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都完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小说 >

重生婆婆斗穿越儿媳 作者:萧九离(一)

时间:2020-03-23 类别: 穿越小说 标签:穿越时空, 前世今生,

文案:

医学院高材生一朝穿越成将门庶女候婉云

身怀随身空间还有萌兽作伴

蒙蔽父兄,害死生母,毒死嫡母,气死嫡姐

成功的带着嫡母嫡姐留给她的丰厚嫁妆嫁入豪门世家

豪门宅院如战场,不过她堂堂穿越女可不怕!

她得意洋洋开辟新战场,收拾小妾,排挤妯娌

可谁知她那倒霉嫡姐竟然重生了,还重生成了她的新婆婆……

【一句话简介:重生成婆婆,整死恶毒穿越儿媳妇的复仇故事】

若发现文中有人名、年龄等等错误以及BUG,请0分留言指出,我会第一时间修改,非常感谢。

架空背景,免考据。另,感谢风华绝代、才华横溢的封面君。

非常感谢南嘉指出姓氏问题,我想了想改文的工程量,很抱歉我码字时间不多,决定还是继续往后写更新吧,在此统一标注姓氏为:侯,文中误写为了候。

另外,请勿在文下人参攻击我的读者,你可以骂女主女配男主男配乃至文中的任何一个人物,甚至你可以随意喷作者,打负分扔砖头或者刷负分长评,我都没意见,我看见了连举报都懒的点。但是切记不要攻击其他读者,也许你的本意不坏,但请文明交流,希望大家愉快看文,谢谢。

┃ 配角:候婉云 ┃ 其它:重生,穿越,复仇,宅斗,种田文,豪门世家,随身空间,灵兽

☆、1将门之女

  春回人间,朝阳暖的似春风似得,斜斜照在馨澜苑斑驳的门墙上,为灰白的瓦片镀上金色。

  刘嬷嬷扯了扯微微发皱的青白袄衫,将怀里那热腾腾的药罐子护得更紧了。墙角蹲着三两个刚进府的小丫头,一个个青葱的能掐出水来。有两个机灵的小丫头是在府里做的久的,看见刘嬷嬷来了,连忙笑嘻嘻的垂首立着,脆生生道:“刘嬷嬷今日来的早。”脚下却跟钉着针似得,偏偏不上一步去接刘嬷嬷怀里的药罐子。

  刘嬷嬷眼瞅着地上散落的枯枝落叶,眼神有些不悦,呵斥道:“大清早的就躲懒,看着地上脏成什么样了,就只知道偷懒闲聊,小心我回了管事嬷嬷,仔细你们的皮。”

  穿青袄的小丫头翻了个白眼,吐了口瓜子皮,指着门前那颗桑榆树道:“刘嬷嬷您这话说的,我们可不敢偷懒,这院子屋里屋外,不都是我们几个人拾掇的?我们一个人就两条腿两只手,哪顾得上那么仔细?”青袄小丫头嘬着嘴,扫了一眼那扇紧闭的红木大门,拔高声调道:“要怪啊,就只怪这枯树!要是这树枯死也就罢了,偏生半死不活,每日落下几片枯枝落叶,我们就是长十双手,也扫不过来。”

  “你!”青袄丫头口中的指桑骂槐,刘嬷嬷自然是听的清清楚楚,她一张老脸气的通红,正要走上前教训那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就听见幽幽一声叹息,自那红木大门后传来:

  “劳烦麽麽送药来,且将药放在门口,稍后我自行取用。”

  刘嬷嬷的眼圈一下子就红了,顾不上跟不懂事的小丫头计较,她抹了把眼泪,颤巍巍的推开大门,走了进去。

  屋内的景致和外头这融融的春意,却是两番光景。

  屋内光线极暗,刘嬷嬷进来好一会眼睛才方看清楚屋内光景。这屋子的摆设,分明就是官家小姐的香闺。紫檀木的绣金屏风,象牙铸的镂空绣床,上好红木做的家具,上等的檀香金炉。只是此时这精致里却透着无处不在的灰败,带着丝丝霉味。唯有床头一只景泰蓝的花瓶里,c-h-a着新鲜的桃花枝儿,衬得屋里有了些生气。

  刘嬷嬷眼圈又红了,她将药罐子放在桌上,偷偷摸了把泪,想当年小姐得宠的时候,京城所有的精致稀罕玩意可都跟流水似得往小姐屋里送。小姐乃是辅国大将军安国候候长亭家的嫡长女,闺名婉心,又是最得圣宠的昭和公主的玩伴,当年小姐的风头那可是一时无二。可如今……刘嬷嬷看了眼床上那面无血色的女子,心酸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若是太太还活着,小姐必不是这般光景。若有太太的照顾,小姐必不会生这怪病。就算是病了,有亲娘在旁照顾,小姐的日子也不会这般难过了。

  正在刘嬷嬷抹眼泪的功夫,床上的女子开始一阵剧烈的咳嗽。刘嬷嬷连忙跑过去扶着候婉心的肩膀,替她拍背,好容易才止住。

  候婉心一脸病容,难掩清丽姿容,刘嬷嬷要扶着她,她却不领情,用力将刘嬷嬷推开,自己坐不稳倒撞在床头上。

  “刘嬷嬷,我这身子,一身子的病气,你且离我远些,莫要将病气过给你了。大夫嘱咐了,我这病会染给旁人,你每日照顾我,可要小心。若是嬷嬷因我而病,婉心定会自责不已。”候婉心轻轻抚着胸口,压抑着喉头翻涌的甜腥。

  刘嬷嬷眼泪汪汪,知道自家小姐这脾气,也不与她争,只将药倒在碗里端来给她。

  候婉心接过药碗一口气喝下,嘴角溢出一丝苦笑,气若游丝道:“刘嬷嬷,我知道我日子不多了,能熬过这个冬天,看见开春的桃花苞儿,我已然心满意足,再无奢求。只是我放心不下爹,放心不下哥哥,放心不下婉云,放心不下这府里的一花一Cao一木。”

  提到三小姐候婉云,候婉心的眼神柔和了些,她歪着头瞅着床头那束桃花。候婉心自小就爱花,尤喜桃花,婉云便每日里寻些桃花c-h-a在她床头,几年来竟是一日不曾间断。甚至连她病了,候婉云也不怕病气,每日带了亲子采摘的桃花枝来c-h-a在她床头,哄她高兴。两姐妹虽不是同母所生,可是几年来感情甚笃,比同胞姐妹还亲。

  “小姐,莫要这样说。小姐还年轻,下个月才满十六岁,怎地说那丧气话。”刘嬷嬷嘴里这般安慰,心里却也知道:小姐怕是撑不住了。

  候婉心叹了口气,不与她争辩,道:“刘嬷嬷,如今父亲镇守南疆,哥哥去西北平匈奴,父兄两人已有两年不曾归家。我们候家虽然表面风光,可是这行军打仗,最是危险。我那两位叔叔均是少年英雄,却也都为国捐躯,马革裹尸。如今只求菩萨保佑我候家男儿,平平安安,不求加官进爵,只求一生安泰。”

  刘嬷嬷道:“老爷和大少爷都是命极好的贵人,定是会平安归来的。”

  候婉心点点头道:“父亲我倒是不担心,就是哥哥的x_ing子太过鲁莽,唉……还有婉云,她五岁时,生母胡氏就去了,被母亲接来养在膝下,我与云儿最是亲厚。云儿x_ing子善良单纯,小小年纪才情颇高,只是树大招风,院子里姨娘又多,我怕云儿受委屈。还有刘嬷嬷您,您是母亲的r-u母,跟了母亲几十年,母亲去世后又照顾我。父兄都是男子,行军打仗的男儿心粗,想不到那些细小,我怕我去了之后,无人照拂嬷嬷……”

  候婉心顿了顿,又自嘲似得笑了笑:“我倒是说了些大话,这些年都是嬷嬷照拂我了。我这病的下不了床,劳烦嬷嬷取纸笔来。”

  刘嬷嬷看她的意思,竟是像在交代后事,不由大哭起来:“小姐,您是个顶好的人儿,莫要说这些话,老奴听了心里堵的慌。小姐你好好养身子,老奴还等着小姐为老奴送终。”

  候婉心叹气道:“嬷嬷,人命由天,拿纸笔来吧。”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