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都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重生小说 >

天神右翼 全_不清楚(四)

时间:2020-09-10 类别: 重生小说

每次一看到那些男人穿个小裤裤慢慢走,show身材,show肌r_ou_,我都会忍不住联想路西法跟他们一样时的景象,然后我可以想像自己的鼻血满世界的飙。

我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时间去看美男美女show?

因为贝利尔在搞特训。

特训什么?

贝利尔当公关的第一天就迟到了。原因是他在酒吧门口站了半个小时。

酒吧老板专门给他挑了个能看的男恶魔,让他去服务。

贝利尔给他们房间很昏暗,为的是照顾新人的颜面。

贝利尔站在墙脚,看着那个恶魔,一张小脸特别凝重。

所幸不是在天界,就算是男公关,*也很重要。那个男恶魔皮肤是淡紫色,态度蛮和蔼,冲他笑了笑,招招手:“这只是工作,不必想太多。”

贝利尔慢慢走过去,在他身旁坐下,脱掉他的裤子,刚想替他手x,他就说:“直接练口j吧,手的人人都会,而且一般客人都不会想要这个。”

贝利尔哦了一声,拉开裤链,看着他的禾幺.处,迟迟不动。

作者:梅影弄玉 155位粉丝 2009-1-17 23:22 回复此发言

407 回复:《天神右翼》by 天籁纸鸢(全三部 出书版有结

男恶魔笑道:“我无病,来之前有洗澡。我们接客之前都要检查身体的,你不用担心。准备好了就开始,不用急。”

贝利尔用戴手套的手握住男恶魔的分身,一动不动盯着那里看。

气氛诡异,我几乎快看不下去。

男恶魔轻轻抚摸他的背,在他唇上吻了一下:“不要害怕。”

贝利尔闭上眼,终是埋下头,含住。

我要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死了。

我死了。

我飞我飞我飞,我去杀了路西法!你儿子在外面给人搞headjob,你在做什么!让他读这么贵的学校不交房租,还不如就让他在奴隶船啊啊啊啊………………

罪恶的夜晚,处处都是色q。

包括魔王陛下的寝宫。

烛芯晃悠,照着路西法洁白无暇的肌理。他正伏在桌旁看文书,一只手指扣住,撑在下巴上,不时抬头看看米迦勒。

有人轻扣房门。

“进来。”路西法轻轻翻页,生怕吵醒了床上的大天使长。

拉哈伯依然一身红裙,身材相当丰腴。鹅蛋脸上两弯细细的眉,芭比似的长发垂在胸前。蕾丝的黑边绕着衣领,弯弯地在r-u沟正中央,缠着一朵软花儿。灯光下看去,圆润的胸形相当诱人。

她手腕上搭着一件衣服,米迦勒的。

听见那半晌没人说话,路西法抬头:“我替他换吧。辛苦你了。替我把衣服放在床上可以么。”

拉哈伯点头。

路西法继续看文书。

大约过了三四分钟,他站起来,将外套挂在椅背上,白衬衫勾勒出的身材让我又一次喷了。

他走到床旁,见拉哈伯还在那里,拾起衣服:“不早了,回去休息吧。”

拉哈伯的妆化得那叫无懈可击,眼影是紫色,嘴唇就像丰满的樱果,整个人就像熟透的水蜜桃,待男人采摘。就她那双水汪汪的眼睛盯着看,恐怕任一个男人都坚持不过十秒。

而她此时正盯着路西法。

这个死女人,又不是参加宴会,打扮得跟棵圣诞树似的做什么?想勾引路西法?

no door!

路西法浑然不知,抖了抖衣服,开始替米迦勒脱衣服。

脱到一半,忽然觉得情况不对,回头看着拉哈伯。

瞧那领口,瞧那领口~~~

路西法的领口~~~

你这个yin荡的恶男,衬衫领口开这么大做什么?那个女人的眼珠都要掉出来了!

怒!!

“今天心情不好么,一直不说话。”路西法身为g男人的敏感嗅觉估计被激活,避免跟她直视,把米迦勒的衣服整理整理好,打算远离床这个敏感的地方。

但是他刚站起来,就惊得睁大了眼。

拉哈伯脱了自己的衣服。

没错,脱了。

作者:梅影弄玉 155位粉丝 2009-1-17 23:23 回复此发言

410 回复:《天神右翼》by 天籁纸鸢(全三部 出书版有结

在他面前脱了。

所以,我们现在可以看到的,就是黄色网站上经常出现的内容。不过这位大美女比那些av里的要美丽得多。

正文 分节阅读_117

/> 所以,身为男人的路西法,估计也快爆发了。

路西法站直身子,看着她的脸。

“今天是我的生日。”拉哈伯幽幽地说道,“我在你身边待了几千年,没有别的奢求,只希望陛下能送我最好的生日礼物……”

路西法哑然,估计一时不知如何应付。

“陛下,我一直喜欢你。”拉哈伯靠近,双唇贴上路西法的唇,“疼我一夜,好不好?”

路西法被拉哈伯推到床上,被褥间一阵动荡。

米迦勒的红发,以及丝绢衣角飘起来,又软软地落下去。

传说路西法床上功夫了得,倒一直无缘过目,今此是个好机会。

不过,怎么觉得有点不爽呢。

“把我想成米迦勒殿下也好,我真的很想得到你的宠爱。”美女泪光莹莹,楚楚可怜,已经开始解路西法的衬衫扣。

路西法按住她的手。

我不爽了,想打她。

“陛下,和我睡一夜,没什么损失的。我可以尽自己最大努力服侍你。”美女不安地在路西法身上蹭来蹭去,明显饥渴了。

路西法,踹了她,踹了她!把她踹下去!怒!

路西法到底是个普通男人,老婆死了这么久,没给憋死已是洪福。

他肯定会答应她的。

郁闷,太郁闷了。

路西法扶住她的双肩,令她坐起来:“我知道你的心情,这是我的荣幸,谢谢。”

唉,小肚j-i肠老男人对待非老婆的女人就是很温柔,老戏码又来了。

拉哈伯眼眶s-hi了。

“拉哈伯,你长得很漂亮,何必找一个有家的?”路西法把她那件低胸裙往上提了提,笑道,“不要哭。来,把衣服穿好。”

我受不了了。

拉哈伯靠在他胸前,嚎啕大哭。

路西法拍拍她的背,刚想再开口,拉哈伯就推开他,逃命似的冲出去。

路西法脱下唯一的衬衫,塞在床头,上床靠在米迦勒身边,裸着上半身,抱住米迦勒的头:“宝贝,吃醋了吧?”

不是吃醋,是要砍死你。给我把你抱过女人的脏手拿开!

这个,是我代米迦勒回答的。

看到路西法在那里跟米迦勒亲亲我我半天,我才想起来自己来这里是为灭了他。

但是,我能灭么我?

晃晃荡荡几个小时,居然不知道该往哪去。贝利尔那里我实在看不下去,这孩子怎么就不知道想点别的办法吗?如果让路西法知道,他肯定会自责到死。

※※※z※※y※※z※※z※※※

几天过后,玛门到学校里去看贝利尔。

帝都巫师绝对是一个培养人y-in暗x_ing格的地方。

整个学校常年处於黑暗中,连练习魔法的地方都是黑黔黔的。据说是接近黑暗越多,巫师就越容易制造出强大的黑魔法。贝利尔现在还只是普通的魔法师,但是打扮与气质已经与巫师无异。

下午两点,短暂到可怜的白日已经结束。

无星的夜空上,一轮清晰可见斑纹的月。

Cao坪是黑色,修得很整齐。

花朵儿是紫色,还会发光。

两旁是树林,左边里面是放学出来约会的情侣,右边里面是练习魔法的乖宝宝。

Cao坪中央有一个巨大的雕塑,四不像的怪物。放怪物的台子边缘坐了一圈人,各自用手或者手杖玩着小魔法。台子四周上是浮雕,一个圆脸的骷髅头,相当滑稽。

空中有漂浮的小圆灯,紫红色,照得整个丛林都呈紫红。

贝利尔正在学初级腐蚀术,召唤苍蝇的数量只有几只,奔来的速度还特别慢,所幸攻击强度跟法力成正比,所以当玛门看到贝利尔使腐蚀术的时候,相当惊讶。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