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小说 > 章节信息 >

第五百六十五章 转瞬即逝

作者:一世雪阳 时间: 类别: 穿越小说

回忆本来是非常美好的,只要你能让过去的都过去。

还等什么呢?时间都过去了,话是这么说,但不至于那么快。

无论走到哪里,都应该记住,过去都是假的,回忆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路,一切以往的春天都一去不复存在,就连那最坚韧而又狂乱的爱情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一种转瞬即逝的现实!时间的沙漏在一点一点地静静流淌,岁月的痕迹在一笔一画地细细描绘。

美好的回忆总能带给我们许许多多的温馨和感动。

穆庭深和季晓雨讨论完高中,又开始讨论了小学。

人的一生坎坎坷坷,总会遇到挫折,尤其实失败的考验;在失败面前,你是选择放弃还是继续坚持呢?是啊!心灵遭受伤害,总会失望和悲痛,但是!我们要相信失败为成功之母,即使是再大的困难我们也必须坚持!穆庭深的感叹到:“曾经的老师,谢谢您,谢谢您在我迷茫时,给我宽慰的话语,给予我鼓励。”

“曾记得,我在运动会跑完800米,气喘吁吁时,您首先冲上前来对我嘘寒问暖,给予我及时的关爱……在日常生活中,您用那润物无声的言传身教,潜移默化的铭刻在我们心中……”

“曾经的老师,您就是我们学习道路上的一盏明灯,时时为我们照亮前程;又为我们绘制绚丽风景的绘画师,循循教导着我们这些幼小的“树苗”,直到两鬓花白;一缕温暖的阳光,照亮我们每一个孩子纯洁的心灵。

老师,我爱您!“季晓雨说道:“他给了我友谊,像一股清冽的清泉。

下课奔跑时,玩x_ing正浓的我却不知路上的绊脚石,一跤摔来坐在地上直叫痛,而母校无处不是友谊,一只援助之手把我拉起来,像把我从深渊中救出来。”

“于是乎,安慰之声从四面八方传来:“不要伤心,下次不会这样的。”

仿佛泉水注入我的心湖,一洗我所有的痛苦。

母校的友谊是清澈透明而沁人心脾的。

“儿时的回忆太多太多,小时候人总盼望长大,长大后却总是怀念童年;读书时做梦都想工作,工作后才明白学生时代最幸福。

单身的人羡沈那些出双入对的恋人,成家后才懂得单身的自由无比幸福。

人就这样,当幸福在你身边时,你并不觉得幸福,一旦失去后悔不已。

沈错和幕言,两个人扮起狱卒来,还真的挺像那么一回事。

为了不被人发现,两人都刻意隐藏了自己的气质,显得平凡而普通。

为了更像狱卒一点,幕言往自己清秀的脸蛋上,添了几个小东西。

“师父,你要不要?”幕言转头看向沈错,问道。

“我就不用了。”

沈错拒绝道,但依旧优雅。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

“师父。”

幕言看着身旁的沈错,喊道。

她打破了沉默。

沈错转头看向幕言,笑了笑:“怎么了?”幕言没什么想对沈错说的,只是身旁有了沈错,她真的觉得很开心。

有沈错,就够了。

“我们要逃出皇宫!”幕言说道。

两个人没再说话,他们知道,逃出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沈错有些内疚,如果不是为了救自己,幕言也不会冒着这么大的风险,跑来救自己,如今,除了一起跑出去,别无选择。

“秀儿,你知道的,逃出皇宫,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沈错严肃地说道,话里面的意思,幕言很快就明白。

幕言摇了摇头,然后笑了笑:“师父,我是不会丢下你不管的,我们两个,一定要一起活下来。”

“而且,如果没有师父的话,又怎么会有今天的秀儿,恐怕六年前,秀儿就被舅母卖给傻子做媳妇了吧。”

幕言安慰沈错。

突然,远处传来侍卫的脚步声,两人心下一惊,害怕被侍卫发现,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

幕言和沈错,还真的扮成了狱卒,那几个侍卫从两人身旁经过,硬是没有认出来。

幕言松了口气,真是万幸啊,不然两人被发现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沈错想起了一些事,幕言还是一个小姑娘,却为了自己,做出犯法的事情,原本,她是可以前途无量,找个好人家嫁出去的。

一想到这里,沈错就忍不住叹了口气。

一旁的幕言听到了沈错的叹气声,明白沈错在伤感什么,安慰道:“师父,你不用自责,现在的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选择,就算没了师父,换做另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我也会这么做的。”

“但是现在,师父与我而言,才是最重要的人。

秀儿知道,如果今晚没有去救师父的话,等到以后,秀儿才会真正后悔。”

沈错心里一暖,心疼幕言这个傻姑娘,又感慨自己何德何能能让幕言这么对他。

“行了,师父,别说了,我们快点出去吧。”

幕言说道,沈错的思绪一下子被拉了回来。

他轻声应道:“好。”

两个人找到了一个还算隐蔽的地方,那个地方,幕言已经看到好几天了。

两个人顺利逃出去了。

“师父,我们出去了!”幕言看着背后的宫门,笑着说道。

“嗯,出去了,但是我们还不能掉以轻心,知道吗?”沈错接着说道。

“师父,看来今晚,我们两个得连夜赶路了。”

幕言说道,“明天一早,你不在监狱的事情,就会传遍整个京城。”

沈错明白,自己逃了出去,那些自诩是“好人”的人们,一定会责怪自己,并且……这下幕言和沈错,才算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了。

幕言找来一匹早就准备好了的马,两人坐了上去。

这件事情太过严重,两个人没有任何语言或者肢体上的交流,径直地逃走。

“驾!”沈错抱着幕言,挥舞着手中的马鞭,马儿跑的飞快,幕言有些不稳,踉踉跄跄地快要掉了下去。

“小心!”沈错眼疾手快,扶着幕言起身,然后摸了摸幕言的头,说道,“你抱紧我,别再像刚才那样,突然松开了。”

幕言的脸已经羞得通红,她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抱紧了沈错,像是抱到了世界上与她最重要的人一般。

有那么一瞬间,幕言期望自己能永远这样。

沈错在幕言看不见的角度,默默地笑了笑,到底是个傻姑娘,沈错想。

虽然是紧张的气氛,但因为两人的甜蜜,也缓和了不少。

另一边,司马昭半夜起来,他有些担心幕言,便从床上爬起,打着灯,想去幕言的房前看看。

司马昭来到幕言的房前,轻轻地打开了幕言的房门,却发现幕言根本不在房间里。

司马昭知道幕言去干什么了。

司马昭叹了口气,心里明白,她还是选择了沈错,自己难道,真的比不上沈错任何一个地方吗?为什么幕言可以为了沈错,赴汤蹈火对他却没有任何感觉呢?司马昭不愿意再想下去,他知道,幕言去劫狱了。

这件事情对于幕言而言,实在是太危险了,如果不是沈错,幕言也不用这样冒风险。

想到这里,司马昭就是一阵火大,这个沈错,到底还要缠着幕言多久!多久才能从幕言的心里消失!司马昭的心里,除了痛苦,就是难受。

他不想幕言和沈错一起受罪,司马昭想着,决定在幕言劫狱之前,将幕言带回来。

司马昭以自己最快的速度进了监狱。

一路走来,司马昭看见了倒在地上的狱卒,心里隐约猜到了一些结果。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大$书$都^小$说$网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ww.dashudu.com,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