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都完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小说 >

秀外慧中_蓝惜月(四)

时间:2020-09-11 类别: 穿越小说 标签:大书都完本小说网, 全文免费阅读, 秀外慧中, 言情小说,

之间更无过节,所以我说要在城中给你挑选生日礼物时,父王也没反对,还陪着我出门,说难得父子俩一起逛街。谁知就在我们看普兰饰时,摊主突然c.ao起长刀向父王砍去,当时随从都在几步之外,只有我们父子挨在一起,我连拔剑都来不及了,用力撞开父王,一脚踢翻货摊,没提防货摊下面还有人,又是一刀砍过来,我被刀尖刮了一下,伤得并不重。父王没事,随从伤了几个,那批人全死了,本想留两个活口的,他们自己嘴里藏有毒药,一见跑不掉就自杀了。”

“好可怕的杀手组织!”俞宛秋惊恐之余,也觉得蹊跷:“看来这批杀手是专门等在那里行刺你们的,他们怎么知道我们今天会到靖兰城呢?”

赵佑熙回道:“这很容易,我和你躲在马车里。外人看不见,但父王骑在马上,并没有刻意隐瞒行踪。这次行刺虽然疑点很多,那些刺客确实是普兰人没错,普兰人的长相跟中原人不同,一眼就认得出来。”

俞宛秋沉吟半晌后说:“即使他们是普兰人,也不见得就是普兰国派来的。杀手嘛,只要给钱,杀哪国人对他来说根本没区别。”

“所以呢……”赵佑熙好像忘了背上的伤,嘴角微翘,一副等着听她表高见的样子。

反正只有夫妻两人在。俞宛秋也不怕别人说她卖弄聪明,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所以我猜,是有人想故意挑起普兰国和安南王府的矛盾。”那些普兰杀手可能根本不知道他们要杀的是安南王爷和世子,只以为是普通的买凶杀人。王爷南下是没隐瞒行踪,可也没表明他是安南王,连在自己的庄园,都只让人称“老爷”。除了原本就认识他的人,一般的人哪里知道他的身份?普兰杀手就更不用说了。

赵佑熙便问:“那你认为谁的嫌疑最大呢?皇帝?”

俞宛秋先也是想到了皇帝,但经赵佑熙这么一挑明,她反而迟疑起来:“安南王府现在又没拉起大旗谋反,他挑起自己的藩镇与附属国之间的矛盾对朝廷有什么好处?安南王府跟普兰国闹翻,等于梁国跟普兰国闹翻

最新章节列表 分节阅读124

啊。”

“不等于”,赵佑熙把茶水递到她手上,又拈起一块芙蓉糕看她吃下,才接着往下说:“普兰人若今天行刺成功,朝廷绝不会因此对普兰用兵,顶多写个‘问责书’做做样子。”

俞宛秋却不赞成:“要是那样,宗主国的天威何存?依我看,皇上多半想来个一箭双雕呢。若行刺成功,皇上除掉心腹大患,同时借向普兰出兵之机,彻底肃清安南王府在南方的势力。即使行刺不成功,也可以让安南与普兰成仇。”

赵佑熙不置可否,只是含笑问她:“第二大嫌疑犯呢?你认为可能是哪方势力?”

“靖王府?”见赵佑熙没有丝毫的不耐烦,反而满眼赏识,俞宛秋信心大增,继续自己的“高论”:“他们想通过这种方式挑起安南与普兰的矛盾,同时激安南与朝廷的冲突,他们好坐收渔翁之利。“

“也有可能”,赵佑熙点点头,“那你的意思是,靖王府有问鼎天下之意?”

俞宛秋以手支颊,微微笑道:“曾经听过一句话,不想当元帅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不想问鼎天下的藩王亦不是称职的藩王。”

“说得好!下次见到父王,把这句话学给他听,必定会龙心大悦。”

俞宛秋迟疑地看着他。这么开心,让她几乎忘了他是个带伤之人,忍不住问:“痛不痛?”

“痛,你帮我摸摸就好了。”

见俞宛秋美目横波,星光灯影里娇嗔地看着他,不禁情动,凑过去吻了好一会,才松开道:“别担心,这点小伤我还真没放在心上,练武之人,身上哪天不挂点彩。其实我当时完全可以避开的,可父王就在我身边,我闪开,刀就劈到他身边去了。”

“你父王不是也有武功底子吗?”

“那是以前,他后来c.ao劳王府的事,又要应付许多女人,武功早荒废了。”

“不是说他的女人都是烟幕?”

“烟幕也要哄啊,不然怎么会心甘情愿地给他当烟幕。”

这时,一声熟悉的尖啸响起,俞宛秋心里着慌,正要站起来,人却被搂进熟悉的怀抱里,眼睛也被他捂住了。再松开时,塔里的两根蜡烛已被吹熄,塔外的天空却出现了美丽的焰火。

耳边传来温柔的话语:“生辰快乐!祝我心爱的妻子芳龄永驻,一生安泰。”

“你真是……”她的喉咙被什么哽住了,刚在生死线上走了一遭,身上还裹着带血的布,就为她的生日这般劳神。

焰火缤纷中,她和他紧紧相依,再没有说出一个字,任何感激的话语都成了多余。

【文字版】 第一百七十八章 兰姨多嘴

第一百七十八章 兰姨多嘴

红豆院因为主人罕至。平常只有五六个仆人,现在少夫人要在此处安胎待产,自然要增添人手。俞宛秋和赵佑熙一商量,觉得与其从外面请,不如干脆把留在苏城的几个丫头接来,反正俞宛秋的身份已经被秦决现,再瞒着掖着也没什么意义。

于是,在分开几个月后,四个丫头又回到了俞宛秋身边。

再过一段时间,红豆院里6续住进了几个大夫,都是赵佑熙派人从各地请来的名医,他们都有个共同特点:不认识安南王父子。只知道此间的主人特别有钱,给了他们行医十年也赚不到的诊金,只要求他们守着一个孕妇直到生产,然后就送他们回去。

其实俞宛秋这一胎怀得很顺利,她以前看别的孕妇吐到昏天黑地,轮到自己,几乎没吐过。这下连兰姨都不得不相信,自家姑n_ain_ai怀的真是个女儿。因为女儿孝顺,不折腾娘亲,怀女儿的人。妊娠反应少,气色特别好,除了会挺个肚子,人长得比以前还美。

兰姨朝带着知墨和茗香在院子里散心的姑n_ain_ai望去,可不就是越长越水灵了?唉,要想见到小世子,看来还得等下一胎。所幸世子身边没别的女人,要不然,让别的女人抢先生下儿子,岂不糟糕。

知墨和茗香前天才到靖兰城,一路上,她们卯着劲儿打听,负责接载她们的侍卫嘴巴闭得比蚌壳还严,啥都不肯说,让她们心痒难耐,快被满脑子的好奇给杀死了。

世子跟姑娘的纠葛,她们从头看到尾,姑娘“失踪”之后,她们私底下打赌,姑娘到底被世子“吃”了没有。素琴和纹绣立场坚定,自始至终相信姑娘的清白;茗香以世子悍猛为由,认为姑娘多半已成了他的口中食;知墨综合双方观点,得出了自己的看法:姑娘被吃了一半,还剩半条鱼尾巴露在外面。赌金为一两纹银。

到了红豆院,现姑娘居然怀了四个多月身孕,几个人大吃一惊,因为她们分开也才四个多月……详情且不及述。被引到耳房放下行李,茗香就向另外三个要赌金,推搡戏谑一番后,三两银子到手。

茗香心里最存不住话,好容易逮着和姑娘一起,兰姨又不在身边的机会,赶紧问:“姑……n_ain_ai,您离开甘棠镇后就嫁给世子了?”

“是啊,要不然,这肚子里的孩子怎么会有四个月。”

茗香脸儿一红,知墨笑道:“世子手脚可真快!”话一出口,自己也脸红了。

看着两张桃花面,俞宛秋忍俊不禁,歉疚感也同时涌来。她的四个丫头,除茗香比她略小,其余的都比她大,要论起来,都该嫁人了。可她自己最近一年的生活很不稳定,数度迁徙,从梁国的北方到了最南端,其中大部分时间都和几个丫头分居两地。不只没功夫料理她们的婚姻大事,连考虑都甚少考虑过。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