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都完本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重生小说 >

戏梦(鲜网NP版+番外合集)_卫风(二)

时间:2020-09-11 类别: 重生小说 标签:大书都完本小说网, 全文免费阅读, 戏梦, 言情小说,

的往事过日子。现在就有一个传说中的龙族站在面前了,可是看著

却不让人

觉得有什麽出衆。

也许拔出剑来打一场,就看得出真正斤两了。

他的胡思乱想只到此时爲止,司仪朗声诵道:“天帝陛下到。”

一时间所有的声音都停止了,厅中的人都站起了身来。

子霏站起来,他的姿态风范都显得自然而标准。

天帝步伐缓慢而庄重,走到了子霏面前的时候停了下来,语声柔和:“子霏远来辛苦。”

子霏清晰地回答:“陛下如此款待,教子霏不安了。”

天帝微笑起来。

在场的人大都低著著,这个微笑只有恰好的擡头的子霏看到了。

明明是美如新月的眼眉,秋水一样的眼睛,却因爲长久的威严而显得冷厉尖削。眉如剑锋眼似冰封,那微笑只在唇边而不

在眼中。

子霏看著这个并不温和的微笑,眼睫又垂了下去。

天帝的步子停顿了一下,眼中有一点晶光闪过,才从子霏面前走了过去,缓缓落坐。

余人才松一口气,各归各座。

天帝穿著一件并不特别华丽的礼服,黑底银纹,算不得抢眼。但是这样一件黑衣,却让他彰显出无上的尊贵和清远。子霏

打量他的时候,也意识到包括天帝在内的厅中所有人,都在不著痕迹地打量他。

好象有一道目光,特别的凌厉,象是穿透脸上的面具,一直刺进心里一般。

司仪念的冗长的场面话,子霏一句也没有听进去。直到那些话全都念完了,天帝和声与他寒暄,他才算回过神,有分寸的

应答。

侍立的僮子斟满一杯酒,天帝举杯向他邀饮,子霏举袖半遮,把杯中酒喝干,僮子又伶俐地斟满。

喝酒的理由十足冠冕堂皇,先是爲了风调雨顺天地和泰,子霏一边喝酒一边腹诽如果真能喝一杯酒就能达到这伟大的心愿

,那这心愿也不见得还能称上伟大了。第二杯是爲了上界繁盛龙族扬名,又是个好理由。

第三杯不用说,自是爲了子霏远道而来到帝都,接风洗尘安顿抚慰。

子霏把第三杯喝完的时候,才注意到天帝只是说著让他喝,自己的杯子只是举了举,连嘴唇都没沾。

这当然是不公平的,摆明就是灌你。

可是你不能不喝。

让你喝你就得喝,谁让人家是主你是客?人家是官你是闲人?

子霏当然知道这种事不可能较真儿,只不过……这个杯子,个儿大了点儿。喝得又急,子霏觉得胸腹间有些热热的。

nnd,帝都什麽都变了就这个没变,这种上来先灌人酒的破习惯,到底到哪年才能改掉啊!

天帝这才是开了个头儿,後面不知道有多少人排著队等著上来灌他。

子霏甚至听到刚才行云和平舟小声说的那句话。

那个象个促狭小鬼似的美少年居然说,把这个龙啥啥的灌醉了,他会不会现出原身来,让所有人看看龙究竟是几只爪多少

片鳞?

有人上来献舞,跳得当然是十分的好。子霏的预感完全正确,天帝和他说了两句闲话,星华就已经满端著大杯子靠近他了

说的也是场面话。什麽远道而来,先干一杯。

好。

第二杯来了,说是一见面就觉得义气相投,改天好好儿打一场,互相指点指点。

第三杯也是满的,说是再过几天三殿从空的那一殿要定主儿,他可以跟著出出力气凑凑热闹。

当然星华没天帝那麽牛b,敬子霏三杯,自己也是陪了三杯。

子霏趁机会问,爲什麽三殿的位子会空出一位来,而且空了许久。

星华一笑,不大不小的声音说:“你们都不问世事麽?现在的天帝陛下原来出身三殿,从空的一殿就是他的旧属,空五十

年是惯规。当年奔雷陛下登位後,他东战将的位子也空了五十年,後来才由克伽将军接的任。

子霏点了点头,两个人一饮而尽,互相亮亮杯底。

星华当下决定他喜欢这个龙族的子霏,虽然话不多,可是脾气十分相投。

接著平舟也来敬,不用问也是三杯,自然杯杯都有好理由。

子霏在面具下苦笑,又喝了三杯。

行云也过来了。他脸孔雪白,端著大的酒爵,双目明亮耀眼:“子霏大人,你们龙族都是银发之人麽?”

子霏笑了:“不见得。我们族长就是一头赤发。”

行云点点头:“哦,倒是不错,来,干一杯。”

他倒是没有找大理由来喝酒。

第二杯倒上了,行云又说:“子霏大人今天这身儿行头儿也不错。”

子霏看著他漂亮的容顔,觉得这个少年直率得叫人喜欢,马虎眼打得十足马虎,无聊的场面话说得比谁都无聊。

第二杯见了底,第三杯倒上,子霏抢先说:“行云殿下是羽族人?看起来道行不算深。”

行云点点头,道:“我有个别号就叫孔雀公子,你倒眼尖。”

喝了第三杯。

子霏觉得头有些晕了,松松高束的领子,深深呼了两口气。

冷不妨一擡眼,天帝居中坐著,一双眼正和他对上。

那双眼深而黑,看不到底。

歌低舞回,酒觞人醉。

子霏仍然是端正的坐在席间,那些几杯就可以醉倒人的醇酒,他喝了多少盏下去,竟然还是若无其事的样子。

喝到後来,甚至上来敬酒的人杯子都乱颤起来,他依旧眼神清明,言语得体,就象喝得不是酒而是清水,就算是清水,这

许多的水喝下肚里,也该撑得人动弹不得了才是。

星华坐得近了些,伸肘撞撞他:“喂,你是不是先吃了解酒的药来的?”

子霏放下杯来淡淡一笑:“没有。”不等星华再问,轻声道:“我去更下衣。”

星华哦了一声,等看他起身来从席案间走开,才突然冒出一句:“等等我一起去。”

等到两个人系衣出来,有侍从端水盆屈膝上来服侍净手,星华又说了一次:“你酒量真是好。”

子霏一笑:“我们这一族,最不怕的就是水。醇酒固然醉人,可是说到底也是以水爲体,这个我是不怕的。”

星华恍然,一拍额头:“唉唉,我倒没想起这个来。真不错,千杯不醉……说起来,我以前有个兄弟,酒量

正文 分节阅读_40

也不是一般的

好呢,有次和他出去,遇到一帮子地痞找碴,照我说打架就打架,他摆开了坛子跟人拼酒,一个人拼倒对方三十多,吓得

我直咋舌……”突然象是想起什麽事,飞扬的眉一下子垂下来:“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子霏顿了顿说道:“真是豪爽。”

星华唔了一声,道:“回去吧,要不里面得觉得你逃席躲酒呢。”

子霏一笑,跟著他顺著回廊向回走。

画廊飞檐下垂坠的华丽精致的宫灯在风中轻轻摇幌,地下光影也跟著动荡不定。

星华走了几步,忽然说:“我那个兄弟也是用剑的好手,可惜他早夭,不然一定和子霏大人谈得来。”

子霏没有应声,他们转了两步就进了人声喧喧的宴厅里。

行云正在天帝的身边,凑得很近不知道说什麽,看到他们两个回来,意思意思点了个头,回过头去继续说。天帝脸上的神

色象是被暖暖的灯影酒香浸得柔软了许多,一张面庞更显得美丽。

平舟笑吟吟地端著酒盏:“子霏逃席去了?实在该罚。”

子霏并没有分辩,只是微笑,然後与平舟又对饮了几杯。行云依在天帝身边象个孩子似的笑,一手把玩著发尾。星华虽然

知道子霏是不怕酒的,但看他这样的喝法还是让人觉得有些不大放心。他在案几的遮掩下伸手扯一扯子霏的袖子,子霏半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