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都完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重生小说 >

喜良缘 作者:寻找失落的爱情(七)

时间:2020-03-16 类别: 重生小说 标签:前世今生, 天之骄子,

公子今年考中了秋闱,到时你向人家讨教一番,不是挺好么?”

第二百四十三章 相看

叶元洲只觉得薛氏有些热心,倒也没疑心到别的上面去,闻言笑着应了。

薛氏松口气,上下打量叶元洲几眼,见叶元洲身上穿的是平日常穿的衣服,又说道:“前些日子不是为你做了新衣吗?快些去换上。”

叶元洲哑然失笑:“我又不是女孩子,见客还穿什么新衣服。”

薛氏也不说别的,只一个劲儿的催促。叶元洲无奈之余,只得依了她的意思,去换了新衣出来。浅蓝色的锦袍质地柔软,映衬的叶元洲面容俊秀神采奕奕。果然是个风度翩翩的少年郎!

薛氏越看越满意,眼都笑的眯缝起来。

叶元洲心里掠过一丝怪异,却又不知那股怪异的感觉从何而来。还没等他细想,就听薛氏笑道:“郑国公世子夫妇大概也来了,我们这就过去好了。”

叶元洲只得将心里的那丝怪异的感觉压了下去,随着薛氏一起去了落梅院。

郑蕴和徐夫人果然已经到了,一旁风度翩翩的温润少年正是叶清宁的未婚夫婿郑君彦。叶元洲礼貌的和长辈打了招呼,便凑到了郑君彦身边。

两人之前不算熟络,却也见过几面。如今又同在国子监里读书,自然有共同话题,倒是聊的很投机。

徐夫人随意的和郑氏闲聊着,眼角余光却在悄悄打量叶元洲。

叶元洲的相貌大半承袭了其父叶承礼,俊秀斯文,温文尔雅,让人第一眼便生出好感来。再细听他和郑君彦说话,也算谈吐有物……

徐夫人心里暗暗点头,终于收回了目光。

郑氏见徐夫人眼底含笑,便知道徐夫人对叶元洲很满意,心里暗暗一松。

环翠阁里,叶清兰正陪着叶清宁闲聊。故意笑着打趣:“六姐,你待会儿要不要去落梅院里转转露个面?郑表哥今天也来了,肯定在盼着你过去呢!”

叶清宁微红着脸啐了叶清兰一口:“胡扯八道!”心里却涌起一丝淡淡的甜意。自从定亲之后,她好久没见郑君彦了。若说心里没惦记,那是假话。不过,未婚夫妻成亲前随意见面是要被人取笑的。

“我怎么是胡扯八道了。难道六姐就不想见郑表哥么?”叶清兰继续调笑。

叶清宁毫无招架之力,节节败退,没什么底气的辩解:“我什么时候说我想见他了。”

叶清兰很顺溜的接口:“这倒也是。反正明年五月就要成亲了,以后天天见面朝夕相对的时候多的是。”

叶清宁俏脸红若云霞,羞的连瞪眼的力气都没了。

叶清兰笑的直不起腰来。叶清宁的脸皮也太薄了。不痛不痒的几句话也羞臊成这样!

“对了,不知道舅舅和舅母有没有相中五堂兄呢!”叶清宁胡乱扯开了话题。

叶清兰也在惦记此事,随口笑道:“要不。我们两个偷偷溜过去看一眼好了。就偷偷看一眼立刻回来,不让他们发现我们两个就是了。”

叶清宁听的怦然心动,口中却道:“这可不好,要是被母亲知道了,非生气不可。”

“我们两个小心点,不让大伯母知道不就成了。”叶清兰兴致勃勃的说道。

叶清宁犹豫片刻,半推半就的点头应了:“先说好了,看一眼就回来。要是不小心被母亲发现了……”

“我就说这都是我的主意。绝对不是你想见郑表哥了。”叶清兰一本正经的说道:“大伯母想骂人,就让她骂我好了。”

叶清宁哭笑不得的白了她一眼。

为了不惹众人注意,两人连贴身丫鬟都没带。悄悄的出了环翠阁,溜进了落梅院。守门的丫鬟见了叶清宁叶清兰,正要行礼问安。叶清宁立刻摇头。又做出一个嘘的手势。那个小丫鬟还算机灵,总算没吭声。

叶清宁心里泛起做坏事的刺激,和叶清兰一起蹑手蹑脚的进了内室。

厅里的说话声遥遥的传了出来。郑君彦清亮好听的声音赫然也在其中。叶清宁脸颊微热,忽然没勇气再靠近偏厅半步。

叶清兰看她这副样子,心里不由得暗暗好笑,扯了扯叶清宁的衣袖,将声音压的极低:“六姐,再往前走几步。”

叶清宁咬着嘴唇,连连摇头。

若不是时机场合都不对,只怕叶清兰早已笑出声来了。一向矜傲的叶清宁,竟也有这般忸怩的时候。算了,既然她不敢再凑过去,索x_ing回去好了。免得在这儿拉拉扯扯的被人发现,到时候可就真的尴尬了。

叶清兰冲叶清宁使了个眼色。叶清宁松口气,立刻点点头。和叶清兰一起转身。

“六小姐,十小姐,”身后响起了一个讶然的熟悉声音,不用回头也知道是郑氏身边的大丫鬟冬雁。

冬雁的声音不算大,可也足够让偏厅里的所有人都听见了。原本的说话声顿时戛然而止,然后郑氏的声音传了出来:“宁儿,兰姐儿,你们两个什么时候来了?”

叶清宁心里暗暗叫苦,迅速的瞪了叶清兰一眼。都怪你,我都说不来了,你偏让我过来。现在可好了,被逮了个正着。待会儿母亲不训我一顿才是怪事!

叶清兰一脸无辜。她也没想到这短短片刻都会被抓包。

现在怎么办?叶清宁眼里满是焦急。

已经被发现了,躲也躲不过去了。索x_ing大方一些,去和众人打个招呼好了。叶清兰回了个眼神。

短短的眼神交汇,叶清宁被叶清兰说服了。慢腾腾的挪着步子,和叶清兰一起进了偏厅。厅内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飘了过来――当然,基本上都在看着叶清宁。

叶清宁强自镇定,实则眼里的窘迫和尴尬瞒不过任何人,笑容也有些僵硬,一一的和众人打了招呼:“舅舅,舅母,表哥。”压根不敢正眼看郑君彦一眼。

那点小女儿情态落在郑蕴和徐夫人眼中,只觉得可爱又可笑,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之处。郑氏心里有些微气恼,面上却不好表露出来。

徐夫人笑道:“多日不见,宁儿倒是长高了一些,快些过来给舅母好好看看。”

叶清宁迅速的瞄了郑氏一眼。见郑氏面上无不愉之色,才稍稍的放了心,慢吞吞的走到徐夫人身边。徐夫人笑吟吟的拉着叶清宁的手,嘘寒问暖了一通。

厅里本略有些尴尬的气氛总算和缓了下来。

叶清兰自然不好再跟在叶清宁身边,乖觉的站到了薛氏的身侧。

薛氏对叶清兰的忽然出现十分的不快,不着痕迹的瞪了她一眼。顾忌着徐夫人等人都在,此刻自然什么也不能说。不过,等回了荷风院,一通训斥是少不了的。

叶元洲本来一直在和郑君彦说话,可等叶清兰一进来,便有些心不在焉了。口中言不及义的说着闲话,目光却忍不住瞄了过来。

郑君彦也没好到哪儿去,看似专注的和叶元洲说话,实则心神早已有大半都飞到了叶清宁的身上。

自从定亲之后,这是两人第一次见面。

原本就有青梅竹马的感情,定了亲之后,这份类似兄妹的感情,渐渐发酵,比原先更加浓厚了一些。如今婚期已经定下了,叶清宁已经是他未过门的妻子。看着那张明艳的娇颜,他的心里闪过一连串的悸动。

叶清宁察觉到郑君彦的视线,俏脸上浮起了两抹红晕。

徐夫人对两人的微妙互动心知肚明,却只做不知,笑着说道:“宁儿,你这些日子还练琴吗?”

叶清宁打起精神笑着应道:“没事的时候会练一会儿,不过,大部分时间都在做针线。”

徐夫人听了这话心里自然高兴。待嫁的少女本就该为自己备些嫁妆,叶清宁x_ing子略有些娇气,没想到竟能老老实实的待在闺阁里做针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