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都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重生小说 >

天神右翼 全_不清楚(二)

时间:2020-09-10 类别: 重生小说

安眠药和电话同时掉落在地上,电话那边没了声音。男孩子被吓坏了,没命跑到她家,发现女孩正对著楼梯哭泣。然后他们紧紧拥抱,流下了幸福的泪花。

最后,四号亲亲还在加上了总结x_ing的发言,纯粹是把那个故事最后一段背下来了:其实,每个女孩子都有自己的第二次贞c.ao,第一次也许在你不经意、无奈或者还不明白贞c.ao是什麽的时候失去了,你完全可以保护好你的第二次,把她给你最爱的人!

四号亲亲泪眼滂沱地问我,你会不会像那个男人那样对我好?

当时我就回了一句话:x他妈第二次贞c.ao!

四号亲亲惊了,说,难道我不是处女,你就不要我了吗?

那个男人该去死了,女朋友被弓虽.暴,非但不立刻冲到她身边给她安慰,给她关心,还说“你让我考虑考虑”,还说什麽给我你的“第二次贞c.ao”,难道她以前找过男朋友有过x_ing经验就该拖出去枪毙了?那个傻女人更搞笑,一觉得对不起男友二不保护自己投诉暴徒三竟然想著自杀,这麽不自爱的女人居然也有人要。我直接怀疑这个故事发生在一百年前,真想问那女的是不是还裹脚呢。

最重要的是,这个鸟故事居然还感动了很多人!

於是我把我的想法告诉四号亲亲,她听后更感动了。可是没多久,我们就一拍两散。为什麽?因为她说,黎彬,我真没法接受你这种思想,你太浪荡,你没有贞c.ao观念,你没有责任心,我想找一个能珍惜我,能为我第一次负责,能照顾我的男人。

不经一事,不长一智,从那以后我学乖了,懂得在女人面前展现自己的“责任心”,懂得把她们的“贞c.ao”当荣耀。但时间一长,我也有需要。於是我立志不找处女。

至於这个《第二次贞c.ao》,我一直是当笑话拿去给哥们儿分享。

路西法抱著我停在光耀殿门口,我忍不住叹口气。我想起同x_ing恋也是分男方女方的。瞧他脸跟一包公似的,不要一会进去,他对我冷冷说一件事:“你的处男膜破了,我们还是分了吧。”那我百分百喷他一脸血。

进入空旷高顶的大堂,路西法对身旁的人说:“去浴室放好水。”那几个人走了,我立刻说:“这不是我的第一次。”路西法点点头,毫不诧异。我说:“我真是当给狗咬了,别跟我说你该负责什麽的,我受不了。”

路西法温柔地刮刮我的脸,笑得有些忧伤:“就算是处男也无所谓。”

“你是不是说反了?”

“没有啊。”

我早该想到其他人都有非处情节,他们老大也该一样。妈妈的,这句话比梅丹佐的冷笑话搞笑得多。不过路西法还不算很极端,牛人是梅丹佐,他的非处情节简直升华到了一个新的高峰。这麽严重,真不知道他是怎麽瞧上伊撒尔的。

我说:“你可以放我下来了。”

路西法说:“放下来你身上会疼?#65310;驼庋?恍新穑俊?

我想了想,点头。然后他抱我进入浴室。

刚进去的时候,我霎时呆滞。里面烟雾迷蒙,金粉铺落似的地面,处处冒著亮晶晶的气泡,浴池跟个小型游泳池似的。白金龙头,上镶嵌猫眼石。水面上飘著蔷薇玫瑰花瓣。走进去的时候,我轻呼一声,回声响了数次。

环境很梦幻,很像仙境,没错。但怎麽看怎麽眼熟。

路西法放我下来,伸手试了试水温,解开裹在外面的衣服,我下意识捂住下半身。路西法往下面看了看,又抬头看著我:“不要害羞,总会看到的。”我摇摇头:“没有,没有。”然后自己刮掉衣服,扑通一声跳下水池,惨叫一声。

那个地方就像是被火烧一样,tnnd太痛了!一想起刚才那一堆人,我跟吃蛆似的难受。我胀红脸说:“你出去,让我自己洗。” 路西法说:“一起吧。”我摇头,水花乱甩。

我终於发现,这个地方是……雷镜里的……

路西法拿出一根细绳,系住头发,搭在肩上,然后慢慢脱掉衣服,就像妖艳的白蛇在褪皮。不抬头还好,一抬我差点仰天喷鼻血。天使比天使,气死天使。大家都是天使,一看到那堆猥亵男我就想呕,但是看到路西法……

我们现在的关系,算是……?

耶稣叔叔上帝爸爸,不带这麽快的……

作者:梅影弄玉 155位粉丝 2009-1-12 18:40 回复此发言

155 回复:《天神右翼》by 天籁纸鸢(全三部 出书版有结

80

路西法朝我游过来,将s-hi润的发丝拨到脑后,标志的脸蛋一览无疑。我强压住扑过去的冲动,慢慢往水中沈。路西法在水中轻轻扶起我的腰,我急道:“我很喜欢你我也很想要,可是我不想这么快,我们可以考虑慢慢发展,等时机成熟大家体力好了再说!”

路西法愣了片刻,自水中将我往他身上带去:“现在你这样,我怎么可能……腿搭上来,我给你清理。”我也傻了,有些窘迫地笑笑,脚下轻轻一蹬,勾上他的腰际,双手吃力地捉住身后的栏杆。路西法说:“不必紧张。”

我迟疑片刻,双手搂住他的颈项。说不紧张,身体还是跟铁板似的绷着。和他对视了片刻,我想摸摸他的脸,停了一会才用指尖摸他的眼角:“殿下,你……”路西法捂住我的嘴,绷着脸说:“重新叫。”我咂咂嘴说:“路西法殿……嗯,路西法。”他微笑:“你继续说。”

我说:“我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你?”

他有些错愕:“你不跟我住在一起?”我心中一跳,住一起,睡一起,然后就xxoo再ooxx……汗,我的鼻血……我晃晃脑袋说:“我还有个弟弟,我要照顾他……”说到这轻抽一口气。路西法的手指伸到我体下,轻轻摩擦:“嗯。”指尖微微伸进去,我条件反s_h_è地搂紧他的脖子,把下巴搁在手臂上:“他很依赖我,我暂时不搬。以后……我能见你吗?”路西法说:“这个事情晚些说,现在先把伤口处理了,疼吗?”

他的手指在我体内抽

作者:梅影弄玉 155位粉丝 2009-1-12 18:41 回复此发言

157 回复:《天神右翼》by 天籁纸鸢(全三部 出书版有结

81

洗完澡,路西法跟我裹著浴衣,晃悠到寝宫。天使最郁闷的就是这一点,稍微没休息好,羽毛跟掉头发似的哗哗落,一路走一路掉,弄得道旁的天使斜眼看我好几次,估计他们都以为我是一脱毛j-i。

到寝宫门口的时候,路西法说叫我等等,先行离开。进入寝宫,一眼望去,地面就像一片无波无澜的湖泊,明明净净。走进去,仿佛走上了冰面,宫内却温暖宜人。顶著周围天使的目光,我有些不自在地走进去,停在长方型的宏大窗口前。俯瞰下空宽大平整的大道,一座座细密排列的建筑,空中似云追风的马车。迷幻苍莽的帝都盛景,霎时被踩在脚下。

身后有人在轻轻说:“喜欢这里?”

我点点头,又摇摇头。这里很美。可每次来到这里,都觉得自己身处梦境。

但觉得不对。

我飞速转过头,看见站在身后的小天使。金帛发,碧蓝眼,钻石一般精致的袖珍鼻梁。我一兴奋,扑过去抱住他:“小屁头!”然后猛捶他的脑袋,捶得咚咚咚咚响。

有个四翼天使气愤地站出来,另一名拉住他,面有难色。

路西斐尔说:“我有事想要告诉你。”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