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都完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小说 >

秀外慧中_蓝惜月(二)

时间:2020-09-11 类别: 穿越小说 标签:大书都完本小说网, 全文免费阅读, 秀外慧中, 言情小说,

,准备把老爷太太的牌位拿出来拜一拜,让他们保佑姑娘逢凶化吉。戚长生却越墙而入,对俞宛秋下达世子指令:“世子让姑娘尽快收拾一下,最迟三天之内一定要离京,沈府想送姑娘入宫,这里不能再住下去了。”

俞宛秋很快分析了一下形势,便也没断然拒绝,而是告诉他:“再等等看好吗?也许情况会有转机的,如果沈府一定要逼我入宫,我除了离开别无他法,到时你不来找我,我也会去找你帮忙的。”

“可世子那里……”

“你跟他说,我答应过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叫他不要着急。”入宫就等于是嫁人,她可是答应了赵佑熙不私自许嫁的,这样回话,也算有诚意了吧。

————————分隔线————————

又拖到晚上2更了,没办法,下午4点之前已经写好了底稿,我现在改稿比蜗牛都要慢。

还是那句话:没有存稿的日子不是人过的!

【文字版】 第六十三章 裴氏示好

第六十三章 裴氏示好

当日历翻到流火的七月,而沈府再没人就改姓认女之事找过俞宛秋后,她心里的那块大石头渐渐落了地。

沈涵清依然病着,没上学也没出门,俞宛秋便利用旬休日和薛凝碧一起去探望她。

沈涵清穿着白色中衣躺在炕上,整个人就跟蔫儿了似的,眼里再也没有上次养伤时那种飞扬的神采,尚未及笄的子里窗幔低垂,药味弥漫,让俞宛秋回忆起了自己初到沈府那一两年的日子。

心里便想:单是过继之愿不遂,应该不至于如此消沉,她做了这么多年庶女也好好的呀,多半还有其他原因,比如,既进不了宫,婚事也没着落。她眼看就要及笄了,沈涵净一天不许嫁,她就只能跟着蹉跎下去。

沈涵清的生日是十月初六,俞宛秋则是十一月初六。俞宛秋出生那年,十一月初七刚好是立冬,她父亲俞慕凡是个爱秋之人,便为女儿取名“挽秋”,意为:挽留住秋天,别让寒冬来临。后来可能觉得“挽秋”从字面上予人一种萧瑟迷离之感,又改成了“宛秋”。

从沈涵清屋里出来,薛凝碧叹息着说:“这病看来不是装的。”

俞宛秋横了她一眼:“一开始觉得你为人疏淡有礼,有世外高人之感,却原来也是个八卦分子。装病之说,又是那些绣娘传出来的吧。”

最新章节列表 分节阅读42

“八卦?”薛凝碧扬起眉。

俞宛秋才意识到自己竟脱口说了个现代词汇,忙笑着解释道:“就是说,你也喜欢听这些小道消息,你们那绣房简直就是沈府最大的小道消息集散地。”

对这一点薛凝碧也不否认,神情坦然地说:“大家整日坐在一起刺绣,总要寻些话头提提神,不然一天天只管埋头做事,很累的。”

“也是”,俞宛秋眼中所见,做绣娘真的很辛苦,扯些闲话调剂一下也是应该的。

虽然沈涵清确实是真病,但要说沈府就为了这个原因放弃送自己入宫是说不过去的。病可以慢慢养,进宫却刻不容缓,原定的选秀日好像就是七月中旬。

七月十八是皇帝的生日,俗称“千秋节”,全国放假三天以示庆祝,官员不上衙,学生不上学。锦文公主府上的小型选秀宴和全国各地的选秀活动,都是为这个日子准备的。一帮趋炎附势之徒,都卯足了全力,打算在皇帝生日那天,向他献上各自搜罗的美人,以满足他的猎色之心。

眼看千秋节就要来临了,沈府却毫无动静,这让俞宛秋嗅到了一股不寻常的气息。

灵机一闪,她转头问薛凝碧:“皇帝是不是贵体违和?”

薛凝碧点了点头:“听说前几天京城九门都贴出了皇榜,重金招揽天下名医入宫,皇帝只怕病得不轻。”

俞宛秋道:“帝王一般都是讳疾忌医的,难得这位皇帝不怕人家知道他病重,连宫里的太医都束手无策。”

薛凝碧却说:“这皇榜是太子悬赏的。”

原来是太子向全国人民表明他对父皇的孝顺之心,或从大的意义上讲,所谓地“宣化孝道”。

不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太子可是眼巴巴地等着皇帝宝座空出来的人,若说他心里有多盼着父皇长命百岁,让他做白胡子太子,鬼都不会相信。

眼看绣房就要到了,薛凝碧告诉她:“其实这府里还有一个病人,已经卧床好些日子了,难得今天旬休,你要不要趁便也过去看看?”

“我知道你说的是谁,可我实在……”早就听说文氏病了,可对于去文氏房里探病,俞宛秋心里总觉得怪怪的,就怕会生一些措手不及的事。

薛凝碧那双洞察世事的眼泛起了怜惜的笑意,安慰着说:“没事,我陪你去,咱们稍坐一会儿就走。”

俞宛秋还在犹豫,扯了个理由说:“看病人总不好空着手,还是下次吧。”

薛凝碧马上表示:“这好办,我房里还有半筐蜜桃,回去拿一些就是。”

俞宛秋便点头依允了。文氏卧病,自己于情于理,确实应该去看看,她可是几次带着礼物去山水园拜访过,来而不往非礼也。

于是两人相携着去了文氏房里。文氏一见俞宛秋,眼里先闪过异样的光芒,然后很快又凋谢了。

俞宛秋不禁苦笑,府里都表现得这样明显了,难道她还不肯死心么?若真认了沈鹏为父,改姓沈,和沈渊就成了兄妹,她那些莫名其妙的想法早该烂在肚里了。

文氏不可能不明白这一点,所以对薛、俞二人的态度就谈不上多热情了。何况也确实病体支离,一张脸白得瘆人,眼窝深陷,俞宛秋简直不敢朝她看,只能在心里暗叹:这位n_ain_ai只怕真的熬不过今年了。

没了那层指望,文氏也没什么话想对俞宛秋说,不过客套了几句,就冷场起来。

这时,外面有丫头禀道:“三少n_ain_ai来了。”

竹帘掀起,娇小玲珑的林兰馨走了进来,她一惯能说会道,有她在,气氛活跃了许多。

她坐了没多久,外面又报:“大少n_ain_ai和姨n_ain_ai来了。”

俞宛秋正纳闷呢,沈湛的妻子裴氏一向眼高于顶,怎么会纡尊降贵和何姨娘同进同出,待看到来人,才知道自己想错了,姨n_ain_ai指的是沈湛的妾小范氏。

小范氏是沈湛的表妹,他范孺人的亲侄女。只因范氏娘家出身太低,即使是亲表妹,也做不了侯爷独子的正妻,只能做妾。

俞宛秋素日极少和沈湛的妻妾打交道,主要原因是,裴氏是那种典型的三白眼,看人总给人居高临下之意,尖酸刻薄之感,叫人看了就不舒服。

照常理,这样的人和丈夫的妾侍应该是处不好的,就像文氏和何姨娘一样。可偏偏这位三白眼的裴氏和小范氏关系最好,走到哪里都形影不离,有裴必有范。甚至连说话,裴氏表了什么言论,范氏必附议。

总之,这妻妾二人组是沈府一道奇异的风景。即使已经看了好几年,俞宛秋至今仍很迷惑,沈湛到底用了什么手段,能让妻妾亲密无间到这种程度。

几个人又坐了一会儿后,俞宛秋正欲起身告辞,林兰馨先开口道:“我们别在这儿吵着二少n_ain_ai休息了,不如到我屋里去吧,正好三少爷的朋友送了个哈密瓜,我们去把它开销了。”

林兰馨热情相邀,于是一行人又移驾到她的住处,边吃蜜瓜边闲聊。

其间,裴氏一反常态,不仅始终笑容可掬,对俞宛秋尤为热情。凡是俞宛秋起头的话,必是她第一个接上,然后范氏次之,林兰馨和薛凝碧反而c-h-a不上嘴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