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都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重生小说 >

戏梦(鲜网NP版+番外合集)_卫风(一)

时间:2020-09-11 类别: 重生小说

正文 分节阅读_1

我梦见蝴蝶,还是蝴蝶梦见我。

一觉醒来,一切都不同。

我睁开眼睛的时候,第一个反应是,我又做梦了。

这个梦居然能看得很清楚,触目所及的东西都华丽漂亮到妖异。我坐起身来四处看。

宽大的玉雕出来的床榻,珍珠爲席纱爲幕。这里空旷的不象房间,倒象是可以拿来开美术展的大厅,壁上有琉璃灯,光晕居然是七

彩的。

真是个漂亮的梦境。

希望可以多睡会儿,在这样美丽的地方多停留一会儿。

有人跪在床前,高高奉起玉杯:“殿下,您这一觉睡足了二十一天,请先喝些水。”

我有些昏昏然,把那杯子端起来,把水喝了。

“殿下是先沐浴还是先用些餐点?”那人一直垂著头,头发长长的漆黑发亮,束成一束垂在背上,细腰象是不盈一握。

我问:“这是什麽地方?你是谁?”

那个人身子一震擡起头来,我眼睛差点儿瞪出来!从来没见过这麽漂亮的一张脸,是超越了x_ing别的美丽,很难说他是男还是女,唇

红齿白,眉清目朗,下巴尖尖的,有种特别惹人怜爱的气质。

“我,奴才是汉青。殿下哪里不舒服麽?奴才去请文大人来好不好?”

“汉青?”我念了两遍:“名字真挺好听。”

以前做梦的时候,梦里的人好象都没有名字的。

这个梦还怪真实的。

连喝水的时候那种清甜的口感都这麽真实。

“嘻嘻,你长得好漂亮。”好不容易梦到一个美人,把握机会先占点便宜再说。

我翻身下了床,蹲在汉青的面前和他平视:“汉青你是男的还是女的?”

他惶恐地看著我,点点头,又摇摇头。

我有点摸不著头脑:“干嘛又点头又摇头?难道你不男不女?”

汉青的眼睛是水汪汪的,看到这样黑白分明的一双眼,一下子明白书上说的剪水双瞳是什麽样子了。

不过他的表情倒慢慢缓和下来了:“殿下刚睡醒就来捉弄人。舟总管不在,殿下可以不用这麽玩了。”

汉青咬住嘴唇,有些哀怨地说地看著我。

“嗯?”蹲著太累,我干脆坐到了地上。身地板是漆黑的不知道什麽石材,居然还透著点点金光。

想不到我这麽没想象力的人,会做这麽瑰丽精致的梦。而且梦里还有这麽漂亮可爱的美人陪我聊天。

汉青抿抿嘴,表情变得很正经:“殿下沈睡从来没有这麽久的,舟总管说请殿下醒来後先用些药粥,可以早些恢复精神。”

我哦了一声,汉青起身去端了一个托盘来,里面盛著一碗淡粉的粥。

“给我吃的?”闻著很香啊。

“是。”

我耍赖的张开嘴巴,啊了一声:“你喂我。”

汉青居然很听话的点了点头,拿起一边的调羹,舀了一勺粥送到我嘴边:“我一直温著,应该不会太凉。”

这麽漂亮的美人,用这麽温柔的腔调跟你说话……

乖乖,别说喂我喝粥,就是喂毒药,恐怕我也会乖乖向下咽吧……

这样的美人天天都能梦到就好了。

“殿下别吃太快,”他用丝巾替我抹抹嘴角:“小心呛到。”

不吃东西不觉得,粥一到嘴里,还真觉得肚子饿了呢。

我想起来,晚饭我就泡了一包面,因爲j-i蛋昨天吃完了还没有去买,所以没吃饱……

唔,这粥真香。

顶级享受啊,活色生香的美人,这麽好吃的粥……

这个梦真美!

“殿下要沐浴吗?”

我咂咂嘴:“也好。”

这间大得不象话的卧室出门左转,就是一间浴室……

kao,叫浴室是不是太委屈它了……

这个这个……

这简直是100*50标准游泳池啊。

不过,倒是跟电视电影里贵族洗澡一样,水气蒸腾,上面还有花瓣什麽的点缀,轻纱的帘幕被风吹得飘飘扬扬……

我心里就剩一个念头:

绝,对,好,梦!

池子边上一大堆的瓶瓶罐罐,样样精致。

我往池子里一跳,溅起老大的水花,汉青本来站在边上,往後退了两大步:“殿下不要又顽皮,舟总管知道会说的。”

我抹抹脸上的水和花瓣:“我的名字叫殿下?”

汉青瞪我一眼,风情万种,不再跟我说话。

乖乖,天天让这种美人这样抛媚眼,不鼻血流尽早登极乐才怪咧。

想脱身上的衣服,擡起头来看看汉青:“你要一块儿洗?”

他急忙摇头。

“那你要在这里看我洗?”虽然美人是美,可是我不大习惯洗澡的时候,有人站在旁边看。

他表情象是十分委屈:“我得服侍殿下。”

哦。

做了一个从来没做过的美梦,梦里的美人还要服侍我洗澡……

可惜只是个梦啊。

一边感叹一边脱衣服。

汉青倒出旁边瓶子里的东西,温柔的替我搓洗头发。

那双手又白又细,摸上来的感觉就是两个字啊——

销魂!

柔软的指尖在顶心处慢慢摩挲,我舒服得直叹气。

“殿下……”

“嗯?”我从善如流的应声。

“殿下今晚要召人侍寝麽?汉青好去传唤。”

咦咦咦?

我差点儿咬到自己的舌头!

这梦还是限制级?难道还有美人可以陪我翻云覆雨?

汉青舀水替我冲洗头发:“殿下未醒之时,帝都遣人送来三位美人,殿下要不要见见?”

傻瓜才不要见!

谁知道这个梦能做到几时,不会把握时机的,那是木头,可不是我!

“都叫来啊!”我完全不顾形象,挥手大叫。

汉青疑疑惑惑看我一眼,躬了个身出去了。

我拉过一边的大块丝布抹身上的水,三步两步跳出池子拿衣服穿。刚才那件s-hi的已经给汉青收走,现在这一件也是精致非凡,淡紫

色的纱袂薄如蝉翼……漂亮是漂亮,舒服也舒服,可是……是不是太女x_ing化了?

算了,反正是做梦,想这麽多做什麽。

汉青一时没回来,我在那间应该是卧室的大殿里转悠。

不意外看到一面嵌在墙上的巨大琉璃镜子。镜子里映出一个人,淡紫色的衣裳半披半拖著,一头水淋淋的s-hi发。

肯定是我啦。

我在梦里……长什麽样?

又走近了一步。

现在看得很清楚。

“啊——”

惨烈的尖叫声,在空旷的殿堂里回响。我吓得倒退了好几大步,一屁股坐倒在地!

我kao!

吓死活人的丑啊!

nnd,就是做梦也不该让人变这麽丑!太伤人自尊了!怪不得身外一切都美好得超出我所能想像的。舒适到顶点的环境,漂亮温顺

的美人,华丽的一切,包裹著个丑八怪啊!

这是不是一种互补?反正老天就是这样子,就是做梦,也不会让你做个幸福到无缺无憾的梦呢。

哎哟哟,屁股摔得好疼。我一边费力的揉屁股,一边爬起身来。

不知道屁股摔成四瓣了没有,摔这麽重还没把自己从这个不知道是好梦还是恶梦里的梦里摔醒,我今天睡得倒是真熟。

好疼……

不对吧,这麽疼,还不醒?我现在应该已经在我的单人床上睁开眼了才对啊。

“殿下。”汉青清亮的声音在身後说:“人已经带来了。”

我有点惊慌的回头看。

汉青站在一边,三个穿白衣的少年立在他的身後,低垂著头,身姿美好挺拔。tnnd,刚才还自我感觉很美好,现在觉得自己活象是

个锺楼怪人,站在这些美丽的人面前简直想挖个地洞钻下去!

“汉青……”我声音有些抖:“这个,这个,我长得人不象人鬼不象鬼,这半天吓著你了吧……那啥,快去找点热汤喝喝,睡一觉

,好好收收惊……”

汉青脸上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殿下!您又来了!去年您抹了十一次脖子跳了三次云天崖自毁修行一回,今年好不容易天天睡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