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都小说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重生小说 >

八十年代农家女 作者:长面包的树(一)

时间:2020-05-10 类别: 重生小说

文案:

  赵乐乐的目标是发家致富赚大钱,可围在身边的帅哥美女是什么情况?

  男神他也心里苦,想要抱得美人归

  嘤嘤嘤!宝宝心里苦,宝宝什么都不说!

作者自定义标签:乡村爱情 励志 单纯 土著 种田文

  ===========

第1章 生病

  山青水秀的赵家村是个杂姓混居的村子,但之所以称为赵家村,自然是因为村里赵姓人家最多,差不多占据村里一半的人家。

  赵树新是赵家村一户普通农民,他家祖祖辈辈都在村里生活,他也和父辈一样一直在村里生活,活到四十岁上下,去过最远的地方也不过是县城。

  赵树新打算去县城的大医院看病,他身体不舒服在镇上的卫生院查不出来,医生建议他去县里看病。他一直舍不得花钱去县城,这次是拖到撑不住才往县城跑,他活了半辈子,去县城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

  赵树新为省钱拒绝家人的陪伴,一个人在医院挂号交费候诊,完成所有检查等待结果的时候,医生却问他家属有没有一起来。他脑子“轰”地一声响,瞬间明白肯定是病得严重医生才要问家属,他的心紧张到极点,怕医生给他宣判死刑。

  “医生,没有。”赵树新忐忑不安地用粗糙的大手摸着身上七成新的衣服,这套衣服还是他结婚那年置办。

  医生看一眼赵树新,衣服倒干净整齐,可惜款式过时,脚上的鞋更是最便宜的解放牌胶鞋,双手粗糙变形,指甲缝里填满污垢,这样的病人多半是体力劳动者,还家庭条件不好。

  医生扶了扶眼镜,没有家属在一边陪伴,检查结果不太乐观,他得组织好语言再开口,得避免刺激到病人。

  “赵树新,你的检查结果已经出来,你这病不好治,你要想治好去大医院再看一看。”医生不是推脱,而是有自知之明,像赵树新这样的病,他确实无能为力,他们医院硬件设施也不够。

  “医生,我是什么病?”赵树新接过病历本和诊断书并没有看上面的内容。他就小学三年级的文化,勉强认识几百个字,哪里看得懂诊断书上写什么。

  “你这病比较麻烦,血吸虫还有肝腹水,得尽早治。”医生皱着眉头回答,见惯生死的他也不愿意见到不好治的病人。

  “医生,治好要多少钱?要去哪里的大医院?”对赵树新来说,县城的医院就已经是大医院,镇上的卫生院他都舍不得花钱去,哪里还敢想更大的医院。

  “你这病去市里只怕作用不大,家里有钱最好去省城治,要花多少钱我也说不好,反正不便宜,至少得准备大几千。”医生眼里流露出一丝同情,第一件事就是问钱,这样的病人不用问,肯定家里条件不好。

  “医生,您能不能先帮我开点药,开点止疼片就行。”赵树新听到要大几千,脸都吓白了。他辛苦种一年的地也只能赚几百块钱,家里哪里能有几千块钱。

  “止疼片不能随便开,给你开对症的药先吃着,尽早去大医院治疗!”

  “医生,你这有药为什么还要让我去大医院?”赵树新不想去省城治病,光是路费他都舍不得。

  “你这病情复杂,我只能暂时控制,想要治好还是得去大医院。”医生不想承认技不如人,可为病人好,有些话还是得说清楚。

  “医生,你多给我开点药,我现在没空去省城。”赵树新说农忙家里离不开人,医生理解地点头,开好药之后再次交待他一定要早点去省城看病。

  “谢谢医生,我知道。”赵树新低头和医生道谢。

  赵树新从医院出来,提着一袋药往汽车站赶。破旧的中巴车上人挤人,物挤物,更有人带着j-i鸭上车,整个车厢里充满各种异味,开窗作用也不大,空气依然难闻。

  车上已经没有落脚的地方,司机还想多上几个客人,售票员拼命把人往里推,赵树新差一点被挤倒。

  “师傅,车门都关不上,你别再上客,上不来的人坐下一班!”x_ing子直的乘客直接喊出来,不是每个人都和赵树新一样老实好说话。

  “挤一挤,麻烦大家挤一挤,都是坐车的人,大家互相帮下忙。”售票员开始和大家说好话。

  赵树新被售票员又往里推了一把,这次他及时抓住座位后背上的扶手才避免摔倒。

  打着补丁的中巴车在比车还烂的石子路上行驶,一路颠簸着前进,隔个几十米遇到坑坑洼洼,一车的人都能体会到忽上忽下的震动感。

  赵树新在车上差点吐出来,他是被售票员一阵怒吼才吓得不敢吐,吐一次还要罚款,他可舍不得钱。他下车后第一件事是蹲下来休息。他吐了一会只吐出几口浊气,摸着胸口不再气闷才慢慢往家里走,一路上都在想怎么和家里人说生病的事。

  赵树新进门的时候家里没有其他人在,他把药和病历本等资料放回屋,决定生病的事先瞒着孩子。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医生怎么说?”钱满枝回家见到大门开着就知道家里男人回来了。

  赵树新放下手里正在补的渔网:“医生说想治好,最好去省城,我问了,去省城光医药费就要几千块钱,还有路费吃喝的钱,家里哪拿得出这么多钱,就在县里治一下算了。”

  “几千块!什么病要这么多钱?”钱满枝手里的毛巾从手里滑落脸盆。

  “医生说血吸虫和肝腹水。”

  “这病是怎么染上?”钱满枝也听不懂这些词。

  “不知道,医生倒是说了一大堆,我也没听懂。”赵树新努力回忆医生说的话,却说不出个所以然。

  钱满枝擦完脸,带着一丝犹豫问:“家里还有粮食,要不全卖了,我们去省城看看。”

  “看什么看!乐乐还要上学,她马上要参加中考,她上学不要钱?再说家里那点粮食有什么用,全卖了也不够看病的钱,何必糟蹋钱。”赵树新早就决定不去省城看病。

  “钱不够我们再借一点,我回娘家想想办法,总不能不治病。”钱满枝眼里全是担忧。

  “我在县城治也一样,何必去大医院浪费钱,大城市什么都贵,县城的粉就要比镇上贵,省城的东西肯定更贵。你赶紧去做饭,我都饿半天。”赵树新不想讨论去省城治病的话题。

  钱满枝还想再劝,可听到他肚子饿,决定先做饭,看病的事晚一点再商量。她把饭菜做好,在饭桌上又提治病的事,她还是希望赵树新去省城大医院看看。

第2章 借钱

  钱满枝一气之下跑回娘家,找娘家人帮忙劝赵树新治病。

  “爹,大哥,你们帮我劝劝他。”钱满枝当着自家人的面是有什么说什么,也不用思前想后再说话。

  钱父把手里的烟抽完才叹气道:“医生都说了这病不好治,女婿不愿意去省城治也是为你好,去省城治病万一没治好,可就人财两空,你自己想好先。”

  “满枝,爹说得对,县里的医生也有开药,你就让妹夫先吃着,实在不行再去省城。”钱富贵是坚定跟着钱父走。

  “娘,你也是这个意思?”钱满枝一心以为娘家人会支持她,谁知道父兄都觉得赵树新做得对。

  “满枝,你才四十岁还算年轻,乐乐也还在上学,家里用钱的地方多,树新的病就算治好,这欠下的债你们拿什么还?治不好你更麻烦,人没有还背一身的债,你要替乐乐多想想。”钱母也反对去省城治病,那是有钱人才去的地方。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