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小说 > 章节信息 >

第六章 夜话

作者:地黄丸 时间: 类别: 穿越小说

钟漏渐深。

段江北仍然苦劝,道:“风主,就算徐佑要对付六天,可我们上次在长安时已经说的很清楚,六天和风门再无关联,徐佑为人言出必诺,想必也不会冒着三线作战的风险和我们为敌……”

“徐佑或许可以相信,但徐佑之外,还有朝廷。六天一旦覆灭,只要抓到几个重要人物,风门也将无所遁形,那时候再要化整为零可就晚了。今日廷议的结果,你也知道,徐佑辞官,以退为进,说明他在朝中的地位并非表面看上去那么的稳固,甚至暂时落在了下风,他信守承诺,别人可没这个道义……”

段江北被说服,他想了想,低声道:“要不,派人暗中知会一下山里?毕竟风门和六天同气连枝百余年……”

风主又是轻笑,道:“你以为今天徐佑见你是何用意?他一是警告风门不要c-h-a手,二是布局试探风门的诚意。酆都山应该已经暴露,你也被人追踪,如果敢私底下知会山里,这次大祸,不仅六天躲不过去,风门也会成为陪葬品。”

段江北疑虑道:“风主是不是太过重视徐佑?他崛起太速,根基不稳,徐氏又凋敝如此,纵然很聪明的选择与张氏联姻,但是张氏毕竟不是徐氏,他能得到的助力也很有限,加上文臣们天然和武将、外戚为敌,他偏偏身兼二位,谢希文等人迫不及待的发难就可以看出来,双方的矛盾几乎不可调和。内忧外患,四面楚歌,徐佑能不能熬过这一关尚在可与不可之间,又怎么有胆量和风门作对?”

“不!我们轻视他太久了,只是刚刚开始重视起来罢了,而且,重视的远远还不够!”风主难得的语气变得严肃,道:“江北,记住我的话,从今夜开始,若非牵扯风门存亡的生死关头,诸事尽量站在徐佑这边,风门下一个百年是继续壮大,还是消踪匿迹,很可能要仰仗这位徐大将军的鼻息……”

段江北内心震惊,风主竟然对徐佑这么高的评价,道:“这会不会太长他人志气?风门存在数百年,一人之兴衰荣辱,岂能左右我们的生死存续?”

“不然!佛门比风门更久远,也更加势大,然而历代僧主都说过‘不倚国主,则法事难立。’究其根本,君权神授,教门不依附君权,就不能合法的分到神权,分不到神权,自然没有信众,没有信众,又怎么传教弘法?所以欲立教,必须择人主依附,只要选对了人,对教门的发展至关重要。竺道融选择了依附安子道,佛门由衰而盛,然而安休明登基后诏令灭佛,佛门又急转直下,数十年苦心经营,毁于旦夕。天师道同样如此,跟随安师愈平定江东,开始了百年兴盛,可一子投错,押注在安休明身上,现在又如何呢?可要是反过来想,要是佛门或天师道选择了安休林呢?”

幕帘后的风主轻轻叹了口气,道:“我当年之所以推动风门脱离六天,就是看到六天完全走错了路,大天主不去依附皇帝,不去依附太子,更不去选择支持某个皇子夺嫡,而是一条心的准备着造反谋国……哈,可笑!黄巾军以来,可有聚集最底层的民众而造反成功的先例吗?得不到大多数士族的认可,全靠喊着‘六天奉行,三教治兴’的那些愚民愚妇就能打天下?都明玉前车之鉴,却不能激醒大天主的帝王梦……”

段江北恭敬的道:“风主深谋远虑,天下无人能及!”他顿了顿,道:“可徐佑只是大将军,还被免了职……”

风主哈哈大笑,道:“谢希文等人再这样不依不饶的打压下去,大将军之上,又隔着多远呢?”

段江北惊讶道:“风主的意思,徐佑会篡位自立?”

久久沉默。

风主的声音里透着满满的赞叹,道:“我以前看好徐佑,只当他位高权重,轻易不可为敌,但也不必太在意他的一举一动。可今天面对文臣们的无理弹劾,这位大将军能屈能伸,能进能退,不争一时,当断则断,实在不像是人臣该有的举动。你要知道,徐佑不是那些手无实权的大将军,翠羽军和赤枫军这两支百战雄师都是他的嫡系部曲,又通过监军司牢牢的掌控在自己手里,除了他的命令,我敢说皇帝也指挥不动,再加上刚立下了旷古绝今的开疆辟土之功,就算是我,面对文臣们的弹劾,估计也得火冒三丈,谁想徐佑竟能使出辞官的妙计……”

“妙计?”

“一来可以让皇帝生出愧疚之心,二来可以安抚住文臣们的蠢蠢欲动,三来又能得到军中的同情和支持,四来,也是他最重要的布局,可以麻痹六天和天师道……马上就要过年,普天同庆,谁都不认为刚刚发生了激烈政斗的朝廷会出兵……兵者诡道,别人都不以为的时机,就是最好的时机!”风主道:“徐佑心x_ing之坚毅,目光之远大,城府之森严,远超同侪,何况他现在大势已成,谢希文等螳臂当车,非但不能压制其气焰,反而会弄巧成拙,逼得他不得不迈出那最后一步!”

段江北道:“可是,我觉得徐佑并无不臣之心,皇帝和他颇为相得……”

“或许吧,但你敢保证,他的部曲里,就没人想着拥立之功?何为势?势大之时,别人抗衡不了,徐佑自己也抗衡不了!”

风主的声音渐渐远去,道:“虽然还没有发现清明的踪迹,但我猜他应该已经到了外面,这间田墅不能再用了,你稍后离开,发出风信令后直接回广州休整,秘府的人可能会跟着,只要你不乱动,他们找不到想要的东西,过段时日,自然会撤走……”

清明回到长干里,徐佑笑道:“找到了?”

“找到了,确认是丹阳葛氏的别宅!”

“当初祝元英供认风门的风主是葛松乔,此人绰号小仙翁,多年前诈死离开葛氏,加入六天成为风门之主,今夜这一出,前后都对的上……”

“郎君是说,葛松乔其实并不是风主?风门料定我会追踪,所以故意暴露这间田墅,从而验证了祝元英的口供,误导我们把葛松乔当成风主?”

“很有可能!一个死人,怎么去查?”徐佑道:“不过,风门是可以争取的朋友,让秘府先跟着段江北,只要他们信守承诺,不c-h-a手剿灭六天的局,风主究竟是谁,我并不好奇!”

徐佑辞去大将军的消息传到正在班师途中的大军里,瞬时炸开了锅,别说翠羽军和荆州军,就是中军也大多义愤填膺,经过有心人的鼓动和串联,大军竟自发x_ing的违抗军令,停滞不前,瞧那架势,甚至有哗变的可能。

伐凉和抗魏,让徐佑在军中的威望高的无以复加!

但是祸福相依,这一点,也成了政敌们栽赃陷害的突破口!

暂代三军统帅的檀孝祖迅速约见谭卓、左彣、曹擎等人,商量对策。三军不前,延误归期是小,可要是消息传到金陵,会加重朝廷对徐佑的猜疑,也会连累各军的主要将领。

左彣已经收到徐佑的来信,对金陵局势了若指掌,当即表态,道:“翠羽军上下坚决听从主上和檀将军的谕令!”

曹擎虽然对徐佑被突然解职深感不满,可连左彣这样的心腹之人也不敢明摆着当刺头,他犯不上太出格,闷声闷气的道:“我也是。”

檀孝祖看向谭卓,谭卓点点头,道:“已查明,有十九名校尉和军侯以上品阶的将领参与此次事件,监察司正在尽全力安抚兵卒,应该没有大碍。”

檀孝祖道:“二十九人?谁是主谋?”

“柳铎!”

“柳氏的人……”檀孝祖颇感棘手,思忖一会,道:“柳铎究竟是个人行为,还是受到指使?”

言外之意,柳铎很可能受柳氏门阀的指使,鼓动兵卒闹事,以此来坐实徐佑的罪名。

左彣道:“柳铎我还是敢保的,打仗不畏死,头脑又聪明,他对大将军十分敬重,估计是个人一时激动,谈不上其他……”

檀孝祖顺水推舟,道:“既然如此,你们以为该如何处置?”他只是暂代徐佑的职位,也没打算取而代之,所以一般都用集体决定。

谭卓笑道:“年轻人易冲动,不算大事,我建议稍作惩戒,让他们认识到错误就是了。”

左彣也是这个意思,曹擎更加不会为难,于是商议决定,柳铎等为首的五人官降两级,罚俸一年,和其余诸人一道依据翠典关禁闭五天。

这个处置不痛不痒,甚至可以说相当的纵容,但是鉴于柳铎的身份,一切都可以解释——没人愿意得罪柳氏门阀。

经过监察司的积极工作,打消了众多兵卒心里的疑虑和怨气,大军终于在停滞一天一夜后再次开拔,很快就抵达长江,乘船西进,远远的看到金陵城在望。

去国三千余里,今日,终于回来了!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