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都完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小说 >

秀外慧中_蓝惜月(六)

时间:2020-09-11 类别: 穿越小说 标签:大书都完本小说网, 全文免费阅读, 秀外慧中, 言情小说,

吓到了,刚常大娘进来,话都不敢多说。”

“可是殿下不放心。”

“他想太多了,苏城离南都又不远,在南都,我出去了多少趟?上个月,光医馆就去了三四次,要像这样麻烦,你们不得忙死?”

戚长生终于忍不住说实话:“其实,您每次外出,即使是临时动念,侍卫营也会赶在您到达之前做好一切准备工作。比如,清扫街道,排查附近居民,过滤你要见的客人名单。等您到达后,侍卫营会紧密布防,基本围得跟铁桶相似,除非是绝对可靠的人,否则不会让他出现在您面前。”

俞宛秋半晌没吭声,戚长生的话让她惊住了,难怪街道总是那么整洁,人流总是那么有序,她的车驾出行从没遇到过突事件,比如撞车什么的。

还有,自她嫁给赵佑熙同学以来,上门找过她的,除了俞家人,沈家人,便只有常伯两老了。

俞家人根本没见到她本人,只是像无头苍蝇一样扎堆在馆舍s_ao扰过一阵,就被打了,沈家那几个就见了一次。

看来,上次常伯和常大娘能进医馆找她,是侍卫们特别放行的结果。

如果这样的话:“平时是不是还有人指明找我,被你们拦在外面了?”

戚长生微微一笑:“您每次去济慈医馆,外面都会有很多人想闯进去,有的是真病,想免费求医;有的是装病,想伺机接近您,若没有侍卫拦着,你光接待这些人就忙不过来了。”

俞宛秋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特权身份,既能带来方便,也是无形的阻碍。

但此刻不是盘根问底的时候,她收拾心情,看向半垂的门帘,客厅里人头攒动,恭贺声不断,外面又响起了鞭炮声,素琴略有些诧异:“常伯一家来此不过年余,想不到就有这么多朋友。”

知墨和茗香咬耳朵:“还不是冲着太子妃的名头来的,要不然,以常家人那老实劲,怎么可能……”

鞭炮声和锣鼓声中,俞宛秋并没有把她们的话听完整,但捕捉到的重要词汇已够她明白这两个丫头在说什么了,当即扫了她们一眼,告诫道:“常伯夫妇热心快肠,乐于助人,小牛做生意至诚厚道,这样的人家,谁都乐意跟他们打交道,小牛成亲,很多人上门道贺也是正常的。

“是”,茗香偷偷吐舌头。

俞宛秋接着吩咐:“你们三个,还有戚长生带来的人,没必要都守着我,留下一部分,其余的去帮忙,客人越多,主人家越忙不过来。”

见他们口里答应,人却站在原地不动,俞宛秋索x_ing让人把小牛找来,让他自己挑人。小牛推脱不过,和戚长生商量了一下,要了两个俊小伙过去,在门口当接待员。

终于到了拜堂的时候,礼官高声唱礼,俞宛秋作为主婚人,也被请出去致词。

主婚词不长,俞宛秋早都背熟了,照念就是,另外再加上两句应景的话,倒也当得像模像样。

新娘子是双姝馆的人,早先常大娘说了一个名字,俞宛秋还没对上号,等进了洞房,揭了盖头,才现,原来,就是薛凝碧的前夫找上门闹事时,那个站出来说话的姑娘。

俞宛秋对她印象极好,高兴之下,除了原来准备的礼金礼品,又现捋下一对红玉镯子,送给新娘添妆。

从常家领完喜宴出来,俞宛秋没有直接回南都,而是去了苏城的旧宅。

那房子她一直没舍得卖,皇宫再大,是属于夫家的,只有苏城这座小院子,门牌上写着:“何宅”。

何,一个早已遗落在记忆深处的姓氏,包含了她最深的秘密,是她迷惘心灵最后的栖息地。

屋子里很干净,她住过的卧室,床上的铺盖都是新换的,让她不得不佩服侍卫营的反应度。果然,哪怕她临时起意,侍卫营也会抢在她到达前安排好一切。

但还是有些意想不到的事生。

就在她参观完旧宅,准备动身回宫时,戚长生匆匆过来,呈给她一张纸条,上面只有几个字:求太子妃救凝碧。

【文字版】 第二百八十一章故夫难离

第二百八十一章故夫难离

俞宛秋在北方军营时,就听戚长生禀报过,薛凝碧离开了双姝馆,回到她前夫家开的传惠绣坊。

从薛凝碧回苏城后的种种表现来看,这样的结果也不算意外,古代女人对从一而终观念的坚持,不是几句话就能改变的。

失望自是免不了,尤其薛凝碧起初是作为勇于抛弃纳妾相公的形象出现在她的视线里,从而引出了她的钦佩之情,和结交之愿。

后来才现,薛凝碧隐瞒了部分真相:她的休书并非“主动索得”,而是前夫和新欢恋j-ian情热,容不下她,于是以妒为由毫不留情甩给她的。

虽则如此,俞宛秋仍希望,薛凝碧在痛定思痛后,能彻底摆脱旧的束缚,给这个时代的女人树立一个榜样:以妒之名被丈夫休弃的女子,也能活得扬眉吐气。

正因为有这个想法,当薛凝碧告诉她,小牛对她有意时,俞宛秋甚至想过撮合他们。如果一个被弃妒妇也能再嫁给条件不错的未婚男子,对其他女人是个鼓励,对社会风气亦是个触动。

风气的改变从来不是一朝一夕的,需要水滴石穿地日积月累,和潜移默化。

可惜,薛凝碧无奈之下的反抗之举,在前夫张宝珍以悔不当初的姿态出现后,变得越来越微弱。

俞宛秋还记得,随军之前最后一次来苏城,她曾就此事将薛凝碧狠狠说了一顿,薛凝碧似有醒悟,向她表态,以后不会跟前夫纠缠不清,会认真考虑小牛的追求。

如果她一直待在南方,时不时把薛凝碧提出来敲打一番,事情的展兴许会有所不同。但她一走年余,对这边的人和事无暇顾及,薛凝碧又意志不坚,很快就重新落入了前夫的掌握中。

如果薛凝碧只是感情上犯糊涂,不把感情和事业混为一谈,俞宛秋不会多说什么。毕竟,感情是私人问题,她只是人家的老板,不是家长,管不了那么多。

可薛凝碧跟前夫复合后,先是把双姝馆的绣样偷偷拿给前夫家的绣坊,被小牛现质问,索x_ing辞去了双姝馆的管事之职,理由是,她跟前夫破镜重圆,既重为人妇,不方便再出来抛头露面。

戚长生向她汇报这一消息时,提出了好几种应对方案,无论选择哪一种,都足以叫后来改名为“无双绣坊”的传惠绣坊,和张宝珍全家,从这片土地上彻底消失。

可所有的方案都被俞宛秋否决了。

是的,以她现在的权势地位,要对付区区一个张宝珍,或薛凝碧,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可捏死他们有什么益处呢?

薛凝碧惟一的压箱资本,是双面绣,纹绣早就学会了,手艺甚至比她更精。双姝馆的销售理念,她套用过去未必奏效,因为双姝馆的人脉和已建立的购销渠道,是她无法比拟也无法抢夺的。

苏城有双姝馆,其他大小绣坊都只能跟在后面讨一点残汤剩汁,那还是俞宛秋为繁荣市场默许的,要不然,早在无双绣坊拿出和双姝馆相似的新绣品时,就让它关门大吉了。

说起“无双绣坊”这个名字,俞宛秋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传惠,本是张宝珍爷爷的名字,诱得薛凝碧回家后,张宝珍便把绣坊之名由“传惠”改为“无双”,于自我吹捧的同时,贬低“双姝”——双姝已去其一,名不副实,惟我张家绣坊无双独绝。

一介平民,公然挑衅太子妃名下的产业,如果只归结于张宝珍的胆大妄为,或愚蠢冲动,俞宛秋是死都不信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