(出书版) 作者:海飘雪(六)

时间:2020-03-21 类别: 穿越小说 标签:穿越时空, 灵魂转换,

  不行了,我得走走,不然又会像上次那样,呼呼大睡,落得被众女眷私底下奚落一堆,更有人怀疑我怀上了,还派御医来查了半天。非白虽然没说什么,但也笑着委婉地劝我累了就在家歇着,不用去付这种宴席。

  我也不想去,可架不住锦绣亲自来拉我去,可每次去,锦绣就让我一个人坐在雅座前听戏,自己八面玲珑地招呼其他女眷。

  正在这时,我听到后面有两位小姐正拿着丝绢掩着樱桃小嘴,细声道:“这如意班唱得虽好,可我还是觉得上次原驸马唱得好听。”

  然后,两人又发出一丝奇怪的轻笑。

  我的旁边正坐着宋明磊的嫡妻原大小姐,原非烟,再过去,也就是首席正中央坐着原驸马的妻子,轩辕淑仪。

  如果我这里听得见,想必她们也听得见了,果然轩辕淑仪玉手一挥,戏台上便停了下来,小太监便宣告休息片刻。我也乐得站起来活动活动。

  我看到原非烟冷漠而飞快地回眸看了一眼那两个窃窃私语的仕女,不过十五六,却好齐整的模样,好像在册封仪式上见过,是当初宣王妃也是太子妃的两位堂表妹,皆王家女儿,好像叫王沅穗,王沅蕙,看样子王家也是出美女基因的地方,这两位绝色皆已为皇上指婚,所配人家皆为朝中权贵。

  那两位王家小姐似乎注意到原非烟的不悦的目光,无知而无畏地回望过去。

  好在这时太监唱颂这声响起:武安王妃并太子妃请各位夫人小姐前往大丽园赏花片刻,轩辕公主便微笑地手挽着原非烟,一如既往地忽略我,携一众女眷前往大丽园。

  大丽园中种满了奇花异Cao,有些与我身上的伤相刻,不便前往,当下便同小太监说明了,前往旁边的月桂园走走。

  又回到了月桂园,这个一切开始的地方,我伸了一个懒腰,身后慢慢跟来小玉:“先生走得好快啊。”

  小玉撅着嘴走近我,我知道她并不愿意跟着我,我的手无意识地抚向手上的那个金臂钏。

  一个月前,我大婚之日的前夕,君小玉满面尘土并泪水地出现在我的面前,她递上段月容给我的亲笔信,还有我君氏财产的一半信契。

  我不想同原非白互生嫌隙,当着原非白的面,把段月容的信折开,里面一个字也没有写,只是白纸一张,看样子他是什么话也不想对我说了。可是他把君氏财产全齐整地分为两半,好像前世的协议离婚一般,不多不少,财产一人一半,我万万想不到他会这般干脆地放我走。

  小玉说段月容命她来紫园照顾我,段月容都这般大方了,原非白自然说不出半个反对的字,宽容地让小玉留下来,同病愈后的薇薇一起照顾我。

  那可怜的少女被王皇后的武侍击伤了肩胛,再不能做那些柔美而高难度的动作了,只得放弃舞者的梦想,老老实实地做了我一个贴身侍女。

  等段月容走后,小玉流着泪转达了段月容的密秘口信,没想到还是那句话:真正的仇恨如何轻易得解。

  我默然无语,段月容是想告诉我,他必报这一箭之仇吗?

  小玉却告诉我,大理武帝本想亲自前来接我,可是身上大伤未愈,高祖皇帝架崩前逼着他起誓此后再不能为我花木槿而枉顾大理百姓及战士的x_ing命,彻彻底底地放弃我这个不祥的女人,武帝对亲父甚孝,自是答应了。而高祖皇帝架崩之日,我被赐封贞静公主及赐婚原非白之事也传到了大理,段月容当场吐了一口血,痛苦的低吼着:这个没有心的东西,便晕厥过去,不省人事。

  段月容以隆重的天子仪葬了大理神圣文武帝,然后选择我大婚的同一日削发登基,我无法相像段月容的脑袋剃成板寸的模样,但肯定他再无法带那支凤凰奔月钗了。

  我问起那支钗时,小玉疑惑道:“什么钗?皇上没有给小玉啊?许是收起来了吧。”

  这时原非白笑咪咪地走进来,手里端着一堆德宗的丽妃赏下来的喜钗想让我试试,我再也没有机会打听段月容的情状了,当时只觉得心情异样的沉重,我终是对他食言了。

  我对小玉笑了笑,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在桂园中,五月初,离桂花盛尚早,唯有广玉兰开得甚是清香。

  这么多天了,虽然时时与锦绣见面,却没有机会与她细谈关于她差点让我丧命的事,她倒是像没事人似的拉着我这个一步登天的亲姐姐到处应酬,嘿!

  宋明磊同驸马在前线没有赶得及回西京参加我同非白的婚礼,太子兵败,对西营和宋明磊这一边的打击是致命的,他们更须以战功挽回败局。 于飞燕在我大婚后三日便回了前线,据前线来报,现在编入元德军的燕子军正在攻克麟州的路上。

  忽然耳边传来一阵孩童的哭声,我同小玉随着哭声走去,却见当年我与锦锈非白三角恋爆发第一章的假山边上,两个小孩子正在瞪着小眼睛对峙着,好像是为了一只美人风筝。

  其中一个孩子哇哇大哭,因为另一个孩子却霸道地抢了那风筝,我看了一眼,那鼻涕眼泪流满的正是宋明磊的孩子宋重阳,还是带着那把长命锁,一身宝蓝团福字锦袍上沾满了他的涕泪,而那个抢了他风筝的俊美孩子却不知是哪家王公贵族,敢抢昊天侯独子的玩具。

  “重阳,你叫我一声舅舅,我便把风筝还你。”那孩子有些蛮狠道。

  重阳不停地抽泣着,一路追着那个孩子:“不要,重阳不要你这个坏蛋。”

  “啊呀呀,”那孩子急地跺着小脚,“你还学会顶嘴了你。”

  两只小手高高地举过风筝,一下子把那只美人风筝给撕成两半,重阳立时肝胆俱碎,发出惊天动地哭声:“你把姣姣撕坏了,你赔你赔。“

  “啊呀呀!“那孩子一幅哭笑不得的样子:”你怎么还给风筝取这么难听的名字,我娘亲说得对,你就是个永远长不大的大傻子。“

  我听着觉得心里难受,但走出来,抱起重阳:“重阳不哭,三舅母再帮你做个姣姣好吗?”

  重阳扭头看了看是我,像找到靠山一样,扑到我肩膀上委屈地哭着:“紫眼睛妖怪帮我杀了他,杀了他。”

  这是我同重阳相处一个月,见了五次面培养的结果,他每次见我都称我为:“紫眼睛妖怪。”

  “叫三舅母!”我板着脸,点了他的鼻子。

  他哇哇地扭着小身体,心不甘,情不愿地叫了声:“三舅母,帮我杀了他。”

  我转头细看那那个欺负人的孩子,不由暗赞了一声,真正生得好秀丽一幅相貌,这孩子面如美玉,目似明星,唇红齿白,一身大红公子箭袖缎袍,光洁的额头上勒着二龙戏珠金抹额,乌油油的顺发上压着一尊掐丝紫金冠,项上带着个金螭缨络,系着块金镶玉的长命金锁,精巧致极。

  那孩子也正摸着小尖下巴颏仔细看我,一双乌溜溜的凤睛,狐疑地盯着我的紫眼睛,那样子倒有几分非白疑惑时的神情:“你是何人……怎么也长着紫眼睛呢?”

  我正要严肃地开口,这孩子却忽地一拍脑门,大喜道:“我知道了,你是我娘亲的亲姐姐,贞静公主!”

  我一愣,那自称是非流的孩子却扑到我的脚下,亲亲热热地叫着:“非流见过大姨娘。”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