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小说 > 章节信息 >

第237章 强大的威势

作者:言安心 时间: 类别: 穿越小说

于是他们,把那女子身上,披着厚实的衣服,骑着骆驼,一直往远处去。又过了一天,四周尽是雪山。

司白鸿看着那巍峨高耸的山峦,四周,飘着白茫茫的云彩。“也是该到了,往右边的岔路去。”

他们到了路口,一边传来熟悉的呐喊声。“白鸿,你个臭小子,让爹等了这么久,真是淘气。”

原来那边,正是司康老将军,他留着花白的胡子,双眼炯炯有神,穿着一身金灿灿的铠甲。

司白鸿看到是自己的父亲,急忙下马跪下。“父上,我来迟了。”

司康老将军,从马上缓缓下来,拍着司白鸿的头。“你这孩子,早告诉我一声,军队里,就提前做饭了。”

司白鸿抬起头,望着老将军慈祥的脸,笑了。“父上,我们为国做事,也不必在乎饮食好坏。”

老将军又望着骆驼上那个女子,裂开嘴巴笑了。“这就是儿媳妇吧!挺漂亮的,儿子,你真有眼光。”

司白鸿苦笑一声说道。“父上,莫要误会,这女子,是孩儿在沙漠路过,救下的,可不能误会。”

听着他的解释,司老将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还以为是我的儿媳妇,活了这么久,就剩这一个愿望。”

司白鸿也明白老将军想说什么,急忙笑着,打着圆场。“各位快跟着我回去,家父已经很累了。”

他们一起走到营帐里,这时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只剩下点点星光。远处传来了野兽的嚎叫。

司老将军拉着司白鸿,到了他的大帐里。那里面布置的非常华丽,在最中间,是一张硕大的虎皮。

他看着司白鸿,笑道。“谁说我老了?孩儿,这老虎,就是我亲自s_h_è下的,只是一箭,就正中额头。”

说着,司老将军,就揉捏着自己的后腰。“只是折腾了这一圈,后腰有点儿疼,不过就是抽了筋,没事的。”

司白鸿看着老将军,心里感到很疼。“父上这样,都是为了我,为了江山社稷,真是太难了。”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眼角中掉下泪来。“父上,以后就在营帐里休息吧,有了孩儿,这些事不必再c.ao劳。”

司老将军看着他,欣慰的笑了。端过一碗Cao药,大口喝下。“我也是宝刀未老,还能再为朝廷做几年事。”

虽然话是这么说,司老将军也知道,自己的身体是一天不如一天,那些旧伤,小毛病,不停的犯。

“只是孩儿,我也是一直放心不下,平常就放纵不羁,若是我哪一天不在,只怕再闯下更大的祸。”

司白鸿看着老将军,重重的跪在地上。“父上,孩儿也是明事理的人,那等蠢事,不会再做。”

那摇拽的烛光,把老将军的脸,映照的更加沉重。“一直这样,也不是个事,我还想抱孙子,给司家续上香火。”

司白鸿听着老将军的话,脸色羞愧。“也是让父上c.ao心了,孩儿也争争气,让父上,抱个胖小子。”

老将军被他这一下,直接给逗乐了。“那好呀,我就在乡里物色,孩儿,你尽管挑可意的姑娘。”

夜色深了,司白鸿哄着老将军,好不容易,才劝他入睡。又在他的额头上,细心的敷着药酒。

听着老将军的鼾声,司白鸿默默地坐在那里,想了许久。“我们司家,就如这高山上的猛虎一般。”

想到这里,他就抬起身,双手抓着那毛茸茸的虎皮,望着上面的斑点,不住地抚摸着,叹息着。

“便是英雄盖世,只是老之将至,不过这样,又能如何呢?英雄一天,就要快乐一天,毫放一天。”

他又放下虎皮,愣愣的望着月光。“就在那少夫人的一年半,我想过无数次,生下来的孩子。”

“只可惜缘分未到,兴许是来世,才是夫妻,只是那红娘,牵断了丝线,这辈子只能做朋友。”

司白鸿又长长的叹息一声,躺到床上,睡熟了。第二天早晨,他扶着老将军,起来一起吃饭。

老将军面对着那丰盛的饭食,也已经不像以前那样,吃的很费力。过了好一会儿,才勉强咽下。

一直吃了大半个时辰,老将军才尴尬地起身。“孩儿,真是麻烦你了,快去外面给士兵训话。”

司白鸿急忙穿上黄金铠甲,骑着匹乌黑的战马,英武往校场中间去。那些士兵们,纷纷肃立。

“少将军威武!”士兵们纷纷高声呐喊。司白鸿也很是得意,一连转了几圈,那些士兵也列队站齐。

司白鸿c.ao练了那些士兵几个时辰,一直到了晌午,方才停下。那股炙热的阳光,晒得他几乎要虚脱。

“没想到这地方,比以前更热了,真不是人呆的。”司白鸿命令道。“回营做饭!”士兵们散开队伍,纷纷回营。

司白鸿下了马,又回到营帐里。老将军已经睡熟了,听到他的脚步声,也抬起身,揉着眼睛。

他的眼脸满是皱纹,擦拭着黄色的眵糊,打着哈欠,缓缓说道。“孩儿,我也是睡的太晚了些。”

司白鸿看着他那样子,心里不知该怎么回答。“父上的身体,已经很不好了,必须让他快些回去。”

毕竟在这地方,那高原上的压力,即使是司白鸿这样的年轻人,运动一会儿,也感到特别难受,恶心。

他思虑了一会儿,说道。“父上,快些回去吧!这里一切,有孩儿在,那些犯边鼠辈,不足挂齿。”

老将军看着他那样子,嘻嘻一笑。“孩儿,父上就喜欢你这样,真是英雄豪气,只是,我还得多待几日。”

司白鸿一边听着他的话,手上又端着温水,擦拭着他的脸。“只是这里,父上必须保重身体呀。”

老将军呵呵笑了。“有这样的孝顺儿子,我有什么好怕,便是再活一百岁,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司白鸿把那温水,端到一旁,又端来了汤药。“父上,快些喝了吧,这药大补,滋养气血。”

老将军端着药,一饮而尽。“话说回来,孩儿,父上已经物色好合适的女子,等到良辰吉日,便带回来成亲。”

司白鸿也没说什么,看来这婚事,是推不过去了。他缓缓地关上门,站在营帐旁,自言自语道。

“天地自有命,兴许不是一件坏事。”这时,远处飘来的浓烟。那些士兵们,手忙脚乱地拿着军器。

“少将军,那些胡人强盗,又犯边了!”那些士兵指引着司白鸿,登上了土墙,望着下面那些敌人。

下面的那些胡人强盗,一个个骑着高头大马,挥着弯刀,向土墙上扔着石块,火把,放肆的叫骂。

司白鸿看着他们人多势众,冷笑一声。“这些贼人,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兄弟们,听我指挥。”

司白鸿精神抖擞,挥动着尖锐的长矛。“兄弟们,不要怕他们,跟我来。”咯吱一声,大门敞开。

最前面一个胡人强盗,举起了铁锤,高声呐喊着扑来。司白鸿回身一挡,当啷一下,绕过了他。

“杀了他!”那些强盗,举着斧头,锤子,一起扑来。司白鸿身形一动,长矛飞舞,好似一条游龙。

不一会儿,那阵型中,就喷洒出许多鲜血。他身形敏捷的刺去,强盗们跌落马下,慌忙逃窜。

“列队!”司白鸿望着远方,那些敌人逃窜的身影,命令士兵往后去。“穷寇勿追,吓住他们即可。”

士兵们端着弓弩,奋力放箭。那些跑的慢的强盗,纷纷被s_h_è中,掉在地上。司白鸿望着那边道。

“强盗们的巢x_u_e,必然隐藏在沙漠中,回去吧!”他们重重地把门关上,又在一旁,加固着墙壁。

当司白鸿回到军帐里之时,那个女子,缓缓的走了过来。“将军,那些强盗,晚上,还会来的。”

他看着那女子美丽的脸庞,带着一丝疑惑,沉稳的问道。“你怎么知道?总不会是他们告诉你。”

女子小声回答道。“前日,小女子被劫在那里,只听其中有一中原人,说什么此地,已经挖好地道。”

听着那女子的话,司白鸿半信半疑。“哪会有这般长的地道?只是,这女子,好像也没必要骗我。”

他接着又往下问。“那你还知道其他的吗?”女子摇了摇头,没在说什么。司白鸿就把她送还军帐。

夕阳西下,远处飞来大雁,一阵风吹过,厚重的沙砾,被狂风卷起。向着那军寨,排山倒海扑来。

司白鸿似乎想起了一些什么,高声命令道。“士兵们,出来!”那些兵士们,便纷纷出来,列队齐整。

“站直,龙舞!”他威严的下着命令,那些士兵们,排成了弯曲的一列,按照阵法,舞动着身子。

“猿臂!”士兵们纷纷转动着双臂,那坚韧的长矛,在空中嗖嗖转动。黄沙扑面,也无一人向后退却。

他c.ao练那些士兵,阵势浩大。直到黄沙停下,司白鸿又喊一声到。“静如松。”士兵们一起立正。

司白鸿望着那些人,威武严肃的屹立。他高声地训着话。“各位兄弟,今日,正是建功立业之时。”

士兵们一个个,凝望着司白鸿,一脸崇敬。“敌人就在这里,就在我们脚下,有心作战,是很轻松的事。”

正当他训话之时,脚下,也裂出了几道缝隙。“兄弟们,是时候了,下面的缝隙,就是地道。”

那边的土,飞快的崩碎。钻出来的几个强盗,一手拿着明晃晃的弯刀,另一手,拿着刺眼的火把。

“怎么会这样?”还没等这几个强盗反应过来,士兵们端着长矛,一起捅去,不一会儿,他们就被刺成了一摊肉酱。

司白鸿接着又对士兵们说道。“弟兄们,去前面扎稻Cao人,快些生火做饭,待到半夜,敌人就来了。”

士兵们望着司白鸿,称赞道。“少将军,真是料事如神。”他们一起扎着稻Cao人,司白鸿回到了军帐。

老将军一个人,盘腿打坐,大口的喝着清香的茶水。他看到司白鸿回来,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笑道。

“孩儿,呆了这么久,在外面也好生训练他们,莫要苛刻,毕竟,与我出生入死,就如同骨肉子女般。”

司白鸿看着老父亲,他的眼睛,也是老眼昏花,连看着自己,都揉了几遍,眨着眼睛方能看清。

“家父,不要紧的。”司白鸿坐到他身旁,说道。“外面前来侵掠的贼寇,现在,已经进了我的套。”

老将军看着司白鸿的样子,微微一笑。“便是这股贼寇,也祸患许久,狡诈多端,亦不可轻敌。”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